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30章
    ,!

    陆衍的瞳孔瑟缩了下,手上的力道慢慢地加重。言喻一字一顿地道:“也许他们说的对,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不管程辞的死是不是因为你,我看到你,都会想起他的死,他的死到现在,就是一个无解之谜了,我不想再这样痛苦了,陆衍,你让我一个

    人静一静好不好!”

    陆衍漆黑瞳仁里的光一点点地消散,他眼眶似是隐约泛红,血丝也若隐若现,他攥紧言喻的腕骨,让她生疼。

    “言喻,我们不适合?”他是反问句,噙着淡淡的讥讽,他声音大了几分,“又是因为程辞,你是不是永远都忘不了他,永远都要拿他来膈应我?”

    言喻眼眶微热,她不想回答陆衍这样难听的话。

    陆衍讥讽笑:“是不是现在暂时分开,你就会高兴了?我以为你遇到问题,会想着和我一起面对。”

    他喉结艰难地滚动,好半晌,垂下了眼睫毛,松开了手,眼角眉梢的讥嘲越来越浓重,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在嘲讽言喻。

    他的手在身侧紧攥,转身就朝门外走,嗓音冷淡地传来:“我不会同意分开的,言喻,你也不要逼我。”

    陆衍才松开了言喻的手,言喻就像是失去了力道,身体微微一晃,就坐在了床畔,她抿紧了唇,低下头的一瞬间,眼角有什么东西,迅速地滑落,晶莹的光泽一闪。

    陆衍和言喻吵架了,整个程宅的人都知道。

    因为言喻被陆衍困在了宅子里,所有的护照、身份证全都被陆衍拿走了,而陆衍整整几天没有出现。

    言喻每天定时吃饭,睡觉,看电视,除了脸色不好,经常走神发呆之外,也没有其他的问题。

    程管家观察言喻几天了,他走到了言喻的身边,笑了笑:“言小姐,没想到,你对辞少爷还是有感情的。”

    言喻听到了“辞少爷……”三个字,回过了神,比程管家更淡漠:“怎么,你看到我和陆衍吵架,心情开心了,想告诉我程辞的事情?”

    程管家笑意高深莫测,他坐在了言喻的旁边,和她一同看着不远处的电视,没有回答言喻的话。

    言喻神情淡淡,抬起手,漫不经心地换了一个台。

    过了一会,程管家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其实衍少爷比辞少爷偏执吧,他又重复了起,三年前的做法,一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只知道,把你关在别墅里。”

    言喻没有理他。

    程管家:“说起来,言小姐有些可怜,这辈子只有辞少爷是唯一真心爱过你的,偏偏他又离去得太早,至于其他的男人,待你都不够真心吧。”

    言喻还是一言不发。

    程管家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扳指:“言小姐,你觉得衍少爷会把你困在这别墅多久呢,他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孝,遇到事情,只会采用极端的手法……”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言喻狠狠地打断了。

    “够了!”言喻猛地站了起来,像是被激怒一样,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从高处看着程管家,眼眸里浮冰沉沉,“程管家,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不等程管家回答,她就继续道:“程管家,你知道你做人很失败么?”她嗤笑,笑意冷冷,“程辞在的时候,他一直想摆脱你的束缚,后来他不在了,你没有尽到一个管家的责任,却百般地破坏他的名声……”

    程管家眼睛沉下,紧紧地拧着眉,声音冷沉:“言小姐,说话要负责任。”

    他这辈子,最讨厌别人评判他如何对程辞了。

    言喻像是一点都不害怕他:“你只在乎你的成就感,从来就没在乎过程辞和陆衍的感觉,你享受的是你自己的操纵感、控制感,却口口声声说,你是为了程辞好。”

    程管家绷紧了脸上的轮廓,脸色沉得仿佛能滴下水来。言喻还在继续讲:“程辞是怎么去世的,程管家你最清楚了,为什么当年不告诉我,为什么当年要隐瞒着我,为什么要任由着我接近所谓杀害程辞的凶手?为什么要在我和陆衍有了这么多这么多的接触之后

    ,才告诉了我这个事实?”她忍住一不小心就会滚落的眼泪,喉头哽咽,声音却是尖锐的,“你告诉陆衍的那些原因,我一个都不相信。”

    “因为,我比陆衍更要了解您!”“你说你为程家好,你为程辞好,你觉得程辞不会希望我爱上陆衍,更不会希望我和陆衍一直在一起,这些都只是你的自我满足,自我幻想。程辞去世前,你不希望我和程辞在一起,程辞去世后,你不希望我和陆衍在一起。但采用的方法却是一样的,一方面在阻挠,一方面却又时而放宽条件,让我以为你已经放弃了阻止,让我以为我可以幸福下去了,然后再狠狠地打破幻想。或许您心里是在为程家着想,是在为程辞着想,是在尽自己管家的责任,但您最后有没有夹杂着私心,您自己心里清楚,您现在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看似真相的事实,都是建立在所有人里只有您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事实之上

    的。”

    程管家手指紧紧地攥着,因为力道的加持,他的手背青筋条条起伏,有些可怖。

    言喻胸口起伏了下,呼吸绵长,垂下了眼,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不过,您成功了,我是没办法和陆衍继续在一起了,也不会和他一起,我没办法忽略程辞……”

    她似是太难受,话总是说一半,就忽然停住了。她嗓子干涩,仿佛有什么东西凝结着,她已经不想说了,转身就要走,只余下轻飘飘的一句:“程管家,这么久以来,您唯一没变的就是讨厌我,你不希望我和您在乎的人在一起,但至于您为什么讨厌我,

    您自己心里清楚,你也清楚,您为了有些人,做了太多的错事了。”

    这一句话看似平淡,却隐隐内涵深意。

    她说的这句话,也就只有程管家懂。程管家心下一沉,脸色难看,他看着言喻离去的背影,在言喻踏上楼梯的那一瞬间,淡淡地开口:“言小姐,您想离开衍少爷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