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狱狂兵〕〔教授破案手札〕〔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娇妻如蜜:千亿总〕〔竹马谋妻:误惹醋〕〔机甲导师〕〔穿越从满级无敌开〕〔当我熬死皇帝之后〕〔自古红楼出才子〕〔惊世嫡女:医妃不〕〔女战神的黑包群〕〔郡主难惹〕〔天行〕〔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吃鸡奶爸修仙传〕〔嘘,我要亲你了〕〔神奇道具师〕〔明王首辅〕〔诸天万界监狱长〕〔修真狂医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 第一百零三章 变相的相亲会
    太后的寿辰到了,宴会在宫中的御花园举行。

    按理说,白连华这样的小官应该是不在邀请之列的,不过皇上为了表现自己对天下学子的重视,特别邀请了今年科举考试的三鼎甲前来参加寿宴。

    白连华作为状元,当然要去参加。

    柳乔老老实实的跟在白连华后面,白连华在前面游刃有余的与众人寒暄,他们聊得很有内涵,而柳乔始终一脸懵逼。

    忽然觉得她四年的大学白读了怎么啵,要不然她怎么连一句话都听不懂捏!

    来参加宴会的大臣可以带家眷,于是,宴会上,除了平日朝堂上的大臣及他们的妻子外,随处可见一些打扮得体青春靓丽的年轻男女,给宴会上增添了许多朝气与活力。

    北璃国风气开放,不过还是有男女之防的,基本上,宴会上都是男的一拨,女的一拨。

    很快,大臣们基本来齐,皇子公主们也陆续到场,就差皇上皇后以及今天的主角――太后还没到场。

    不过重要人物总是最后到场,众人也没什么不满,找自己相识的人聊聊天拉近关系,气氛也很嗨。

    无论在任何时候,高颜值的女主与白连华都是受众人瞩目的对象,尤其两人一个是榜眼,一个还是状元,至于探花,虽有文采,但是长得太挫,便不幸的被人遗忘了。

    谁让他前头压了两个无论是才华还是样貌都比他强太多的人呢!

    听说新科状元也被邀请来参加宴会了,李安

    到场就迫不及待的搜寻他心心切切的人的身影。

    不多久,他就在人群中找到白连华。站在人群中的他,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个,李安觉得自己快要沦陷了。

    他玩过那么多女人小倌,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令人着迷,却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本想立即过去和白连华打招呼,不过李安想到现在人多,就停下了脚步。

    本朝皇子不能和朝中官员走得太近,至少明面上不能,否则就算是结党营私。

    李安不想连累白连华,就只好忍住内心的迫切,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坐在他旁边的李昭也有些心不在焉,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追随着独孤嫣的身影,面上虽一如既往的冷酷,但却多了一丝复杂。

    李瑾也在偷偷瞄着独孤嫣,不知想到什么,白皙的面庞飘上一朵可疑的红云。

    独孤嫣维持着自己高冷的姿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默然不语,只有旁边的人和她说话,她才会回应一两句。

    柳乔把男女主以及男配的反应瞧在眼里,看来剧情已经开始了,女主和男主男配们都有了一定的接触。

    当然,她最关注的还是男配一号李瑾啦,看看他瞧女主那害羞的小眼神,肯定是对女主有意思了啊!

    怎么办,好激动啊,真的好想亲眼看到他和女主的对手戏。

    白连华一直被人缠着说话,好不容易才有时间喘口气,分出一点心思放在柳乔那边,就看到她正花痴的盯着某处。

    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就看到温润如玉的七皇子李瑾,他又回头看了看柳乔,对方仍是一脸花痴相。

    “咳咳。”白连华装咳提醒柳乔,他还在呢,收敛点。

    柳乔听到白连华的咳嗽声,总算扭头看他了,“公子,你喉咙不舒服?”

    “我在一旁,你就敢对着别的男人犯花痴,若是我不在,你不还翻了天!”白连华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道。

    “公子冤枉啊,苍天可鉴,我对公子(的银子)可是一片真心!看公子都还不够呢,我怎么会有时间对别人犯花痴!”柳乔也小声道,言辞真诚恳切,就差没对天发誓了。

    白连华会相信柳乔这鬼话才有鬼了!可是心里却奇异的产生一种熨贴感,非常的受用是怎么回事?

    独孤嫣面上表现得对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其实暗地里一直在注意柳乔这边的动向,当看到柳乔一脸讨好的瞅着白连华,好像是在撒娇,而白连华却疑似拿乔,故作淡定时,独孤嫣掌中的茶杯被她捏的紧紧的,似乎下一秒茶杯就会被她捏碎!

    茶杯上的裂痕,便证明她的情绪不是很稳定。

    半个时辰后,今日的重要人物才姗姗来迟。

    皇上携着太后和皇后这两位北璃国最为尊贵的女人以及一众宫女太监出场,众人立即跪下迎接,高呼万岁千岁。

    柳乔也跟着众人一起跪下,下跪这种小事对她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记得她要拜闻人恒为师那会儿,还直挺挺的跪下过呢!

    那时候她真心有些别扭,毕竟她从没向任何人跪过,不过心里的那关过了,就觉得下跪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又不会少块肉什么的。

    再说,大家都一样跪着呢!

    说实话,柳乔有点小兴奋。上次和白连华进宫,他们直奔御书房,白连华进去了,而她则在门口站着,连皇上的一片衣角都没见着,这回应该可以见到真人了。

    皇上啊,以前只有电视上见到,不过也都是人演的,现在可以见到一个真正的皇帝,简直不要太兴奋!

    不过现在大家都恭敬地低着头,柳乔也万万不敢抬头乱瞄的,只等待会儿起身的时候远远看皇上一眼。

    待到可以起身后,众人在位置上坐好,柳乔作为一个小小的护卫,自然是没有座位的,只能站在白连华后面充当一个木头人,桌上的美味她也只能看不能吃,还要忍受萦绕在周围的香味。

    偷偷抬眼瞄了一下坐在上位的皇上,可能是因为终日操劳国家大事,十分显老,明明才四十多岁可是就好像是五十多岁一样,头发也有些发白,只能从他的眉眼中才能看出,他年轻时也是英俊的美男子。

    看见是个老头,柳乔兴致稍减,注意力落到主位的太后身上,太后保养得宜,竟显得比皇上还要年轻,而一旁的皇后也美貌年轻如同一个妙龄少女,有种感觉皇上是老牛吃嫩草啊。

    柳乔总觉得少了一个人,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少了谁。

    “别到处乱瞟,要是惹恼了那个大人物,我也帮不了你。”白连华后脑勺仿佛多长了只眼睛,柳乔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此刻他低声警告道。

    听着白连华的语气,还怪吓人的,不瞟就不瞟,盯着鞋面发呆总可以了吧。

    很快,太后宣布宴会开始,众人们吃菜的吃菜,喝酒的喝酒。并且,先从皇上皇后开始然后到一众皇子公主,在大家面前,给太后献上礼物。

    “母后,儿臣来迟了!”李晴穿着一身淡粉宫装,正是花一样的年纪,衬得她是千娇百媚,一出场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不过想到她平日的恶行,再看她那副好皮囊,众人心里有些鄙夷,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不过再怎么诽腹,众人还是得下跪。李晴在宫外有一座府邸,享受亲王的待遇,自然包括跪礼。

    “晴儿来了!”太后一见心爱的小女儿来了,高兴坏了,当即让人在她旁边加个位子给李晴坐,至于原本给李晴准备的座位,自然就打算空着了。

    李晴给太后献上了礼物后,坐到原来给自己准备的位置上,并没有坐到太后旁边,理由是“于礼不合”。

    李晴私下如何放荡荒唐,也是私下,在公众场合还是进退有礼,让人抓不到错处的。

    皇子公主们进献完礼物后,就有大臣之女上来表演才艺献给太后当作礼物,而大臣们在一进场之时就上交了礼物,现在可以说是百花争艳的时刻。

    若是表演的好,不仅可以给自己造势,取得好的名声,幸运的话,或许还可以觅得一桩好姻缘。

    时间如流水一下子过去,宴会很快进入尾声,这些姑娘们也表演的差不多了,不知是谁先说了一句,让今年的三鼎甲表演一下才艺,众人也开始跟着起哄。

    太后也依大家的建议,让三人表演一下。

    最为期待的莫过于在场的姑娘们了,今年的状元和榜眼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她们有眼福了。

    柳乔小声对白连华说了一句“公子,你是最棒的”,就作壁上观了,本来她一开始想说的是“加油”的,不过好像古代还没有这个词,她就换其他的说法了。

    白连华不知是听到还是没有听到,反正是没理会她,他一出场,众人都开始屏息,原本小声的说话声也都没有了,全都看着他。

    早在芜州城之时,独孤嫣就看白连华不顺眼,长得跟个小白脸一样,这会儿也没有多少改观,看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

    视线忍不住扫向柳乔那边,发现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白连华,心里陡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斗志,她一定要赢了白连华。

    那边,已有人为白连华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众人一看这架势,就猜到他是要表演书法了。

    听说状元郎写的一手好字,今日可以一见,众人对此还是十分期待的。

    站在正中央的少年,提笔优雅,眉眼认真,就这样看着,便是一种享受。

    白连华很快写好一副字,立即有人呈上给太后,太后一看,连连赞叹,当即赏了白连华。

    众人十分好奇白连华究竟写了什么,竟然令太后如此凤颜大悦,很快他们就得偿所愿,太后让人给大家展示白连华的作品。

    白连华写的是一首含着祝愿的诗,喻意太后健康长寿,诗写得优美,字也别具一格,如行云流水一般赏心悦目,也难怪太后会喜欢,众人心里想。

    下一个就轮到独孤嫣出场了,众人又是眼前一亮。可以说,独孤嫣与白连华长得不相上下,都生得一副好相貌啊!

    独孤嫣还是维持着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坐在一张古琴后,焚香,闭上眸子,一曲不同于以往舒缓而是欢快令人愉悦的琴音飘荡在半空中。

    众人沉醉其中,不自觉跟着琴音打节拍。

    烟雾缭绕中,俊秀昳丽的少年置身其中弹琴,如诗如画,宛若谪仙。

    直到琴音散去,众人还久久没有回过神。

    结果显而易见,独孤嫣也得了赏。

    有白连华和独孤嫣的珠玉在前,探花郎顶着一身压力出场,额头间冒出了细密的汗,却不敢在众人面前失态,只能忍着不擦。

    众人一看探花郎容貌不佳,有些兴致缺缺,都开始聊天的聊天,吃酒的吃酒,没人关注他表演了什么。

    其实,探花郎容貌也不算很差,只是他不幸处在容貌逆天的白连华和独孤嫣之间,一下就成了无人注意的绿叶。

    看到尴尬的站在中央表演的探花郎,柳乔忽然觉得他怪可怜的。

    这个想法一出,柳乔就暗唾自己,动不动同情心泛滥的毛病什么才能改!

    到了下午宴会结束,不过宴会结束不代表真正的结束,这才刚刚开始。

    太后体力不支由宫女扶着下去了,皇上日理万机还要回御书房处理公事,皇后则携一众妇人到她那说会儿话,大臣也识趣的大不打扰年轻人相处,先回去了,一时御花园只剩下年轻男女,算是变相的相亲会吧!

    现在,御花园中身份最高的就是长公主李晴,理应这里应由她主持,不过她不喜这些,太子也由于忙于课业,提早走了,于是这个担子就落到了二皇子李昭身上。

    也没什么新意,李昭组织大家吟诗作对,不过这对于急于在异性表现的众人来说,刚好对胃口。

    无聊无聊,再加上肚子饿,柳乔觉得自己站不住了,正好她也有些尿意,决定去茅房蹲一会儿,跟白连华说一声,她就小跑着走了。

    走了一会儿,柳乔才意识到自己不认识路,皇宫这么大,茅房在哪啊!

    来回望着眼前的多条岔路口,柳乔欲哭无泪。

    幸好路上遇到一两个人,她一路问着过去,总算找到了茅房。

    在厕所蹲得脚开始发麻,柳乔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她也不想再待下去。皇宫的茅房和别处没什么两样,都是一样的臭,她可不想把自己给熏死了。

    提上裤子,系好腰带,柳乔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

    走了一会儿,柳乔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根本找不到方向,路上也没见什么人。

    所以,她到底要怎么走出去啊!

    就在柳乔抓耳挠腮之际,突然有一只玉白的手扯住她的衣领往角落拖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蜜爱:总裁大〕〔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