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09章
    ,!

    许母:“嗯,是啊。”

    许志刚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紧了紧抱着她的手。

    言喻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她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天色已经大亮了,小星星还没醒,但是陆疏木已经醒了,他已经乖乖地穿好了衣服。

    小星星蜷缩着,微微趴着,圆圆的小屁股翘着,看着格外可爱。

    言喻笑了下,给小星星盖上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自己都把被子踢光。

    言喻下床,抱起了陆疏木:“等会妈妈送你去上幼儿园,我们先去洗漱吧。”

    她拍了拍陆疏木的小屁股,陆疏木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在言喻的脸上亲了一下:“早上好,妈妈。”

    “早上好。”

    洗漱完,陆疏木拧开房门,出去了,言喻听到他在和保姆对话的声音,也没多在意,她半趴在了床上,轻轻地挠了挠小星星肉嘟嘟的脸颊:“起床啦。”

    小星星睫毛颤了颤,似是被打扰到,又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言喻笑着又挠她脸。

    她可爱地嘟起了嘴巴,肉嘟嘟的双手捂住了脸,轻声嘟囔撒娇:“妈妈坏蛋!”

    “ok,那坏蛋的女儿快点起床。”

    小星星又趴了一会,才起来。

    言喻哄着她,抱了她起来,挤出牙膏,让她刷牙,她刷牙的时候,言喻给她梳头。

    小星星犯困,言喻给她穿衣服又耗了好长的时间,然后才抱着她出去,小星星一眼就看到饭桌上的陆衍,开心地喊:“爸爸!你回来了!”

    陆衍也笑:“嗯。”

    言喻下意识地看了眼陆衍,对上他的眼睛,淡淡地就移开了,没什么表情,但就那短短的几秒,她注意到了陆衍眼睛里布满的血丝,似是一夜都没有睡。

    吃饭的时候,除了两个孩子,谁也没有说话。

    小星星吃饭慢,言喻快速地吃完,就只能帮她喂了起来:“乖,快点吃。”

    “嗯。”小星星用力点头,快速地嚼着。

    言喻送孝子们去学校,陆衍一路开着车慢慢地跟在了她的车后面,言喻站在校门口,看着两个孩子进去,她回头的时候,下意识地瞥了眼陆衍方才车停的地方,已经空了,那里没有了车。

    她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情绪,她淡淡地扯了下嘴唇,拉开自己的车门,结果,车内忽然伸出一只手,将言喻拽了进来。

    言喻眼睛微微睁大,被人甩进了车里,陆衍身上甘冽的气息充斥着言喻的鼻息,他身上的温度有些滚烫,灼烧着她的肌肤。

    他压着她,盯着她看,那双眼眸,深邃又灼人,漆黑不见底:“言言,别生气了,好不好?你要是生气,也不要不理我。”

    言喻回看着他,落在了陆衍的薄唇上,薄情的唇,冷硬的下颔线,怎么看都不是深情的脸。

    言喻心里叹了一口气,她伸出手,碰了碰他的下巴,有些扎人,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没刮胡子。”

    陆衍睨着她:“嗯。”

    “你起来。”

    陆衍不动,仍旧压着言喻,甚至他伸出了手,按在了车座的按钮下,椅背一下就往下倒了,两人的身体贴得很近地叠加在了一起。

    陆衍:“言言。”

    言喻平静地说:“你给我点时间,可以吗?我需要时间调整我们的关系,我还没接受我是个有父母的人,也还没接受我和你之间的关系。”

    陆衍眸子深沉,他只知道,他不能给时间让言喻调整关系,有些时候,女人说要点时间,给着给着,女人的心是平静了,也凉了,他们的关系可能就这么闹崩了。

    陆衍喉结滚动,就是没说话,他知道自己太对不起言喻了。言喻看着陆衍的眉眼,她其实根本就对小时候救过陆衍的事情毫无记忆,她也根本就没有必要纠结着这件事,但她只要想到,陆衍因为她小时候的事情,而对许颖夏曾经那么好过,心里就有点难受,只要

    想到许家因为她小时候曾做的事情,而受到了陆家那么多的恩惠,还不知道满足、感谢,她就更难受。

    陆衍最终还是没能改变他和言喻正处于的冷战状态,他下了车,看着言喻的车子远去,眸光越发深邃。

    言喻去了律所,到了午饭时间,正准备去吃饭就接到了送外卖的电话,说她在酒店订了一份午餐。

    言喻下了楼,领到的不只是一份午餐,还有一束红玫瑰。

    来自陆衍,花里面还有陆衍亲自书写的道歉信。

    言喻面无表情地看完了,笑了笑,就将道歉信放进了抽屉里,把玫瑰花转赠给了她的律师助理。一整天的工作都很忙,她需要忙碌来填充生活,而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有接到许志刚的电话,许志刚没跟她讲起“认亲和女儿……”相关的任何话,只是随口地聊了些生活中的事情,但言喻能感觉到他的欲

    言又止。

    晚上,公寓里还是只有言喻和两个孝子,陆衍没有回来。

    言喻睡得不太好,梦到的人,居然是很久很久没有再梦到过的程辞,那时候,程辞在她学校附近,买了个公寓,她周末有时间,就会过去帮他做早饭。

    明明沉浸在梦中,但她的意识里却似乎明白自己正在做梦,整个梦境都是一层朦胧的雾气。她轻手轻脚地做饭,她将最后一个菜端出了厨房,然后就发现程辞已经坐在了餐桌上,他刚刚起床,漆黑狭长的眸子里都是惺忪的睡意,黑发凌乱,随意地散在了额前,似乎有些困,正疲惫地捏着眉心,

    他听到了声音,抬起了头,转眸,脸上噙了笑意,没有焦距的目光在看到言喻的时候,瞬间深情了起来。

    言喻也笑,她把菜放在了程辞的面前:“早上好。”

    她细细地打量过程辞的五官,他的眉眼,他的一切,带着怀念,逡巡了过去。

    程辞握住了她的手,让她也坐了下来,抱到了自己的怀中,他的下巴就搁在了她的肩头,笑意很深:“早上好,言言。”然后就是两人一起吃早饭,像所有的甜蜜情侣一样,直到,言喻忽然不受控制地冒出了一个问题,声音很轻:“程辞,你知道陆衍么?你知道不知道我真实的身份,你当年调查我身世的时候,是找错了方向,才误以为赵家是我的家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