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叶秋深醉流年〕〔桃运仕途:我的美〕〔通灵大明星〕〔都市极品天师〕〔万灵大天敌〕〔超强兵王在都市〕〔天剑神帝〕〔拂尘烬〕〔真武称尊〕〔海贼之妖姬〕〔核爆中走出的强者〕〔不负余生负情深〕〔锦绣田园:农家小〕〔倒霉男人晋升记〕〔极品透视神医〕〔武戏江湖〕〔狂傲女帝:美男请〕〔豪门盛宠:神秘老〕〔都市之妖孽公子〕〔三国之武魂通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 第一百零七章
    “你也认同越子骞说的话?”白连华冷不丁地问道。

    “啥?”话题转的太快,柳乔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也认为当我的贴身护卫,就说明我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只是把你当一个下人?”

    柳乔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白府出品的车夫都不简单,对于白连华知道她与女主的谈话内容,她并不感到意外,幸好当时她谨慎,没有叫女主“师妹”。

    “你这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算了,你不用解释,我已经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每天叫你接送我吗?”

    难道不是作为贴身护卫的职责吗?

    “平时我都很忙,没有时间和你相处,不过你接送我点卯和放衙就不一样了!我们可以借着这点时间两个人独处,不是吗?”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柳乔表示懂了,意思她每天接送白连华,就是培养感情,而不是作为贴身护卫来执行任务。

    不愧是男配,把话说的这么好听,明明还是一样每天接送他上下班,却换了个说法,美曰其名培养感情。

    如果她真的喜欢白连华,可能会相信他,甚至还会觉得他浪漫。

    可惜柳乔并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或者说她根本没有陷入爱情这条河里,时刻保持着清醒,才没有被白连华忽悠住。

    不过她也很给面子,立时变星星眼状,“公子,一直以来我都误会你了,原来公子这么浪漫!”

    虽然白连华不懂柳乔所说的“浪漫”是什么意思,不过柳乔的反应就代表了一切,他不禁有些得意起来,为能忽悠到柳乔。

    柳乔他们走后,独孤嫣仍站在望月亭中,望着天上的皎洁的明月,心中萦绕着一抹淡淡的惆怅。

    “阁下还没躲够吗?”独孤嫣忽然开口,清冷的嗓音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清晰。

    几乎是她话音刚落的同时,一个男子从亭子上方飞身下来。

    男子大半身子隐藏在黑暗中,平添了几分神秘,随着他的走近,月光倾洒在他身上,显露出他的模样。

    只见他身着一袭黑衣,一张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眼神却透着某种锐利锋芒,给人一种冷酷不可接近的感觉。

    “原来是三皇子。”独孤嫣的脸上同样是面无表情,却并不显得冷酷,只觉得高洁神圣不可高攀。

    “原来你喜欢刚才那个女子吗?也没什么特别的,有什么值得你喜欢?”

    独孤嫣并不回答他的话,绕过他就想离开,李昭见此眼神一暗,就想抓她的手,不想却被她躲过。

    两人就在小小的亭子里缠斗起来,附近的湖面都被两人打出的气流震起了水花,场面十分壮观。

    半个时辰后,两人终于分出了胜负,独孤嫣胜。

    “这世间也只有和你才能打得如此畅憾淋漓。”李昭冰冷的嘴角勾起,冷酷之余多了几分邪肆。

    独孤嫣却是并不理会他,直直走出了亭子,不一会儿,修长的身影淹没在黑夜中。

    李昭也不以为意,他心里暗暗打定,一定要让越子骞为他所用!

    自那晚和女主见面回来后,白连华终于恢复了正常,不再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气氛都变得轻松了很多,可喜可贺!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女主说的话起了作用的缘故,白连华这段时间不再让柳乔接送他上下班,也不用她随身保护,柳乔一下就变成了一个闲人。

    本来她还担心白连华会借此不给她银子,不过到了月末的时候,照样会有月钱发下来,她也安心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某间酒楼,某个雅间。

    李安痴迷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喃喃道,“连华,你真好看!”

    白连华敛下眸子,遮掩住眸底的厌恶,淡淡地问道,“二皇子约下官出来,究竟所为何事?”

    “这几天一直有人在打听你的消息,我看他鬼鬼祟祟,不怀好意,就派人把他抓起来了。连华你看看要怎么处置这个人?”其实这也不是主要原因,李安就是想找个理由见见白连华。

    “把人带上来!”李安对着外面道。

    很快,两个彪形大汉就带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一见白连华,立即激动了起来,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却被布条缠住了,于是他就使劲儿挣扎想挣脱两个大汉的束缚靠近白连华。

    李安赶紧挡在白连华面前,给了两个大汉一个眼神,两个大汉当即用力踹了男子小腿一脚,男子吃痛跪了下来,一双眼睛愤愤地盯着眼前的李安。

    白连华当然认识此刻跪在地上的男子,却并没有想救人的心思,反而还觉得麻烦,不过见死不救也不好听,就对李安道,“殿下,这个人我认识,请您放了他吧。”

    李安也很爽快,当即就命人放了男子,男子一得到解放,就冲到白连华面前,“连华,我来京城好几天了,找了你很久,终于被我找到你了!”

    原来眼前这个狼狈的男子就是卢瑾轩,他为了见到白连华,瞒着家人偷偷跑来京城。

    卢瑾轩本来就是个娇贵的公子哥,没出过什么远门,刚出门没多久就被人骗去了钱财,好在他身上还有一块值钱的玉佩,当了之后,也勉强够上京城的路费。

    到了京城,人生地不熟,钱也花光了,找不到地方落脚不说,也没钱吃饭。本来身上穿的衣服也值点钱,只不过经过一路的风尘仆仆,衣服早已破败不堪,哪里还有人要。

    他也只好希冀快点找到白连华,以解决眼下的窘境。

    可是他也只知道白连华当上了翰林院修撰,却不知道他住在哪,一路打听,正好撞上了二皇子李安的人,就被五花大绑地带走了。

    卢瑾轩此刻浑身脏兮兮的,有轻微洁癖的白连华当然避之如蛇蝎,后退了一步。

    好在卢瑾轩也清楚自己的情况,知道白连华素来爱干净,他也没觉得什么不对,摸了摸头站在一旁傻笑着。

    一旁的李安看卢瑾轩愈发碍眼,凡是觊觎白连华的人都会被他列入黑名单。卢瑾轩看白连华的眼神带着明显的爱慕之意,让李安心里不舒服极了。

    碍于白连华在旁边,他没有对卢瑾轩怎么样,只是再一次挡在白连华面前,嘴上挂上温和得近乎僵硬的笑,“之前不知这位公子是连华的朋友,多有得罪了。我还有话想对连华说,不知公子可否先到外面等一等。”

    话虽是商量的语气,只是后面的两名大汉却在李安说完话后,极具威压的上前一步,虎视眈眈的盯着卢瑾轩,似乎只要他说错一句话,就要对他不客气。

    卢瑾轩体会过两人的手段,他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怂了,只是还有些不甘心。

    他不禁看向白连华,便见白连华对他点了点头,他也只能不情不愿的随着两名大汉出去了。

    李安见碍眼的人终于走了,走到白连华面前,抓住他的手,“连华,跟了我吧!”

    “殿下请自重。”白连华后退了一步,不动声色地挣开对方的咸猪手。

    李安忍得够久了,不想再忍了,他觉得自己这次是最有耐心的一次,以往碰到美人哪一次他不是先威逼再利诱,再不行就绑回去强了,量他们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被一个男人强了也不是件能够挂在嘴边的事。

    “连华,我不相信这么久了,你会不知我的心意?我保证,只要你跟了我,荣华富贵享不尽。”

    见白连华不为所动,他决定继续之前的策略――利诱,“以连华你的才能,一个小小的翰林院修撰实在是太委屈你了,跟了我,你可以不用在翰林院待太久就可以升迁,怎么样?”

    “本殿下可是堂堂二皇子,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就别想在翰林院混下去!”眼看利诱不行,李安就开始采取威逼的手段。

    可惜白连华还是无动于衷,李安恼羞成怒,打算直接用强了。

    依白连华那副小身板,李安也不担心治不了他。

    他一改平日儒雅的形象,嘴边挂上淫笑,朝白连华伸出魔爪,“美人,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休怪本殿下不怜香惜玉了!”

    这间酒楼是李安的人开的,三楼他已经包了,而且他早已经吩咐下去,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任何人靠近,今天白连华就算是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

    等他成了他的人后,也只能认命了!

    这是一时兴起,也是早有预谋。

    “来,让我好好疼爱你,相信我,你会很舒服的。”

    白连华冷眼旁观李安的丑态,仿佛自己就是个局外人,一点没有面临危险的紧张感。

    李安虽有些讶异白连华表现得太平静了,但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是想通了,愿意从了自己,于是兴奋地朝白连华扑去。

    只是,他连白连华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就倒下了。

    随着李安的倒下,他的身后出现一个黑衣人,刚才李安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愤愤地道,“公子,要不要给他一些教训?”

    “你看着来吧。”

    ……

    白连华出了雅间,叫人进去看李安后,就带着卢瑾轩出了客栈。

    “连华,你不知道这几个月我有多想你,现在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卢瑾轩一出了客栈,一改之前的压抑,整个人表现的十分激动。

    与卢瑾轩的热情想比,白连华显得就有些冷淡了,全程都是“嗯”“哦”的回应。

    早在芜州城卢瑾轩就习惯了白连华的冷淡,因此他也不是很在意,依旧热情不减。

    白连华带着卢瑾轩来到一家客栈,要了一个房间,付了银钱,就对卢瑾轩道,“我已经帮你付了几天的食宿费。”

    “连华,你这是?”

    他又给了卢瑾轩一个荷包,“回芜州城吧,你爹娘该担心了,我只能帮你到这里。”

    “我不回,连华,我上京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随你。”白连华也不再多说,出了客栈,上了马车,马车很快消失在街道上。

    卢瑾轩攥紧手中的荷包,眼神黯淡,旋即抬头坚定地望着白连华离开的方向,他是不会回去的,他一定要在京城混出个名堂,让连华对他刮目相看!

    李安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雅间的床上。

    “殿下,您醒啦?”守在一旁的侍从见他醒了,忙凑上前。

    “连华呢?”

    “白修撰在您睡着后就已经走了。”

    说实话,李安此刻有些懵,他怎么会突然睡着了呢?他仔细回想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一无所获。

    幸好一旁的侍从及时向他解释,才阻止他继续钻牛角尖儿。

    “殿下,您不记得了?您刚才和白修撰喝酒喝多了就睡下了,一直到了现在。”

    李安想了想,终于想起是这么回事,他心中有些懊恼,自己喝什么酒啊!白白放过这个与白连华好好相处机会。

    晚上,李安被噩梦惊醒,旁边熟睡的男宠也被他的动静闹醒了,可那个男宠也不敢有怨言,只能忍着睡意小心翼翼地安抚着他。

    李安的心情渐渐平复,可当他抬头看向一旁貌美的男宠时,一个咕噜滚下了床,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殿、殿下你怎么样了,没事吧?”男宠被眼前的情况给吓到了,待反应过来,忙去扶李安。

    “滚!给我滚出去!”李安一把推开了男宠,瑟缩到角落。

    待男宠出去后,他迅速爬上了床,用被子蒙住了头,可是脑中那些恐怖场景却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

    接连几天,李安都在做噩梦,整个人的精神迅速萎靡下来,太医来看了几次,开了几个安眠的方子,可是都不管用。

    现在,李安是一看到稍微长得好看都要绕着走,不然又会想起晚上做的那些噩梦。

    白府,书房,白连华面前站了一个黑衣人。

    “二皇子那边情况如何?”

    “公子,离魂香真好用,估计那个二皇子以后见到美人都会被吓个半死!”黑衣人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题外话------

    这篇文的灵感来自《男主是朵黑心莲》,看了这本文后,我萌上了这类型的男主。可以说,我是为了写这类型的男主才有了这篇文的,所以我并不打算换男主,不然写这篇文的初衷就变了。

    而且,男主也并不是亲们想象的那般弱鸡,之前某冷埋过几次伏笔,不知亲们有没有注意

    哦,亲们心心念念的师父不久之后就要登场了……

    说实话,我个人认为柳乔和白连华最配,两人都是一样的自私一样的冷血一样的纯情,而师父太老了,还喜欢过别人,难道亲们喜欢大叔型,咳咳也不算大叔,师父现在也才二十八岁左右……好像说多了

    再次提醒:题外话不算字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