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妃倾城:王爷宠〕〔异界超级神医〕〔颜夕江墨琛〕〔极品神医〕〔假老公,你是鬼哟〕〔她比蜜糖甜〕〔生死帝尊〕〔军少住隔壁:丫头〕〔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暴力甜妻:帝少不〕〔浴血武神〕〔退役特种兵之全能〕〔刁蛮战王妃〕〔断案奇妃:九王爷〕〔万古魔君〕〔诸天降临大逃杀〕〔极品神医奶爸〕〔田宠医娇:腹黑将〕〔无限英雄之无尽征〕〔霸道帝少惹不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11章
    ,!

    其实,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反正,她也不打算当回许家的女儿,也不媳许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更对小时候毫无记忆,她原本以为真正的“许颖夏……”在得知自己的亲生父母对自己是这样态度的时候,会极度的绝望,会伤心得不能

    自已,但最后,当一切都来临了之后,她才发现,人的承受能力,比她以为的还要强。

    她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有夜间的微凉,也有陆衍身上的甘冽,还有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睡吧。

    但是陆衍却睡不着,他的平静都只是表面,在言喻闭上眼之后,他刀削斧凿一样的轮廓,莫名地染上了几分嗜血的寒意,他垂下眼睛,死死地盯着言喻。

    他是不是忘记过什么?

    他和程辞之间,应该是有过交集,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记不起来了。

    陆衍想起了他和言喻接吻的照片,想起了程管家之前的话,还有许颖夏说他曾经开枪杀人……

    陆衍眯了眯狭长的眸子,手指一点点地收紧,因为用力,两腮的线条都有些冷硬,一双眼睛阴沉到有些可怕,在深夜里,融入了一望无际的黑夜之中,不见光明。

    他忽然想要做一些什么,来让自己有几分真实感,让他觉得,言喻就在他的怀中,就在他的身边,他还没有失去她。

    想到这,陆衍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吞噬着她的呼吸,他故意捏住了言喻的下巴,让言喻有些许的意识清醒,却又半混沌着。

    这样的陆衍,让人从心底,感到了微微的害怕,心头发颤。

    但言喻没有什么感觉,言喻睡觉之后,就会下意识地找怀里钻去,而陆衍却忽然想起,他给言喻带了一个礼物,是一条项链,他慢条斯理地给她戴了上去。

    隔天,言喻睁开眼睛,先入目的就是一具赤裸的胸膛,她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其实意识还是有些迷糊的,就推拒了下他的胸口。

    陆衍早就醒了,一直垂眸盯着言喻,久久的沉默,盯着那条项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言喻一醒来就这样推他,温软的手掌贴在他的胸膛,温香软玉在怀。

    他璀璨的眼眸一黑,犹如夜色,准确来说,是夜色下的海面,深邃又一望无际。

    他翻身就压在了言喻的身上。

    陆衍的眼眸越发黑了。

    低头,就含住她的唇,重重地吮吸。

    言喻好不容易才从他的唇下逃离,喘息着,拧眉:“还没刷牙,滚开。”

    陆衍也不生气,继续星星点点般地乱吻着。

    他喜欢早晨的言喻,带着些微的起床气,却不过分,甚至还有如同孩子一般的撒娇。

    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娇气。

    把往日的冷漠和尖锐都收了起来,只剩下一个小女孩一样的迷糊。

    陆衍的吻越来越往下了,他想把昨晚没做的事情都做完。

    酒店大床上白色的棉被鼓动着,两人的身影在棉被里翻涌叠加。

    言喻咬着下唇,有些难耐,而陆衍越发的不知道满足,要得越发凶狠了,几乎要让言喻难以承受。

    言喻都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她全身酸软地趴在了陆衍的身上,陆衍却忽然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在了床上,他自己下了床。言喻太困,眼皮都睁不开,自然就什么都没问,卧室安静了许久,忽然她的脸颊一直被人蹭着,她皱了下眉头,那人却锲而不舍,她不耐烦地睁开眼,本来拧紧了眉头,是想骂陆衍的,但却被眼前的一幕

    ,给愣怔住了。

    现在已经是早上了,陆衍却紧紧地拉上了遮光窗帘,让整个卧室都重新陷入了黑暗,仿若夜色苍穹融为了一体,但偏偏,开着柔和的夜灯,还有细碎的小灯牌。

    而陆衍,就这样单膝下跪,就在言喻的床前,他的一只手捧着像是鲜花的花束,一只手拿着钻戒。

    言喻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然后,打了个寒颤,她才有些清醒。

    陆衍跟她下跪了。

    陆衍这是要求婚么?太过突然了,也太过震惊了,他们明明还在吵架啊……他们还有太多的问题,还没有解决,陆衍怎么一下就跳了那么多程序,选择求婚……

    言喻抿紧了唇,但她的心脏却狠狠地骤缩了下,如同鼓点一般跳动得很快,脑海里也仿佛有根神经不停地抽动着。

    陆衍先把那束东西递到她的面前。

    她怔怔地接过,低眉一看,才发现是各个牌子的口红组成的。

    寂静的卧室里,响起了陆衍低沉的声音,温暖的灯光下,竟然氤氲着几分的缱绻和温柔:“言喻,你愿意再次嫁给我么?”

    这一句话,萦绕在了言喻的耳畔,她垂眸看着跪着的陆衍。

    灯光明亮,勾勒出他英俊的轮廓,笔挺的鼻梁骨挡住了灯光,另一半的面孔隐匿在半明半暗之中。

    带着些微的孤寂和清冷。

    陆衍不善言辞,在生意场上,他总是习惯于用实力征服,在情场上,他也没怎么认认真真地按照仪式感追求过人,而现在主动追求,让他格外不适应和格外不自在。

    他说完了那句求婚的话,就有些紧张了。

    在以前的陆衍身上,很少出现过的情绪,自从遇到了言喻后,却常常出现。

    长久的沉默,言喻没有说话。

    陆衍的背脊绷得很直,薄唇勾勒出没有任何弧度的直线,下颔的线条异常冷硬。

    喉结微动。

    言喻逡巡的视线就像是凛冽的寒风,刮着他脸部的皮肤,渗入他的毛孔。他抬眸,看到言喻张张嘴,他抢先发声了,只是那声音像是从胸腔发出,从喉咙骨中溢出:“你不用急着回答我……你可以好好考虑,明天或者之后再回答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