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蔺先生,一往情深〕〔创神纪:女王有毒〕〔女神的超凡高手〕〔飞剑问道〕〔全能废柴:邪妃七〕〔宠后多娇:昏君养〕〔吻安,绯闻老公!〕〔破产魔王战记〕〔吞天龙王〕〔捡到一个星球〕〔私人科技〕〔甜婚来袭:腹黑老〕〔绿皮救世主〕〔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鸿天神尊〕〔怎么又是天谴圈〕〔绝色小毒妃:邪皇〕〔劈天斩神〕〔极品废材:腹黑狂〕〔宠妾为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29章
    ,!

    她似是害怕陆衍说什么,淡淡地开口:“陆衍,给我一点时间。”

    陆衍薄唇动了动,沉默了好半天,走了出去,手指紧紧地攥起,主动走出了书房。

    言喻的反应比他想象的好多了。

    他靠在了书房外的墙上,微微垂着头,眉眼含着淡淡的讥讽,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自从和言喻离婚后,他就似乎没有几天是开心的。

    他以前对言喻的冷漠和无情,都在这些日子里,还了回来。

    他额前的碎发垂落,微微遮住了眼前的视线,整个人显得落寞又失落。

    他伸出了修长的手指,在灯光下,打量着自己的手,他眯起了眼睛,根本就不相信,他会杀人。

    但他缺失了记忆,或许还缺失了部分的性格,以前的他,是不是有可能对程辞动手,毕竟那时候,程辞都想干掉他了。

    他这段时间,在暗中调查程辞之死,但所有的线索都在半路之中断开了,所有可能有的录像监控、证人,都莫名其妙地没掉了。

    程管家的说辞就是,程家为了不让警方调查到陆衍--程家唯一可能的继承人身上,所以在当时就都销毁了。

    陆衍觉得好笑,都销毁了,他又忘记了,只剩下一张照片,那岂不是可以看图说话,任由程管家编故事?

    他轻轻地摩挲着自己的手指。

    但现在,出现了突破口,姜舟墨似乎是当年的见证人,他知道当年的事情,是么?

    言喻在书房里待了很久,走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陆衍的身影。

    她的心情平静得让她自己都觉有些奇怪。

    但就是很平静,她整个人都仿佛游离了起来,只觉得飘忽,一切都真真假假,她必须承认,她没有很伤心,也没有很难接受。

    是不是人的悲伤只会在一段时间里,被扩大得很大,被无限量地夸张,然后在其余的时间了,人就会产生不真实的虚幻感。

    程辞离开了这么多年。

    她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从学生进入了妈妈的角色,嫁过人,也生了孩子,她曾经执着于他的死,也慢慢地走了出来。

    她不会忘记程辞,因为程辞在她人生中,扮演了很重要很重要的角色,谁都无法替代,但她也不会再走不出去了,逝去的人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还活着的人,总是要继续前行。

    言喻走近卧室,取了睡袍,走近了浴室里。

    她光着脚,踩在了淋浴间里,热水的温度适宜,冒着淡淡的烟气,从她的头顶上倾泻了下来,言喻仰起头,任由着水流冲刷,不轻不重的压力下,她才有了稍微的放松感。

    眼角的濡湿,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淋浴水的停滞。

    她深呼吸,脑袋昏胀。

    陆衍和程辞的关系原来曾经糟糕成了那样,而她在几年前,原来就成为了两人竞争的筹码。

    其实她清楚程辞不会是什么善良的人,她从小成长在孤儿院,自己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要的,一直都只是程辞对她好。

    只是,她没想过,从一开始接触她,程辞就是因为陆衍,藏起她,也是因为陆衍。

    她红唇微微扬,如果程辞在,她一定要跟他闹脾气的,可是他不在了,她还能怎么样。

    不管程辞的初衷是什么,至少他照顾了她这么多年,她也相信他的爱是真的。

    至于陆衍。

    言喻睫毛濡湿,不安地上下动着,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和他的关系……

    言喻冲完澡,坐在床上,和家里早早就起床的小星星和陆疏木视频了下,小星星好奇地问:“爸爸呢?”

    言喻走神,没有回答,很快就结束了视频通话,她告诉小星星,她很快就会回来。

    她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掀开了被子,躺了进来。

    言喻没有睁开眼,能感觉到整个房间很安静,静得能听到陆衍的呼吸声,也能感受到他的疲惫感。

    他将她拉到了怀中,开始睡觉。

    第二天醒来,言喻轻轻地推开了陆衍的手,却被陆衍反向一拉,重重地禁锢在了怀中。晨起的陆衍,嗓音沙哑,带了艰涩:“言言,一个晚上后,你想明白了么?”他喉结滚动,“比起宣判,我更怕宣判之前的等待,太磨人了,我不记得那段记忆了,我也不想记起,医生也说了,就算我接受治

    疗,也几乎不太可能会想起。”

    “这么久过去了,我和程辞之间,你还是会选择程辞。”言喻抬起了眼眸,似乎觉得有些好笑,她抿了抿唇:“阿衍,现在不是选择不选择的问题……真是荒谬。”她停顿了下,“我们现在不说这个好不好?那些资料的证据不足,其余的证据又被程管家毁掉了,我

    不会相信程管家他们的片面之词,就认定是你杀了程辞;可是,又因为没有了证据,程辞的死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又成了无法解开的谜团……”

    她说了一半,突然收住了嘴,眉头紧紧地拧着,神态有些烦躁。

    陆衍沉默地盯着她,过了会,像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手指紧紧地收拢,眉目凝结寒霜之气。

    “什么意思,言言。”

    言喻再一次地推开他,她掀开被子,下床:“没有什么意思,陆衍,我们先不谈这个可以吗?”

    陆衍周身的线条紧绷着,他仍旧像刚刚那样,从后背一把拽住了言喻,什么话都不说,手上的力道就是不肯松开。

    言喻挣扎了几下,换来的就只是越来越疼的手腕。

    她抿紧唇,很倔,默不作声地想要掰开陆衍的手,但怎么也掰不动,她的怒点仿佛一瞬间被陆衍戳中了一样,她猛地抬起了头:“陆衍,你松开我。”

    陆衍不吭声。

    言喻咬着下唇:“你为什么一直在逼我,如果我被怀疑杀了许颖夏呢?如果是我呢,你会怎么样?”

    “我不会怎么样,我会无条件地相信你。”陆衍的嗓音低沉,很肯定地回答。言喻怔了怔,很快就移开了视线,淡淡地道:“那是因为这只是假设!”她深呼吸,仿佛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开口说,“我们暂时先分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