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神医兵王〕〔钱疯子赚钱〕〔重生有毒:狂妄军〕〔大侠上位〕〔毁灭木叶之佩恩霸〕〔天阿降临〕〔第一宠婚:顾少,〕〔绝天武帝〕〔武人无敌〕〔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娇女有毒:腹黑王〕〔美漫丧钟〕〔末世超级神机〕〔使魔异界行〕〔我在洪荒打钱〕〔能穿越漫威的大奥〕〔自然大玩家〕〔邪恶总裁深入宠〕〔高能优质偶像〕〔食鬼猎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噬心缘 第五章 错误的决定
    ..噬心缘

    “你说什么?”耳边传来水依莲的话语后,天明侧过头看向了水依莲,冷冷说道:“难道你想打搅这份我理想中的宁静吗?”

    呱~呱~

    天明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煞气将湖中的白鹅全惊飞了,水依莲也是被震得蹭蹭退了几步,眼中的慌乱显而易见,不过立马被她强压了下来,挤出一丝牵强的娇笑:“嫁与公子,乃是双方生父而定,可由不得小女子做主。”

    不过天明并未再接话,而是静静的盯着水依莲得眼睛,宛若在直视她的内心一样,此刻整个世界仿佛都被定格了,周围之前杂乱的虫鸣声也安静下来,只听到水依莲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哎~”良久之后,天明才移开眼神,如菩萨怜悯世人般叹息了一声,打开了折扇一边摇曳着一边朝门外走去,并且悠悠念道:“我本一悠闲人,平日只想抚琴品茶而度,却奈何未得缘一字,总有俗尘扰心啊...”

    待到天明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水依莲才猛然吐出一口气,浑身瘫软下来,只见马上摔落地上的时候,一个男子闪了出来抱住了水依莲,看清楚男子的面容后,水依莲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厌恶,不过嘴上却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柔声说道到:“你来了啊?”

    不过男子并未发现水依莲眼底的那丝厌恶,痴迷得看着怀中的美人,关心说到:“你怎么了?好好突然怎么会晕倒?”

    被男子这么一问,水依莲回想起天明离开时候那如地狱魔神般的眼神,娇躯再次控制不住颤抖了一下,早已经湿透了的后背溢出冷汗,急忙开口问道:“你刚刚感觉到天家小子身上有没有什么灵气波动?或者武阶层次的吗?”

    “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灵气波动,况且刚刚我用气感观察了他一遍,真的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废物。”男子那不屑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

    听到男子称天明为废物,不知为何,水依莲对其的厌恶更盛,挣开了男子的怀抱,呆立在一旁看着天明离去的方向,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安,总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错误极深的决定,不由再次问到男子:“你真的确定天家小子没有任何武阶层次?有没有可能被什么法宝隐藏了?”

    “我确定,那小子就是完完全全的一个废物。”男子给出肯定的答复。

    “哦...”没有听到理想中的答案,水依莲简单应付了一下男子,随后就朝自己的闺房走去,直接找了个借口将满脸淫邪尾随而至的男子关在了门外,静静思考中与天明相处的时间,虽然不久,但在水依莲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

    没有任何武阶,那他这份强大的自信到底来自何处?一个被世人称为花瓶废物之人,那无与伦比威严的上位者眼神,又是如何拥有?还有一怒百兽惧的气场,这只有一些武阶大能才有的法则,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未遇到天明前,水依莲以为自己深深的了解男人,以此将众多男人玩弄与股掌间,而且也确实如此,不过在遇到天明后,水依莲发现这个人就是一个谜,自己永远都无法猜透,每当想起天明那地狱魔神般的眼神,水依莲的直觉告诫自己放弃计划,但是欲望又让她挣扎着,直到天大亮后,皇宫的景象浮现在眼中后,水依莲的眼神突然疯狂起来,呢喃说道:“天家废物,你只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凭什么和我水依莲斗,什么狗屁自然,什么狗屁湖水,我看你就一个只会唬人的花瓶罢了,等老娘夺下了这座江山,就把你这花瓶收纳为第一个宠男!”

    在水依莲下定了决心后,天明与灵儿却是耸立在一处山巅上,一同欣赏着朝阳升起,聆听着万物复苏的声音。

    突然起了一阵山风,灵儿拿出一件披风为天明围上,寄了个结后灵儿靠在天明胸膛上轻问道:“主,你昨晚动气了吗?”

    山风把天明的披衣吹得猎猎作响,或许由于是清晨,有些微凉,感觉到了怀中灵儿有些颤抖,天明拉起披风的一角把灵儿围抱住,有些无奈回答道:“是啊,有时候一个人错误的决定是关乎着一群人的生命,而在昨晚,就有人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主,这水家想与你联姻,无非就是想吞了天家的产业,好与皇族扳扳手腕,这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成了,我天家为其奴,不成,天家难逃皇族计较,她这是要置天家下火池啊。”灵儿微微抬头看向天明担忧说道。

    “是啊,灵儿可真聪慧。”天明溺爱摸了摸灵儿的头,嘴角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不过眼中却没有任何烦忧之意。

    “讨厌,这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好不好。”虽然知道主这是故意在逗趣自己,但灵儿还是羞涩得低下了头,在天明怀中撒了会娇后又问到:“主,你说老爷他为什么会答应这门婚事,难道他真的就是一心想着要给你庇护,没有看出来吗?”

    听到这个问题,天明眼中闪过一丝哀伤,顿了顿后带着意味深长的语气呢喃道:“或许,父亲他也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吧....”说完后便望向天空沉默起来。

    灵儿也情知此刻不能打搅天明,所以干脆如同一只猫咪一样卷缩在天明怀中不再言语,因为对于灵儿开说,哪怕天塌下来,只要自己在天明身边就够了,只是心底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主老喜欢这样望着天空,那里到底有什么?”

    陪灵儿在山巅处度过清晨后便回到了家中,刚到门口就听侍从说父亲在等他,天明只好走向天将军卧房,一进屋就听到天将军的声音传来:“昨晚在水家没受什么委屈吧?”

    “并没有。”天明行了一礼后答道。

    在听到天明的回答后,天将军却沉默了下来,其实身处官臣世家多年的天将军怎么会不了解其中的规则,在这里面,弱者只有被嘲笑的份,怪只能怪自己的这个儿子无能,生错了家庭,而且天明那一脸的风轻云淡样子,让天将军感到自己的儿子是习惯了被嘲笑,更甚心痛,却又无力改变,只能心中叹气..

    就在父子两人互相对视不语的时候,门外突然砰的响起一下踹门声,随后一道娇喝响彻在天家大院:“天明,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娶水家那个破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