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小店〕〔漫展的男厕所有异〕〔斗魄星辰〕〔完美帝者〕〔阴笔断碑〕〔《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二次元称霸系统〕〔我是一只骂街NPC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31章 大结局上(1)
    ,!

    言喻脚下的动作微微一顿。

    “言小姐,我还是跟三年前一样的话,只要您想,我就能帮您离开。”

    言喻垂在身侧的手指握紧了下,背脊有些僵住,她没有回头,声音却传来:“我还有两个孩子。”

    她的意思就是,她想离开,但还顾忌着两个孩子。

    程管家笑了下:“看来您对衍少爷,真的没什么感情,三年前是因为辞少爷,现在也因为辞少爷。”

    言喻没有再回答了,继续抬步上楼。

    她没看到的是,客厅的大门口,站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站在那儿,听了多久,逆着光,谁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程管家在言喻的身影看不见了之后,才转头,对着门口的陆衍笑:“衍少爷,您回来了。”

    陆衍理都没理他,慢慢地走了进来,脸色冷冽得可怕,他扯了扯领结,似是有些烦躁。

    程管家安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强求是没有好结果的,您还记得么?三年前,言小姐离开的时候,有多伤心,又有多伤身,您如果真的爱她,您还舍得伤害她么?”

    这句话,让陆衍的身体微微一震,他心里沉沉,修长的手指却有些颤抖。

    “言小姐这几天的状态比当年好,但不代表,她受到的伤害,会比当年少。”

    陆衍喉结无声地动了动,手指骨节处泛着苍白,薄唇是冷冽的刀锋,他下意识地,往楼梯口的方向看了过去,心脏很疼。

    任谁都能看出他的不舍和痛心。

    陆衍明明很早就回来了,但一直都没跟言喻见面,直到晚上,他才进了卧室。

    言喻正在床头看书,她听到了进来的脚步声,却连头都没抬起,她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下。

    陆衍喝酒了。

    他站定在了言喻的面前,遮挡去了部分光亮。

    他没说话,也不动,言喻也没动。

    好久,他才说话,声音平平,像是没有情绪一样:“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了,是不是,连试一试都不愿意了,对不对,我现在让你难受了对不对?”

    言喻什么都没有说。

    陆衍:“我记不起来,我去看医生了,但是就是记不起来,头很疼。”他喝醉了,才有这么多的话,“言言,你相信我没有杀人么?你会无条件相信我么?”

    言喻还是没说话。

    陆衍脚下一个轻轻的踉跄,忽然就朝着言喻倒了下去,一个大男人,又是喝醉了酒,力道重得很,言喻皱眉。

    但言喻也没推开陆衍。

    陆衍近距离地看着她,漆黑的瞳仁里全都是她的身影,他的全世界里就只有她,他眸光微动,眼里的光几乎要灼伤言喻。

    言喻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她抿着唇,手指犹豫了半天,还是贴上了陆衍的脸颊,然后一根一根手指,慢慢地放了上去,描摹着他凌厉的轮廓,在他的脸上感受到了,粗糙的胡茬,透着些微的青色。

    言喻眼眸很沉静,看到了陆衍眼睛的深处。不等她开口说话,陆衍眼里的光泽忽然浓密重染了起来,他一低头,就重重地咬在了言喻的唇上,他的气息落在言喻的脸上,低低的,灼热的,他微微喘着气,力道越来越狠,带着恨意一样,不顾及言喻

    的想法,像是要将言喻吞噬下去。

    言喻下意识地想甩开他,但不知道为什么,手上的力道僵持了下,微微有些松懈,一下就被陆衍抓捕到了,仿佛刺激了他一样。

    他喷洒着沉沉的酒气,粗暴地扯开言喻的浴袍,浴袍的领子原本就系得不紧,被他一扯,瞬间就松开了。

    他粗粝的手指重重地划过了她的锁骨,掐了下去。言喻的反应跟不上他,什么都做不了,整个人都被他抵在墙上,他的眼神时而清醒,时而复杂,时而冷冽,大约是喝了酒,他手上的力道一点都不轻,言喻皮肤又娇嫩,很快就被掐出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触目惊心。

    他埋头在了言喻的锁骨间,呼吸很重,很沉,很热,似乎还有隐约的湿意落下,言喻感觉有点痒。

    他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两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却感觉一股沉闷压迫着他们,夺取他们的呼吸。

    陆衍眼眸里流动的东西太过深沉,太过难以看懂。

    言喻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道抓痕,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狰狞刺目。

    好半晌,两人才平息了下来,留下的是无望的安静,言喻说:“陆衍,我们分开吧。”她的语气是平静的,慢慢的。

    比起争吵,所有人更怕的应该是平静。

    因为争吵代表着还有期待,而平静,却就是已经放弃了所有期望。

    陆衍手上的动作渐渐用力,他一言不发,沉沉地压着言喻,好久好久,久到言喻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才有一个沉重的音,从他的喉间滚了出来。

    “好。”

    明明得到了言喻想要的答案,言喻的心,却更加沉了下去。这一夜,两人都没动,似是比以往都更加亲昵,晨起的时候,言喻看到了陆衍的眼睛,他更像是一晚都没怎么睡,红色的血丝遍布,光线穿透了纱帘,照了进来,又长又黑,此时他的眼眸是言喻见过的最

    漂亮的纯黑。

    言喻的心尖颤了一下,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脆弱。

    他脸上没有表情,最后一个吻,一个告别的吻,落在了言喻的眼皮上,她能感受到他薄唇的弧度,他能感受她眼睛的鲜活。

    陆衍先下床,他光脚踩在了地上,言喻也跟着掀开了被子,她的脚才悬在了床沿,正想找自己的拖鞋,找了半天没看到,陆衍的手上忽然就拿了双拖鞋,他站定在言喻的面前,慢慢地蹲了下来。

    在言喻微微震惊的眸光中,托起了她的脚,慢条斯理地,垂着眼眸地,给她穿上了拖鞋。

    房间里有些死寂。

    言喻的脚被陆衍捧在了掌心里,她蜷缩了下脚趾,能感受到的就是,陆衍已经放下了他所有的傲气。言喻眼眶微微热,她仰起头,把即将流出的眼泪,压制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