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19章
    ,!

    南北最近状态不错,知道言喻要回国了,还找言喻要了航班号,自己在机场等着接机,她远远的,就看到了小星星和言喻。

    南北笑,挥了挥手:“阿喻,小星星,我在这儿。”

    陆衍瞥了南北一眼,牵着陆疏木,朝着南北的方向走了过去。

    南北好几天没看到小星星,看到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一下就柔软了下来,抱着小星星又是亲又是揉。

    一行人一起回了言喻和陆衍居住的公寓。

    到了公寓,言喻对南北道:“我先去洗澡下,太累了,会放松一点。北北,你先在这儿陪着小星星玩会。”

    “好啊。”陪着小星星玩也不累,何况还有保姆在一旁帮着照顾。

    陆衍有工作要处理,解开了领带,就进去了书房。

    陆衍皱着眉头,正在和下属开视频会议,大约是对方让他不满意了,他的神情有些不耐烦,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书桌面。

    等敲到了100下的时候,他喉结无声地滚动了下:“先这样,等你们给出一个商量好的适当的结果之后,再告诉我,我的时间,不是用来看你们吵架的。”

    他话音落下,电脑屏幕就被他关掉了。

    他靠在了椅背上,按压着太阳穴,眉心微微皱着。

    桌面上的手机又在震动,有电话打了进来,陆衍看了手机屏幕一眼,是许颖夏,他不想接听,任由着手机震动。

    许颖夏有些固执,不停歇地打着电话。

    陆衍漆黑的眼睛闪过暗光,他都想把许颖夏的电话号码拉入黑名单,电话的震动忽然就停止了,然后,是一条条来自许颖夏的短信,发了进来。

    陆衍随意地扫了眼,黑眸微凛,他绷紧了牙关。

    “阿衍,我不想活了,许颖冬今天对着媒体,公开了我不是许家亲生女儿的事情了,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阿衍,你是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你要记住,是你和言喻害死了我。”看前面几条的时候,陆衍都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直到许颖夏的最后一条短信发来:“阿衍,你不想理我对不对?没关系……我已经设置了定时,等我离开了,言喻的邮箱里就会收到一封信,信里我写了你

    杀了程辞的事。言喻以前那么爱程辞,她走不出程辞的死,她一直想知道是谁害死了程辞……真是好笑……你和她本来就不该在一起的……我不幸福,谁也不用幸福。”

    陆衍攥起了手指,回拨了电话。一开始没人接,他眼眸沉沉,拿起了桌上的车钥匙,就要出去,这时候,许颖夏又接听了电话,她嗓音有些虚弱,却又带着笑:“阿衍,你还是接了我的电话,你还是不希望我死的对不对……真的,我这一

    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到你。”

    陆衍淡淡地问她:“你在哪里?”

    那头没有风声,不像是在高楼。

    许颖夏:“你是不是要来救我,我马上就要死了,等我死了,言喻就能收到邮件了……你害怕吗……”

    陆衍声音很冷:“许颖夏,你在哪里?自杀?呵,你以为自杀就能威胁我么?”

    他说着,嗓音平静,但心里却有无法平复下来的恐慌,这种恐慌是对失去言喻的反应,他迈开大步伐,很快地走了出去。

    公寓门开了又合上。

    他没看到的是,书房门口,站立着南北和言喻。言喻的眼睛里荡漾的是微冷的寒意,她忽然觉得有些冷,大约是最近一段时间,她已经习惯了陆衍对她的温柔和体贴,也习惯了陆衍的疼爱,现在陆衍忽然将这些抽离开来,转移回了许颖夏的身上,让她

    一时间难以适应,甚至感觉到了抽筋扒皮一样的疼痛,全身的筋骨都在抗议。

    她眼睛干涩,一垂眼,忽然又有种想要落泪的懦弱的冲动。

    她总觉得鼻息里,还有陆衍熟悉的气味。

    许颖夏想用自杀来挽回陆衍是么?言喻从陆衍回话的语气以及离开的匆忙来看,许颖夏的这一招,或许用对了。

    南北在陆衍离开的时候,就在手机上查询关于许颖夏的新闻,一眼就看到了许颖冬在记者采访的时候,自爆亲姐被误抱,许颖夏不是许家亲生女儿。

    许颖夏曾是话题中心的人物,许颖冬又是当红流量楔。一下就让许颖夏不是许家亲生女儿的新闻成为了爆点,大约是许颖冬自己买的水军和通稿,大面积地黑许颖夏,说许颖夏从小到大就自私爱欺负许颖冬,抢许颖冬东西,成年后,还当小三,还跟男人私奔…

    …还有一些是子虚乌有的捏造,但是民众们并不在意是不是捏造,只要有相关新闻出来,他们都当做是真的新闻来看,以满足他们内心的八卦需求。

    许颖夏在短时间内,成为了本城的笑话,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南北淡淡地笑了笑,讥讽道:“就这样,她就受不了,还去自杀,她有没有想过,她也曾经联合媒体,对你进行荡妇式羞辱?她有没有想过,你受到的伤害比她更多更严重?”

    言喻也觉得有些嘲讽:“谁让她是温室里的花朵,只有花朵,才会遭受一点曲折,就崩溃了。”

    南北:“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居然想用自杀来挽回一个男人,真是笑话。”

    “不是笑话啊。”言喻的笑意在灯光下,有些模糊,她似有若无地勾起了唇角的弧度,“你看,陆衍不就过去看她了么?”

    南北问:“阿喻,你现在想怎么办?放弃陆衍?不能就这样放弃的吧,我们都还没听到陆衍的解释,如果现在放弃了,也只会助长许颖夏的火焰,我们不能让她得到陆衍。”

    言喻没有回答,似是有些心寒,她低低地说,声音轻柔似是黑羽毛:“有缘无分,大概就这样的吧。”

    医院里。

    人马仰翻,一切都是混乱的。许母红肿着眼睛,靠在许志刚的怀抱里哭泣,许志刚面无表情,但也是担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