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12章
    ,!

    言喻抿唇,琥珀色的眼眸里融入了几分看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她还没有做好再和陆衍共同组建一个家的准备。

    陆衍的求婚太突然,没有给她缓冲的时间,也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他们还没解决完所有的障碍。

    言喻不是十几岁的少女了,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是一个职场女性,她希望她的下一次婚姻会是稳定又幸福的,她不想这样草草决定。

    她睫毛就像是脆弱的蝶翼,定定地看着陆衍微凉的眼眸:“对不起,陆衍,我不能和你结婚。”

    至少现在不行。

    陆衍眼眸更黑,暖意更淡,眼底的光也暗沉了下来,不过,言喻的反应也在他的想象之中。

    陆衍深呼吸,弯腰,托住了言喻的头,舌头忽然就探了进去,狠狠地扫荡着,上颚、牙齿,纠缠不息。

    他束缚得很紧,像一只凶猛的野兽,生吞活剥着他的猎物。

    公寓的灯还很亮,空气仍旧凝滞着,明黄的光线纷纷落在两人的身上,一切却有些寂静,寂静的能听到唇舌交缠的气息声,轻微的喘息声。

    公寓下,有大货车呼啸而过,车灯很亮很亮,喇叭声很响很响。

    含糊间,言喻似乎听到了他恶狠狠的低沉嗓音:“逃不掉的,你就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言喻轻轻地抖了抖。当天,陆衍就飞去了伦敦一趟,他想找的是程管家,但程管家似乎知道陆衍要找他,早早地就消失了,整个程家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他给陆衍留下了一封信,信里只有不长不短的一段话,不知

    道是他在什么时候留下来的。他说:“衍少爷,您是不是想知道关于您和辞少爷的事情,我所知道的,就只有我上次告诉过您的,其余的我都不知道了,更何况,您也没必要执着于过去的事情了,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辞少爷都已经过

    世了,您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掌管好程家,当好您的家主。”他一副风轻云淡想要一辈子保管秘密的模样,但最后一句,却故意透露了些让陆衍在意的内容--“当然,衍少爷,如果您真的想知道,我给您指一个方向,您去查辞少爷的死因,不过很可惜,如果您查了之

    后,您一定一定会后悔的,而且会失去你现在拥有的爱情。”

    陆衍眉目微冷,心脏陡地有些猝疼,他冷冷地拧起了眉头,笑意有些渗人,他缓慢地将手指攥起,一根一根,唇畔绷直,有些骇人。

    那封信,在陆衍的掌心之中,成了一团。

    他冷静了下来之后,“咔擦……”一声,点燃了打火机,轻飘飘的火苗,吞噬了信,灰烬落在了烟灰缸里,有些残忍的可怕。

    整个空间,狠厉又泠然。

    言喻有听说许母生病了,但是她只是听说了而已,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她也帮不了许母什么,许家有钱有精力有最好的医生,许母身边还有她最疼爱的女儿许颖夏。

    最终是许志刚打电话给言喻,想让言喻去看许母。

    言喻戴着耳麦,一边听着许志刚的话,一边手上的动作不停,她低声吩咐助理:“把这份合同复印三份,等会拿到会议室,给主任。”

    “好的。”

    助理接过合同,就退了出去。

    许志刚在电话里,也听到了忙碌的声音,他笑了笑:“你最近还是很忙?”

    “嗯。工作很多,接下的案子也多。”

    许志刚的嗓音里有些赞赏:“你的工作能力很棒。”

    言喻面无表情,她站了起来,站在了落地玻璃窗处,垂眸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语气更淡:“许先生,您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许志刚没跟言喻捅开那层纸,言喻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更何况,她也不打算回许家,她不媳,也不想破坏她现在的生活状态,不管过去怎么样,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她现在过得好就可以了,父母是

    过去的言喻所需要的,现在的言喻已经不需要父母了。

    许志刚又闲扯了一堆,在言喻不耐烦地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他才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沉重,第一次,认真地叫了言喻的小名:“言言……她生病了,她一直想见你,我们见个面谈谈吧?”言喻听到“言言……”二字,眉头就重重地皱了起来,绷紧了唇线,她呼吸起伏,还没有回答,许志刚就继续道:“言言,你是个聪明人,只怕陆衍也早就告诉你了吧。”他嗓音慢慢地多了几分艰涩,“你是许

    家的女儿,许家对不起你,把你丢失了太久了。”

    言喻精致的脸上仍旧没有什么表情,有些淡薄,她微微垂着眼,发现自己的心脏很平静,大约是她没办法从许家任何人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温暖。

    她甚至可以冷淡地回复许志刚:“嗯,陆衍告诉我了,他说我才是真正的许颖夏,许家现在的许颖夏不是真的许颖夏,听起来有些戏剧化,不是么?”

    许志刚听得出来言喻的态度,他有些心凉,也有些难堪。

    言喻:“许先生,请原谅我还是叫您许先生,我并不想回到许家,也不想多出父母,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你们缺席了二十多年,也算我们没有父女缘分,也没必要现在扯什么情感了。”

    她的这一段话,足够冷然,也足够不留情面。许志刚觉得脸上仿佛被扇了一巴掌似的,有些难堪,他拧紧了眉头:“言喻,不要任性,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你,但是谁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更何况,你妈妈是最爱你的,当年

    你丢失了之后,她直接晕倒了过去,精神状态几近崩溃……”

    言喻越听越讽刺:“可是后来,她把所有的感情都移接到了许颖夏的身上不是么?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现在我和许颖夏的身份有多尴尬,你要我和她怎么相处?”“你们能相处的。”许志刚的嗓音低沉,带着温和的磁性,“你和夏夏之前都是误会,我会让夏夏跟你道歉,她之前不懂事做错了很多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