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神医兵王〕〔钱疯子赚钱〕〔重生有毒:狂妄军〕〔大侠上位〕〔毁灭木叶之佩恩霸〕〔天阿降临〕〔第一宠婚:顾少,〕〔绝天武帝〕〔武人无敌〕〔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娇女有毒:腹黑王〕〔美漫丧钟〕〔末世超级神机〕〔使魔异界行〕〔我在洪荒打钱〕〔能穿越漫威的大奥〕〔自然大玩家〕〔邪恶总裁深入宠〕〔高能优质偶像〕〔食鬼猎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噬心缘 第四章 水依莲
    ..噬心缘

    在天明踏进水家姑娘的闺房后,一道酥麻的声音便从一张薄薄的屏风传来,天明循声望去,只见在灯光的倒映下,一道窈窕性感的身影缓缓站起来了身,扭着妖艳的步伐朝天明走来,在这暧昧场景下,无时无刻都在撩拔着男性的原始本能。

    不到几个弹指间,水家姑娘走出了屏风,整道风采不由呈现在了天明眼前,如玉脂的肌肤,线条分明的身材,妖媚的面容,并且穿着也是极其性感,不过天明的视线并未被眼前的尤物所吸引,而是看向了闺房角落处的一双男鞋,嘴角处也不由爬上了一丝邪媚的笑容。

    “在下水依莲,见过相公。”水依莲走到了天明身前,用那酥到男人骨子里的声音轻轻说到。

    “现在叫相公,是不是早了点?”天明嘴角处那么邪媚笑容不减。

    说实在,天明本身就是一俊俏之人,如今再挂着这抹邪媚的笑容,着实也对女性有着巨大的吸引,这水依莲一见到天明本身就眼含春意,如今被天明这笑一勾,直接双手勾住了天明的脖子,撩拔尽显在天明耳边轻轻吹着热气说到:“咯咯咯~这两家才刚定下婚事,公子就迫不及待来看望奴家了,难不成公子是要先做了着相公之实,才愿意被奴家称为相公吗?”

    而天明却是拉开了绕着自己脖子的双手,在水依莲有些惊讶的眼光中淡然说道:“我过来,是想问问你,这场婚姻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父亲的意思?”

    刚刚天明拉开自己双手的动作,着实让水依莲有些惊讶,水依莲自信这天地下没几个男性能淡然面对自己的撩拔,听到天明的问话,情知自己的父亲今天是给了其刁难,还以为天明是为此发起了小脾气,不由咯咯一笑,双手一摇,轻柔的外套从她玉脂般的肌肤滑落而下,只剩几块轻纱薄料遮住了私密处,也是隐隐若现,再次挂上了天明的脖子,如情人般在天明耳边呢喃呓语:“奴家早已对公子心生爱慕,所以才求父亲订下了这门婚事,公子如若不信,奴家今晚便可与公子行了这夫妻之实,以了却奴家的相思愿。”

    这次天明并未再次推开水依莲,而是在俯过身子在她耳边说道:“你真的喜欢我?”

    “是的。”见天明并未抗拒,还以为天明就这样自己吃住了,水依莲眼中浮现出得意的神情。

    “那么,请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

    .........

    这下,水依莲可真答不上来,直接被天明后问得愣住了。

    “哈哈哈哈,”见到水依莲答不上来,天明大笑起来,从水依莲的怀抱中脱离出来,淡淡瞥了一眼水依莲,随后转身朝门外走起,威严说了一句:“跟我来。”

    “不可能,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废物,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在触碰到天明的那一瞥眼神时,水依莲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心底一个声音不断在重复着,让水依莲眼中挣扎起来,因为阅人无数的她,非常清楚,只有高等生物看待低等生物的时候,才会出现那种眼神,而这种眼神,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废物身上?..

    本来以水依莲的高傲性子,是断然不会听一个废物的话,不过天明刚刚那一瞥,带给了水依莲浓浓的好奇,挣扎一会后,就追随着天明的脚步而去,等看到天明的身影后,此刻天明已经静静耸立在一处凉亭内,轻轻摇曳着手中的折扇欣赏这眼前的美景,听到背后脚步声响起,天明也没有回头,而是合起了折扇,指向前方:“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湖水,游鱼,白鹅....”水依莲走到天明身边后接到。

    “错了,这是自然。”而天明始终都没看一眼水依莲,“万物始为一,而这一便为自然,即是自然,当有规律,而这规律就非常有趣,现在这一幕看起来是多么美妙和谐,但是这湖上表面悠游的白鹅或许只是想把这湖里的游鱼当作美餐,也或许,这湖里看起来无害的游鱼早已伸出了尖牙准备扑上这湖上的白鹅,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有的人像湖里的游鱼,有的人又像湖上的白鹅,而我,却更喜欢此刻的自然,安详,淡雅,如果有人来破坏的话,或许我会就是这一望无际的湖水,一个念头,便能毁尽所有.....”

    天明说完后,便扭头看向了和自己并肩处的水依莲,嘴角那么邪媚的笑容更甚,带着不容置疑的声音盯着水依莲说道:“那么,你会想破坏此刻的宁静吗?”

    被盯着的水依莲早已是满脸震惊,惊讶的小嘴始终微张着,如果说,从别人口中传来天家花瓶能说出来这番话,水依莲只会一笑了之,权当是天家废物从那里学来唬人的,不过今天由着天明亲口说出来,尽管天家的儿子是个花瓶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但是阅人无数的水依莲从直觉深处告诫自己,对方是有着很深的自信,而且是来源于庞大实力的自信..

    直到良久后,才缓过神来,水依莲懊悔说道:“或许从一出生,我就错了,不,是我们都错了,因为直觉告诉我,我和你的婚事才是最正确的,只不过它迟了,而且迟了很久....”

    听到如此回答,天明才收回自己的眼光,再次打开折扇摇曳起来:“既然已经迟了,那就把它取消掉吧,想必你心中有了人,就已经不够资格做我真正的夫人。”

    “你怎么知道我心中有人?”水依莲再次被震惊,有些失声说道,不过天明并未再回答,水依莲只好自嘲般的自言自语:“连世界都被你瞒了,还有谁瞒得过你...”

    “可以借你肩膀靠一靠吗”突然,水依莲有些悲凉的对天明说到,这也怪不得她,就那么几句话,颠覆了她整个世界观念,而现在她发现,其实最美好的,她最想要的,就在她眼前,而她却永远无法再触碰到。

    “以什么身份?”天明淡然问了一句。

    “以一个可怜者的身份。”水依莲期盼得看着天明,此刻她的眼中早已失去了得意和轻佻,对天明有的只是深深的眷慕。

    天明只好点了点头,水依莲不由一阵欣喜,心满意足靠在了天明的肩膀,默然陪伴着天明享受着这一份宁静,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水依莲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坚定:“我还是要嫁给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