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得识卿桃花面卫〕〔女神之极品狂少〕〔综漫想穿越就喊出〕〔灵魂大世界〕〔重生投资之神〕〔眸倾天下:嫡女为〕〔官场痞子小说〕〔一键修行〕〔我的成就有点多〕〔龙纹剑神〕〔黑铁皇冠〕〔绝代武神〕〔像是被光芒照耀的〕〔妈咪九块九:总裁〕〔山村庄园主〕〔我的人生是开挂了〕〔正牌亡灵法师〕〔捡到一本三国志〕〔我有一座风景区〕〔史上最强战斗力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26章
    ,!

    言喻咬住嘴唇,忍住想要上扬的嘴唇:“哦,你不爱许颖夏了,就可以这样对待了,如果你以后不爱我了,是不是也让别人这样欺负我?”

    陆衍说:“不会。”

    言喻要瞪眼。

    他才慢吞吞地补充:“我不会不爱你,这辈子就是你了。”

    “那要是你妈妈欺负我了……”

    陆衍没有犹豫:“你也可以用你自己的方法,发泄回去。”

    言喻有些惊讶:“那是你妈妈,你不怕别人说你不孝?”陆衍语气淡淡:“你和我在一起,就是融入一个陌生的家庭里,已经很委屈了,我妈妈要是再欺负你,她都没在意长辈的身份,你又何必拘泥于所谓的孝,更何况,还有我呢,我妈欺负你,你也发泄回去,

    我妈要是不满了,我来负责。”

    言喻笑意更深,她捏住了陆衍的两颊,眼睛弯弯:“说的比唱得好听。”

    女人有时候,需要的就只是个态度,就算丈夫真的让妻子去打婆婆,只要是正常的妻子,都不会真的去动手的,她们只是需要丈夫的一个态度而已。

    妻子和婆婆之间有矛盾,那一定是丈夫做的不够好。

    言喻下了结论……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明明拒绝了陆衍,也不打算现在嫁给陆衍,却不自觉地就代入了陆衍太太的角色。

    她咬了咬下唇,脸颊有些红,眼底的笑意,似水弥漫。

    言喻是第一年跟别人一同去看望程辞,她还是和往年一样,在山脚下,遇到了姜舟墨。

    伦敦天气很阴,雾气蒙蒙,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散漫的雾气,扑面而来,微微冷冽的气息让人脸上的毛孔都舒张了开来。

    乌云低低地压下来,笼罩在了这座城市。

    言喻穿着黑色的及膝裙,露出了白皙的肌肤,她抿着唇,微微低头,下了车,踩在了微微湿润柔软的泥土地上,左手捧着一束花。

    陆衍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轮廓冷硬,黑眸淡淡,看似比这伦敦的天气还要阴暗。

    他修长的手上握着一把黑伞,大半部分都撑在了言喻的头顶上,而他的半边肩膀都暴露在了雨雾之中,笼上了一层湿润的雾气,水珠晶莹。

    这里是伦敦的郊区,却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被上流社会用来开发墓地了。

    言喻抬眸,看了陆衍一眼,两人没有对话,但是她的手动了动,握住了陆衍的手,十指紧扣。

    陆衍的视线温柔了些,声音沙哑:“走吧。”

    言喻却觉得陆衍似乎有些莫名的紧张,他的掌心向来是干燥的,但是现在,却有些微微的湿润。

    言喻摩挲了他的掌心,嗓音绵软:“嗯。”

    她没有问,但是心跳快了一瞬间,她联想到了许颖夏说的把柄,陆衍会在意程辞,但应该不会因为程辞而紧张啊。

    她眉心拧了下,又慢慢地舒展开,总觉得有些不安,喉咙口也莫名的干涩,像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了,疼得难受。

    陆衍从来没管过程辞坟墓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程管家一手打理,一手安排人负责。守门人先是看到言喻,他早就记住了言喻的样子,打了招呼:“言小姐,你来看辞少爷了。”

    然后,守门人就看到了言喻身边的陆衍。

    他其实有些惊讶,这是言喻第一次,带别人来见程辞。

    守门人看到陆衍的脸孔,有些惊讶,然后反应过来,这是新任的家主,他连忙恭敬地问候:“衍少爷。”

    陆衍薄唇微抿,眸光很淡,微微颔首。

    然后他和言喻一同进去。

    守门人就在前面引路。

    几人站定在了程辞的墓前,言喻松开了陆衍的手,蹲下来,把手里的鲜花放了下去,面前已经有了几束花了。

    言喻知道是谁来看他。

    她不去想,微微抬眸,对着程辞的照片,笑了起来。

    她眸光微微闪,看照片的时候,因为静态,所以会觉得陆衍和程辞更加相像,但不管是照片还是真人,她都能清晰地分辨。

    言喻轻声地说:“程辞,我来看你了。”

    有人说,当最亲爱的人离开的时候,人可能不会感觉到悲伤,因为第一反应会是不相信他的离去,直到后面看到那个人睡过的床,那个人用过的东西,那个人曾经的许诺,才会感到无法抑制的悲伤。

    言喻也是这样,她听到程辞离世的消息,几乎都不敢相信,直到程家办了追悼会,程家抢走了程辞曾经在她这边留下的东西。

    不过……那一切都过去了。

    她现在有了陆衍。

    陆衍是程辞的哥哥,一开始,真的挺难让人接受的,但相处之后,相爱之后,她根本就不会把他们俩弄混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从小就没在一起相处过吧。

    言喻想,陆衍对程辞没什么感情,或许都不觉得,程辞是他的哥哥。

    她原本想告诉程辞,她和陆衍来看他了,但又觉得太过残忍,只是她分不清,这种残忍对陆衍来说伤害更大,还是对程辞来说?

    陆衍垂下了眼眸,先是盯着言喻的背影,然后看向了程辞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微微笑着,神情温润,眉眼温柔,仿佛全天下的阳光都落在了他漆黑的瞳仁里。

    陆衍和他极其相似的眼睛里,闪过了讥讽,薄唇显得无情又冷冽。

    程辞温柔的话,这世界大抵就没有温柔的人了。

    程辞大概是最伪善的人。

    陆衍眯起了眼睛,胸口起伏了下,他决定给言喻留一点时间,和程辞说话,因为从此以后,他会将程辞驱赶出言喻的心中。

    陆衍淡淡地说:“言喻,我在外面等你。”

    言喻没有回头,嗓音有些湿润:“嗯。”

    身后陆衍的脚步声慢慢地远去,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过程辞的照片,是他的眉眼,她眼角有些湿润,泪光闪烁了下,嘴角却微微上扬。“程辞,下次我再来看你的时候,会带两个孩子来给你看……还有,或许,我还会和陆衍结婚……你会祝福我么?”她低眉笑了笑,“其实不祝福也是可以的,因为如果是你和别人结婚,可能我也不会祝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