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异世的领主大〕〔蔺先生,一往情深〕〔网游之霸血三国〕〔穿越六十年代之末〕〔血色雄鹰〕〔为美丽的舰娘献上〕〔我的学姐超可爱〕〔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墨少,亲够了吗〕〔妃常本色:嫡女驯〕〔美女总裁的妖孽高〕〔重生异能影后:男〕〔神级农场〕〔意气诀〕〔废品帝国〕〔惹火甜妻:老公大〕〔高冷大叔,宠妻无〕〔崩坏开始的生活〕〔毒医娘亲萌宝宝〕〔神棍夫人:夫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富帅爱上傻白甜 第120章 威胁
    丁河早已面目凶恶的站到了兰香的面前,这次庆幸的是他没有立即挥舞他那双罪恶的拳头,而是,用他河东狮吼般狂躁的嗓音叫嚣着:“你再敢说一句,再说一句我就打死你!”

    他们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兰香紧紧地将女儿揽到怀里,这一年他们的女儿已经十多岁了。

    一个小女孩,十几岁的年纪,她的天空仍然是灰暗的,她也从没活出过一个小女孩的娇气来,有的仅仅是令人怜悯的唯唯诺诺。

    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年了,大学毕业后在外面找到了工作,一个人打拼,如今,也有了稳定的收入,一年只在春节的时候回一次家,他似乎并不眷恋这个家。

    兰香抱着吓哭的女儿,一句话也不敢再说,甚至连气都不敢出了。

    丁河骂着,突然又迅速的折回自己睡觉的房间,很快,从里面传出砸碎东西的声音,仔细听,便可以知道,那是录音机磁带被砸碎的声音,他甚至还上去踩了几脚,地上很快便狼藉一片了,屋子随即也安静了下来。

    兰香和孩子多么希望这种安静能一直持续到天亮,然而,这个并不算高的期望,很快也变成了一种奢望。

    不一会,丁河又打破了这片静谧,他再次从自己的房间里冲出来,质问道:“你凭什么那样说我啊?谁给你的胆子!”

    他用愤怒的似乎想要吃人的凶恶的眼神死死盯着兰香。兰香吓得身体不停哆嗦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感觉自己此刻就像站到了悬崖边上,不回答,就会立马被推下悬崖,摔个粉身碎骨,她有些不知所措了。似乎为了保命,她现在能想到的只有求饶。

    “孩子他爹,你就看在孩子的份上,饶了我吧,是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兰香低声下气的央求着。

    丁河听完,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似乎在掂量着兰香的这句道歉是否能安抚他愤怒而狭隘的内心,他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你说错话了,你伤了别人的心了,你知道不?”丁河很快便又狂躁起来。即使兰香低声下气的认了错,也不能使他的怒气消解,他的眼神里仍透着凶恶,似乎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是跟他有着深仇大恨,是让他积怨已久的仇人,而绝不是至亲的家人!

    “话我已经说出口了,也收不回去了,你说让我怎么死吧?”兰香面对不依不饶的丁河,怒火也瞬时冲上了心头。

    “啪啪”两个大巴掌重重的扇在了兰香的脸上。

    “你这个臭女人,我让你嘴硬!”丁河一边动了手,一边气急败坏的骂道。

    “你打死我吧!你打死我吧!在你们家,我迟早是要死在你的手上!”兰香愤怒的狂叫起来,她实在无法承受了,哭着喊了出来,身旁的女儿被吓的嚎啕大哭。

    丁老头听到动静,来敲他们的门,他在门外喊道:“你们又闹什么呢,大晚上的,还不赶紧睡觉!”

    兰香的女儿赶紧下床,想去给她的爷爷开门,丁老头此刻就像小女孩的救命稻草一般,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丁河却立即阻止了她,骂道:“你要敢去开门,我一脚踢死你!”女儿吓的缩了回去。

    丁老头又叫了几声,可是,没有人给他开门。他又在门口站了一会,见里面听不到什么动静了,便回自己屋里睡觉去了。

    丁河又骂了一阵,应该是累了吧,终于,也回屋睡去了。然而,兰香抱着女儿,竟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她很怕丁河再次突然的冲出来,她感觉到自己的神经时时紧绷着,一刻都不敢放松。

    这一夜,总算是熬了过去,它就像一场噩梦,只因太过真实,而令人禁不住瑟瑟发抖。

    第二天,天才微微亮,女儿就早早的起床准备去学校了,刚出了大门口,丁河便跟了上来。他叫住了女儿,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到了学校好好学习,别管家里的事,大人之间的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他似乎是在为昨天晚上的风波安慰女儿,然而,他的这些话对已经受到伤害,尚未成熟的心灵又能起到多少宽慰的作用呢!

    钉子镶到伤口上,即使被拔了出来,是否就不会痛了呢?至少洞还是在的吧!

    女儿沉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爹,无声的点头,随后,便大步的跑开了。她似乎是在逃离,这个没有温度的家,又怎能不让她恐惧,这个家有何处值得她留恋呢!

    女儿在学校过着平静而单调的生活,她没有什么朋友,仅有的同伴,也只是在上学,放学的路上陪她走一段,其它的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她似乎更喜欢独自待着,发呆,做梦,那才是她的天空。

    这天,同伴又邀她中午回家吃饭,她从来都是没有什么主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次,也是一样,即便她并不想回家,只因别人的招呼,她也就顺从了,她的家庭教会了她服从,似乎只有服从,她才能感受到身心的安宁。

    丁河的女儿在刚出生的时候,听说是很受欢迎的,丁河做梦都想要个女儿,他想着女儿一定会跟他亲,女儿是娘的贴身小棉袄,定然也能成为爹的小棉袄,他给女儿起了一个幸福的名字,叫小娇,他以为女儿在自己的百般苛护下,一定会生活的很快乐,很幸福。然而,他做人的秉性没有给女儿的生活带来丝毫的幸福感,在他平日里为家庭营造的紧张而压抑的氛围下,致使女儿小小的年纪就活在了无尽的煎熬中。

    小娇和同伴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一路上也没有说几句话,小孩子爱说爱闹的性格,在小娇的身上,竟找不到分毫。学校距离她们的家并不算太远,骑车不过20分钟上下,她们便能到家。还没等下来自行车,小娇就看到自家门口围满了人,还有一顶纸糊的花轿放在门口的地面上。她看到了她的爹,穿上了白色的孝衣,不一会,她娘也出现了,跟她爹有着一样的穿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武道大宗师〕〔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空间种田:冷酷王〕〔凌天至尊〕〔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