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魔尊〕〔最强万界大穿越〕〔大唐烟雨〕〔楚先生的甜宠娇妻〕〔系统之屠仙灭神〕〔木叶之旗木家的快〕〔异世界厨仙〕〔红色莫斯科〕〔宠后多娇:昏君养〕〔异鬼之下〕〔陛下免礼〕〔路过漫威的骑士〕〔率性道医〕〔邪魅鬼医:纨绔大〕〔覆汉〕〔汉末之吕布再世〕〔阻道者杀〕〔都市修仙狂仙〕〔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刀客的位面之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报告总裁,胖妻有喜了 第335章 大结局下(2)
    ,!

    陆疏木牵着小星星的手,要走到园子里。

    言喻叫住了他们,她蹲下来,给陆疏木戴上了厚厚的帽子,又给小星星一圈一圈地围上围巾。

    小星星笑得眼睛弯弯。

    言喻嘱咐:“玩一会就进来,别太久了,会着凉,等会要记得进来吃饺子。”

    “知道了妈妈。”

    言喻站起来,微微笑着,看着三个孩子的身影,笑了起来,她就站在了落地玻璃窗处,玻璃窗上倒影出了繁华灯影缭乱的夜色。

    秦让正在捏饺子,他扬了扬眉毛,笑意舒展:“言喻,你把饺子拿去下了吧。”

    言喻应了声,走了过去。

    两个人相视一笑。

    吃完了饺子之后,言喻给三个孩子包了红包,一个个分发过去,秦让也准备了红包,把小星星开心得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马上就要到凌晨了。

    言喻轻轻地呵口气:“秦让,你今晚不回去,伯父伯母不生气?”

    秦让无奈:“你现在才记得问我这个问题?我爸妈没空管我的,我现在就是不受欢迎的孤家寡人,他们为了不看到我,已经选择了出去旅行,享受二人世界了。”

    言喻笑了笑。

    小星星忽然大声喊:“妈妈,你看烟花!”言喻看向了窗外,伦敦的天气难得没有雨雾,夜空是黑色的丝绒布,上面落满了黑色的碎钻,这里禁止燃放烟花,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烟花,在天幕之中绚烂绽放,映亮了言喻的眼睛,照亮了天幕

    ,也仿佛照亮了这时间所有阴霾。

    玻璃窗上有雾气,隔着窗雾看着烟花,烟花也变得有些模糊,晕开了细小的光泽。

    言喻微微笑着,眼睛是亮的,漫天的繁星都不如她的眼。

    烟花即将燃尽,应该是最后一个烟花了,迅速地蹿上了天空,炸开,是一个爱心,再然后,是言喻的名字。

    言喻倏然眸光就定住了,她凝视着烟花,一动不动。

    小星星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啊!妈妈,是有人给你放的烟花。”

    秦让心里叹了一口气,含笑看着烟花,秦南风仿佛知道他的想法一样,安慰一般,抱着他的腿。

    秦让柔声:“是他吧。”

    言喻的眼前渐渐模糊,她想,时间差不多了,那边的事情,也该解决得差不多了吧。快到零点的时候,言喻去厨房拿东西,厨房外的院子里,有个黑影站立着,几乎要融入夜色的浓郁之中,他的脚边有着散落的烟头,他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点燃了的香烟,他重重地吸完最后一口,吐出烟

    雾,捻灭了烟头。

    看到厨房有个袅娜的身影出现,他双手撑着栏杆,利落地翻窗进来。

    言喻一打开厨房的灯,就看到了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戴着一顶鸭舌帽,压得有些低,只看得到他棱角分明的下颔线条。

    言喻的动作忽然停顿住,怔怔地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慢慢地摘下了自己的鸭舌帽,露出了一双漆黑的深邃的眼眸,眼尾微扬,是男人间少有的漂亮的眼睛。

    笑起来的时候,风流多情,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冷冽凛然的,透着森然的寒意。

    言喻眸光不动。

    男人的唇慢慢地勾起,漆黑的眼睛里,倒影的都是言喻,只有她,也就只有她。

    言喻以为自己很平静,但是,她的眼前慢慢地有些模糊了。

    陆衍的喉结滚动,眼眸深邃,他说:“言言,我回来了。”

    言喻也笑,淡淡地道:“事情解决完了?”

    “嗯。”

    敲,外面响起了小星星奶声奶气的喊声:“新年快乐!妈妈,你快点出来,又放烟花了。”

    剩余的声音,被烟花声模糊了,听得不太真切。

    陆衍往前了几步,将言喻拢入了怀中,厨房中,暖光下,男人单手扣住了女人的后脑勺,女人紧紧地贴在了男人的身前,他们在接吻。

    他的眼皮半垂着,有些懒散,又有些含笑,似笑非笑,深深地嗅了嗅言喻身上的气息。

    言喻心跳紊乱,脸颊嫣红。

    而厨房的门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影,秦让看言喻这么久没出来,就过来看看,他看到厨房内温馨的情景,眼睫毛轻轻动。

    然后,懒懒地靠在了外面的墙上,单腿支撑着,垂眼笑。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的,言喻和陆衍没有真的分开,他们就只是商量着,让彼此更好,就等着陆衍揭开所有的秘密,清理完所有不安定的分子,他们就重新在一起。

    他这半年和言喻相处的时间很多,但言喻完全不给他任何的暧昧机会,她很早就告诉了他,她和陆衍是约定好了,才分开的,很快就会重新在一起。

    他当时很奇怪,因为他知道言喻是因为程辞的死,才和陆衍重新分开的。

    言喻说,她知道一点点事情,也似乎靠近了真相,但程管家肯定知道真相,所以她和陆衍为了麻痹程管家,也为了让陆衍能有个安心的环境,所以干脆分开了,要让程管家相信他们分开,真的很不容易。

    她那时笑了笑说,大概陆衍的伤心是真的吧,毕竟要不知道何时才会重新复合,因为不知道何时才会解决完一切。

    秦让笑意有了些许落寞,在这大年夜,他忽然心里空荡荡的。

    言喻和陆衍有了信任感,才敢这样,那么他什么时候才会有彼此信任的人?

    厨房内,陆衍贴着言喻的耳畔,濡湿的,他的拇指在她的后颈摩挲着,轻轻地揉了揉。“程辞的死是个意外,是姜舟墨惹来的麻烦,程辞帮他解决,我出现在那儿,也是程辞喊来的,我和程辞的确起了矛盾,也拿着枪互相对峙了,我也开枪了,程辞中枪,我的身上也中了枪。但最后程辞是因

    为姜舟墨开车带着受伤的他,躲避仇家,车祸去世的。程辞让我去纽约,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或许他是真的想要我死,程管家和姜舟墨都是第三人,他们的复述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

    真相太遥远了,也太模糊了,谁也不是上帝,谁也没有上帝之眼,谁也无法再现当时的情形。

    “姜舟墨是程管家的孩子。”

    最后的这一句话,能解释很多很多的疑惑点了。

    程管家的隐瞒,程管家的销毁证据,姜舟墨的模仿程辞。

    其实程管家没有他想得那么无私,那么爱程辞,那么爱程家,大抵世人难逃血缘亲情,他还是会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程管家的身体不是很好了。”

    “嗯。”

    窗外树影摇曳,远处,烟花绚烂。

    屋内,人影重叠,满目明亮和温暖,灯影轻晃。正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