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魔尊〕〔最强万界大穿越〕〔大唐烟雨〕〔楚先生的甜宠娇妻〕〔系统之屠仙灭神〕〔木叶之旗木家的快〕〔异世界厨仙〕〔红色莫斯科〕〔宠后多娇:昏君养〕〔异鬼之下〕〔陛下免礼〕〔路过漫威的骑士〕〔率性道医〕〔邪魅鬼医:纨绔大〕〔覆汉〕〔汉末之吕布再世〕〔阻道者杀〕〔都市修仙狂仙〕〔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刀客的位面之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10章
    ,!

    这个问题问了出来之后,程辞一下安静了下来,他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

    言喻回过头,盯着他的表情。程辞眼底的笑意忽然就慢慢地消失了,他眉目上凝结着冷冰,言喻还没见过他这样的一面,她刚想说什么,程辞忽然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她眉心重重地跳着,有些着急地站起来,餐厅也变得空旷无物,

    她四处扫了一眼,最终在卧室的门口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线条流畅,挺拔又贵气。

    言喻笑了,连忙跑了过去,她握住了男人的大手,男人的手指很冰,缓慢地转过了身。

    梦境也跟着转换了。

    那个男人不是程辞,而是陆衍,即便他们长得相像。

    陆衍不复温柔,而是眉眼有些阴鸷,满是戾气,垂眸看着言喻的时候,言喻只觉得全身都冰凉了起来。

    陆衍弯腰,迫近了她,掐住了她的下巴,嗓音冷冽如冰刀:“你还忘不了程辞,对不对?”

    言喻一下就睁开了眼,呼吸有些沉,胸口起伏着,她的手心有了冷汗,她抿紧了唇,因为陆衍的冰冷,她总觉得身体还很凉,总觉得似乎还能感觉到陆衍的气息。

    “言言,怎么了?做噩梦了?”男人的声音低沉微微沙哑,就响在了言喻的耳畔,把言喻吓了一大跳,下一秒,陆衍带着灼热温度的身体,就靠近了她,抱住她,“吓到了?”

    陆衍“啪……”一声,开了灯,灯光照亮了屋子,有些刺眼,言喻微微眯起了眼,等待着适应光线。

    陆衍笑着伸出了手,就遮挡在了她的眼前,为她挡去了所有刺目的光,所有的不适。

    过了好一会,言喻转过头,盯着陆衍,这样的眼神,让陆衍下意识地眸光微深。

    陆衍噙着笑:“是不是觉得我不该这时候出现?嗯?抱歉,我太想你了,所以就回公寓了。”

    言喻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然后平静地说:“陆衍,我刚刚梦到程辞了。”

    她的这一句话,一点都不避讳着陆衍。

    就像是一把刀,直愣愣地刺中了陆衍的心,把他捅得血流不止。

    虽然程辞已经不在了,但是言喻梦到了他,陆衍肯定是不高兴的,但他不高兴,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是绷紧了唇线,喉结滚动:“是么?”

    言喻握紧了手指:“陆衍,你跟程辞以前见过面么?我说的是那种比较频繁的见面。”

    陆衍拧了下眉头:“什么?”

    言喻脑子迅速地转动,她总觉得有什么是她遗漏掉的:“要查我的真实身份,对于程辞来说,应该不简单,但也不难的,他为什么会给我安排赵家人的身份。”

    而且,她真正的身份又对陆衍来说,很重要很重要。

    这些信息都很碎片,没有一个完整的链条,可以连接起来。

    但言喻相信,肯定是有关系的。

    陆衍明白了言喻的意思。

    可是,在他的记忆里,他真的和程辞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什么往来,甚至,程辞真的就只是一个碎片化单调的名词。言喻的身体出了不少的汗水,额前零散的碎发,都已经湿漉漉了,她的皮肤在灯光下透着莹润的白,似乎是透明的,如同瓷娃娃一样精致,她纤长浓密的睫毛不停地翕动着,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脑海

    中的思绪乱成了一团。

    程辞和陆衍?

    他们俩是从很熊小就分开了的双胞胎兄弟,他们长得很像很像,他们一个成长在伦敦,一个成长在中国,但是程辞因为孤儿院和她的事情,经常出现在中国,出现在孤儿院,和她一起长大。

    程辞对言喻很好很好,但从来没提起过言喻的亲生父母,也从没说过会帮言喻找回亲生父母,但他私下却找了个错误的家庭,安在了言喻的资料卡上,他把言喻的所有资料全都加密,他是在防着谁?

    而言喻又是许家的亲生女儿,是小时候救过陆衍的救命恩人,是对陆衍来说很重要、他很想很想找到的人。

    程辞的动作反倒像是要把言喻藏起来一样……

    言喻觉得有些晕。

    程辞平时鼓励她努力读书,支持她出去工作,鼓舞她独立自主,他不是那种会把喜欢的人藏在笼子里的大男子主义者,所以才显得他将言喻资料藏起来这件事,变得很奇怪。

    言喻冒出了一个很诡异的想法,这个想法甚至让她有些脸红,觉得自己很不要脸,把自己看得太过重要。

    她在想,难不成,程辞防的是陆衍?他不喜欢陆衍找到她?

    这个想法冒了出来,言喻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这是一个玛丽苏至极的念头。陆衍表情看似平淡,漆黑的瞳仁却越发深邃,像是一望无际的深海,席卷着漩涡,暴风雨即将来临,他低下头,抱紧了言喻,平静地说:“你想太多了,那都是梦,程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全能,那么厉

    害,他是人,他也会犯错,你把一切都想象得太过复杂了,其实真相就是他查错了你的家庭情况。”

    听到陆衍这样说,言喻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是啊,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猜想,也就是等于她的阴谋论,正如陆衍所说,程辞也是人,他犯了错,也是正常的。

    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又重复地问了句:“你之前和程辞,真的没有长时间的相处过么?”

    陆衍淡淡地道,嗓音在夜色里如同浸润了烟气:“嗯,我对他不了解,也没什么印象。”言喻还想说什么,陆衍敛下了深沉的眼眸,夜灯下,冷硬的轮廓微微柔和了些,眼底的戾气似有若无,很快就消散了一样,他的嗓音似笑非笑,也听不出息怒:“言言,你确定要在这个时间,一直提到你的

    前男友么?莫不是这是你惩罚我的方式?”他轻飘飘的一句,就将言喻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言喻咽了咽嗓子,眸光微凝,什么都不再说了,她后背的汗水在空气中显得有些凉,她仰头,看到的是陆衍冷硬的下颔线条和性感的喉结,在这样寂静的深夜里,她慢慢地,朝他的怀中靠近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