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上崛起〕〔给前任他叔冲喜〕〔娇妻的谎言〕〔军师做主〕〔阴阳巡狩〕〔萌宝36计:妈咪,〕〔天才娇妻:总裁大〕〔权臣有位逃妻〕〔第一宠婚:墨少的〕〔炮灰逆袭:师兄,〕〔萌师在上:逆徒别〕〔萌师在上:逆徒别〕〔圣皇起源〕〔萌师在上:逆徒别乱〕〔Boss腹黑:影后,〕〔恐怖修仙世界〕〔素月天娇〕〔将门独女〕〔学霸的星际时代〕〔隐龙惊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 第一百零一章 彪悍的女配(求首订!)
    “算了,小的怕公子生气扣小的工钱,还是不说了。”柳乔瞄了一眼白连华后,低下头比手指。

    等了一会儿,白连华还是没反应,柳乔抬头,就看到白连华正一边优雅地喝茶,一边好整以暇地斜睨着她。

    对上她的目光,白连华放下茶杯,“说罢,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什么叫“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这句话听着咋这么暧昧别扭不爽捏!

    柳乔深呼吸一口气,决定早死早超生,“公子,那盆君子兰,大概可能应该被我养死了……其实小的也有好好给它浇水施肥,可不知怎的,它就、它就不枯萎了……”

    “我记得当时我给柳护卫那盆君子兰的时候,说过……”

    怕白连华说出令她心痛的惩罚,她赶紧扯住他的衣袖,阻止他说继续下去,“公子,小的本来就不会养花,让一个不会养花的人去照顾一盆君子兰,结果不是显而易见嘛!公子,看在今天是我们第一天在一起的份上,你就不要计较了好不好?”

    磨了很久,白连华最终同意不计较君子兰的事了,她又在那里待了一会儿,见白连华也没什么话对自己说,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

    心情很好的哼着小调回到房间,关上门,柳乔就上床打坐练内功。心情十分舒畅愉快,以致练内功也很顺利,今晚竟有了一个小小的突破!

    晚上,柳乔嘴角挂着笑容去会周公了。

    柳乔一夜好眠,白连华却恰恰相反,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好不容易睡着了,下半夜却做了一个梦。

    梦里柳乔,轻纱薄衣,曲线若隐若现。

    “公子,你不是说喜欢我吗?好啊,今晚我们就圆房,公子你说好吗?”

    这是与平日全然不同的柳乔,魅惑勾人又透着冷艳媚骨。

    梦里的他,被柳乔逼在一个角落里,进退不得。

    面对这样的柳乔,他应该嫌恶,可是莫名的,心里却有些期待,身体某处还可耻产生某种陌生的异样感。

    的确他说过,他喜欢她,可那是在他冲动之下说出的,并不代表他真的喜欢她。要他和她圆房,不可能!

    然而,柳乔根本不理会他的拒绝,一张涂得艳红的血盆大嘴慢慢在他眼前放大,朝他逼来……

    别逼我!白连华手中积聚力量正要把柳乔弹开……

    醒了!

    他望了望外面,天还是刷黑一片,不多久更夫的鼓声在外面响起,五更天了。

    对白连华来说,刚才就是一个噩梦,可是身下的异样却提醒着他,并不完全如此。

    这是每个男子都该有的经历,白连华早就预想到会有这天,他不奇怪,令他奇怪的是做梦的对象。

    不知是不是柳乔的错觉,最近白连华看她的眼神总有些怪怪的,感觉怪渗人的。

    不过,幸好白连华很快恢复正常,气氛也总算不再那么压抑了,柳乔也可以正常的呼吸空气,不用再那么小心翼翼,唯恐不小心就点燃了白连华的炸药包。

    由于每天早上都要跟着白连华早起,柳乔也习惯了。

    这日,送白连华去上班后回来柳乔还是很精神,一点睡意都没有。

    躺在床上,柳乔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津津有味地看小说,好不惬意。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中午吃完了饭,到外面走廊走走,总不能天天在都窝在房间里不是。

    现在已是暮春,很快就要进入夏天了,天气也渐渐开始燥热起来,再加上现在是正午,不用说,热得不行。

    从房间出来没多久,柳乔就热出一身汗。

    没有散步的兴致,柳乔就从屋里拿来一张小马扎以及一把小扇子,坐在小马扎上一边扇风,一边看着院内的景色。

    她和白连华同住一院,白连华的院子自然是最好的,以至于她也跟着沾了福。

    只见院内栽着几颗大树,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还种许多花草,花草的芬芳飘荡在空气中,清香怡人。

    柳乔看着不远处的大树,突然起了兴致,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子朝一颗大树掷去,正好定住一只正要往上爬的虫子。

    柳乔比了个“耶”的手势,看来她还没有完全生手。

    于是,柳乔就这样开始自娱自乐的玩了起来,不亦乐乎。

    又一次扔出手中的石子,正中目标――一片落叶,树叶被石子钉在树干上。

    “好!”突然,院门口传来一道拍掌叫好声。

    紧接着,身穿一袭藕色抹胸长裙,外罩一件同色薄纱,手拿标志性团扇的李晴从院外走了进来。

    她的身后跟着一位侍女帮她打着伞遮阳,除此之外,还有两位侍卫跟随,而管家也恭敬的在一旁时刻等候吩咐。

    “认识姑娘这么久,未曾想姑娘还有如此绝技,本宫真是惊喜万分啊!”

    一看李晴来了,柳乔赶紧站了起来,走到人面前行了一礼,待李晴让她起身后,她才答道,“公主谬赞了,只是雕虫小技罢了,不值一提。”

    “你下去忙吧,这里有这位姑娘陪本宫就好。”

    管家应是,吩咐院里的下人好好招待贵客,他就退下了。

    到了走廊,李晴吩咐正在收伞的侍女和后面的侍卫在外面等着,就拉着柳乔进屋。

    李晴似乎对柳乔的房间很感兴趣,一个劲儿地看个不停。柳乔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小心地陪笑道,“公主,小的房间简陋,恐怕公主会不习惯,要不我们去大厅好了?”

    “无妨。”李晴接过茶,坐在椅子上,“姑娘此处简洁干净,甚好甚好,不用麻烦去别处了。”

    余光瞥见柳乔还站着,李晴这才开始不悦,“怎么几天不见,姑娘和我倒是生份了不少。”

    见柳乔识趣的坐下后,李晴才满意,眼底的不悦之色才退去,换成了与多日不见的朋友见面时,那种欣喜兴奋的色彩。

    “我上次说过,过几日便会来找你,不过前些日子出了一点事,迟迟没来,姑娘你不会介意吧?”

    柳乔当然是果断的摇头啦!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天,大多数是李晴在说,柳乔在听。

    说实话,柳乔现在有些困了,可是又不能在李晴面前失态,只能强忍着睡意,继续听李晴说下去。

    “上次我派人送你的补品吃了吗?对你身体很有作用的哦。”

    柳乔刚想摇头,又想到她来那事那几天吃的补品,原来是女配大人派人送过来的啊!她还想说,白连华怎么会如此舍得呢,原来如此。

    柳乔点头,“很好吃,谢谢公主。”

    闻言,李晴咯咯的笑了,随后的她的关注点又放在柳乔的称呼上面。

    她老早就听不惯柳乔总是叫她“公主公主”的了,她看柳乔顺眼,就是因为她不像其他人那样惧怕她,她想她和柳乔之间,应该是那种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姑娘,话说我们认识了这么久,还没正式相互介绍呢!现在从我开始吧,我叫李晴,李树的李,晴天的晴,以后私底下可不必称我为公主,叫我名字即可。”

    “我叫柳乔,柳树的柳,乔木的乔。”

    相互介绍完了,两人相视一笑,关系似乎也近了不少。

    “对了,你也不必再自称小的,太生份了。”

    “是,公……”接收到李晴一个不悦的眼神,柳乔赶紧改口,“是,李晴。”

    “柳乔,前些日子我府中新进了一个美人,我带你去瞧瞧。”李晴对柳乔眨了眨眼,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虽然柳乔和白连华在一起了,但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进一步亲近,就和原来一样,以上下级处之,并没有因两人在一起而改变多少。

    不过,她出府就容易多了,也不怕白连华找茬,只需和管家报备一声,就可以出去了。

    听李晴描述那个美人长得如何俊俏,如何好看,说实话,柳乔有些心动。李晴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她说好看那应该就是好看的。

    终于,李晴盛情难却,柳乔被李晴说动,和管家说一声,她就和李晴出去了。

    到了长公主府,李晴和柳乔来到花园,那里架了个台子,树荫下摆着一张长案,上面摆满了瓜果点心以及美酒佳肴,一看就是早有所准备。

    两人坐下后,李晴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柳乔看了看她,拈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有一群红衣舞姬上台跳舞,曼妙的腰身,雪白的肌肤,妖艳的红唇,如瀑布般乌黑的发丝,血脉喷张的勾人动作,无一不是赏心悦目。

    李晴就一边喝着酒一边和柳乔讨论台上的舞姬哪个脸蛋好看,哪个身材火辣,柳乔也配合,两人臭味相投,也聊也融洽。

    “我就说柳乔你和我合得来,京城的那些个大家闺秀,要不就是唯唯诺诺,要不就是正经过了头。”

    这种容易得罪人的话,柳乔是不敢接的,她可不想留下什么话柄,因此她只是笑笑不说话。

    “重头戏很快就要来了!”李晴在她耳边轻笑一声,很快音乐响起,台上的气氛也变得十分热烈。

    一个轻纱薄衣,只能遮住重点部位,两朵红梅若隐若现的白衣男子走了上来。

    他的五官秀气精致,身材修长挺拔,台子中间立着一根杆子,伴随着音乐,他就围着那杆子跳起了类似现代的钢管舞。

    舞姿勾魂撩人,回眸一个眼神千娇百媚,真真是可以称得上是男妖精!

    柳乔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个男的穿的这么一言难尽,跳的舞也那么风骚……可能是她不好这口,柳乔觉得无比的辣眼睛。

    “柳乔,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美人。怎么样,是一个尤物吧?”

    柳乔点了点头。

    “他名唤相思,是我从芳华园赎回来的,听说还是个新晋花魁,才貌是一等一的好,性子也温顺。不过,我怎么看你好像对这个美人不怎么满意啊?”

    “没有啊,其实,这美人挺好的……可能是我和公、你的审美观不一样吧!”

    “原来如此。”李晴点了点头,“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李晴对她眨了眨眼。

    柳乔脑海中闪过一个形象,“禁欲型的吧,应该。”

    “禁欲?”李晴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个词。

    柳乔这才想起,古代好像没有这么一个形容男人的词,她有些懊恼,怕李晴想到什么地方去,她赶紧解释,“小的所说的禁欲型意思简单概括就是,外貌清淡高雅,个性沉默内敛,高冷的,不为女色所动,看上去就像没**一样的男子。”

    李晴了然的点头,忽然对柳乔一笑,“有意思。”

    听着柳乔的解释,她忽然想到一个人,和柳乔描述的很像,应该就是柳乔所说的禁欲型男子。

    “柳乔,你听说过榜眼郎越子骞吗?”

    柳乔闻言,心里一紧,全身细胞开始兴奋,跟打了鸡血一样。

    来了来了,女配这时候就开始对女主感兴趣了吗?

    “听过。”不仅听过,还见过。

    “他应该就是你口中所说的禁欲型男子。”李晴仔细回忆那天见到独孤嫣的场景。

    桃花漫天,一袭白衣的少年在树下抚琴,浑然忘我,仿佛世间只剩他一人。风微微拂过,白衣翩翩,墨发轻扬,粉色花瓣不及他颜色艳丽,那一刻,李晴只觉得自己恍若置身梦中。

    待一曲终了,琴声停歇,听着周围一片叫好声,她才恍然回神。

    派人过去打听,才知道少年是今年的榜眼郎,虽不及状元无限风光,却也是万般耀眼。

    据下人说,榜眼郎他们那日休沐,出来踏青,恰好来到这片桃林,其中一人诗兴大发,少年给他伴乐。

    回去之后,李晴派人稍稍留意了一下这位俊俏的傍眼郎。

    少年榜眼郎,前途不可限量,许多达官贵人就瞅准了这个女婿,纷纷找媒人为自己的女儿上门提亲,其中还包括了当朝的礼部尚书。

    然而越子骞都一一拒绝了,他给出的解释是,自己已有喜欢的人,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想耽误别的女子。

    一得回这个消息,李晴刚对此人有一丁点兴趣,就被她马上掐灭掉了,心里有人的男人她还不屑有想法。

    柳乔回想了一下,好像女主女扮男装的时候,表现是十分高冷的,就是为了避免与同僚过多接触,减小被人识破身份的几率。

    现在想想,冷若冰霜的女主,再加上她那高颜值,是有几分禁欲的模样。

    柳乔在长公主府过了一个很**很堕落的下午,不仅欣赏了美人,泡了花瓣温泉,还吃了一顿大餐,若不是心里还残存着几分理智,柳乔还真想留在女配这里过醉生梦死的日子。

    到了去接送白连华的时间,柳乔与李晴告辞,打算回白府乘马车去接白连华。

    李晴也不强留,还吩咐人送她回去,只不过在柳乔离开之时,她忽然想起什么,一把扯回柳乔,在她耳边好奇地问道,“你与白修撰之间,怎么样了?”

    柳乔囧,怎么女配越来越八卦了。

    “要我说,你要是喜欢他,就直接和他生米煮成熟饭了,他想跑也跑不掉,若是他不负责,我给你做主!再不抓紧,万一哪天他被谁勾走了,到那时候可就晚了!”

    呃,女配可真是彪悍,比她还彪悍,有时她都觉得女配比她还像一个现代人。

    “多谢提点。”柳乔谢过,李晴见她冥顽不灵,也不再多说,挥了挥手让她离开。

    走了几步,柳乔回头,李晴躺在软榻上,地上跪着一个阴柔俊美的男子,此刻正喂着她吃葡萄,李晴含了葡萄后,揪起地上男子的衣领,反喂给他……

    看到这副**的画面,柳乔强装镇定,脸却开始热了起来。

    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淡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