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妖〕〔废材狂妃:邪王盛〕〔万历驾到〕〔顾轻舟司行霈〕〔九零军嫂有空间〕〔简沫顾北辰〕〔他,逆风而来〕〔言安希慕迟曜〕〔夫人别躲了〕〔宠宠欲恋〕〔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英雄联盟之无敌教〕〔梵天太玄经〕〔灵异空间建造者〕〔虫师〕〔绿茵帝王〕〔蜜汁甜宠:娇妻萌〕〔影视世界当神探〕〔我的极品兵王老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 第一百零八章 雨夜惊魂
    离魂香,无色无味,勾起人美好之事加以恶化,且事后寻不到痕迹。

    白连华不想放过李安这条大鱼,又想惩罚他以报那日轻薄的仇,这离魂香无疑是首选之物。

    七月,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最是燥热的时候,偶尔的清风也驱不走夏日的暑气。

    白连华被皇上看中,升为正五品给事中且为正官,常随皇上左右,辅佐皇上处理政务,并监察六部,纠弹官吏,掌握一定实权。

    可以说,诏书一下,白连华瞬间成为京城最有前途的年轻人之一,每天上门拜访或是提亲的人络绎不绝,白府这段时间真是热闹非凡。

    翰林院吴侍读学士府。

    书房内,一个妙龄少女正对着坐在书案后的中年男子撒娇,“爹,女儿想要嫁给白大人,你一定要帮帮我!”

    一旁站着的妇人也道,“老爷,之前妾身就说过白大人是个有作为的,可是老爷你偏偏还要说再看看,再看看……”

    “我只有语儿一个女儿,她的婚姻大事我当然要斟酌再三,怎可稀里糊涂的就把女儿嫁了去,”吴学士摸了摸胡子,叹了口气,“现在白连华被封为正五品给事中,还是正官,从这几日皇上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皇上很重视他,估计现在人家还瞧不上咱们了。”

    吴怜语一听,急了,抓着吴学士的衣袖晃来晃去,“我不管,我就要嫁给白大人!否则,否则,我今生就不嫁!”

    “语儿,说什么傻话呢,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吴夫人连忙过去安抚她,见少女一脸倔强,眼眶也红了,她一阵心疼,不由看向一旁的吴侍读,“老爷,你说句话啊!”

    看到哭做一团的母女俩,吴学士只能妥协,“好,改日我找媒人上门去试试。”

    “老爷,我听说前两日户部侍郎刘大人派了媒人去白府,刘大人可是朝中正二品官员,哪是我们能比的,我们希望渺茫啊。要不,明日老爷您早朝时去找白大人探探口风?”

    “……也罢,我去试试,成不成我就不能保证了。”在母女俩的眼泪的攻势下,吴学士也只能选择豁出一张老脸了。

    早朝下朝。

    白连华与几位官员说说笑笑走了出来,走了一段路与众人分开。

    吴学士瞧见白连华终于落单了,他赶紧走了过去,“等等,白大人!”

    “吴大人?”

    吴学士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他把白连华拉到一边说悄悄话,“白大人,请问你可曾有婚配?”

    白连华一看这架势,就大致猜出吴侍读的目地了。说真的,他有些烦不胜烦,正想着要怎么应付,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吴大人、白大人二位在聊些什么,本殿下可否参与进来呢?”一位儒雅英俊的男子走了过来,他唇边含笑,一脸好奇地望着两人。

    “二皇子殿下!”二人对李安行了一礼。

    吴学士面子薄,见了李安一脸尴尬,也不知刚才他的话对方听了多少。

    “吴学士,贵千金今年十四了吧?本殿下曾有幸见过一面,长得真是如花似玉啊!不知可曾有婚配?”

    吴学士此时背后已是冷汗连连,他早有耳闻,二皇子李安男女不忌,私生活十分混乱,如今听他提起自己女儿的婚事,顿时吴学士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令千金温柔贤淑,端庄得体,本殿下心甚悦之,想纳其为妃,不知吴学士的意思呢?”

    是“纳”不是“娶”,吴学士怎么可能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做他人妾,而且还是风评不好的二皇子,别说是妾,就算是正妃,他也不稀罕!

    “多谢殿下抬爱,只是小女性子鲁莽急躁,下官怕她冲撞了殿下……”吴学士也不管会不会有损女儿闺名了,先躲过眼前这一劫再说。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本殿下还是比较喜欢温柔的女子。”李安表现得十分遗憾。

    吴学士闻言,松了口气,为了避免李安反悔,他赶紧找个借口走人,“殿下,白大人我还有事,先走了,改日再聊!”

    也不等二人回答,他一溜烟的就跑没影了,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仿佛鬼在追他。

    “连华,我帮你解决了麻烦,你说该怎么感谢我呢?”

    自从做了几天噩梦,李安现在避美人如蛇蝎。不过也不知怎的,他对白连华依旧念念不忘,可能还没吃到嘴里,不甘心吧!

    “说笑的!”李安见白连华眉拧了起来,似在苦恼,他笑道,“我知连华最近在为一些琐事烦心,放心,本殿下会帮你解决的。”

    果然,李安说到做到,接下来白府上门提亲的人明显减少,白府的下人也因此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歇会儿,不用再为整天招待客人忙的团团转。

    然而京城里,关于李安和白连华两人之间的流言却是与日俱增的多了起来。

    白连华也不在意,一点也没有要澄清的意思,对他来说,这样更好,起码二皇子的“威名”,没有那么多人来烦着他了。

    自从白连华升为给事中后,柳乔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的影儿了,她乐得自在,该吃的吃该睡的睡。

    只不过时间久了,柳乔就有些耐不住了,主要是她整日待在白府中无所事事,一下就成了白府最闲的人,而且每月工资照样拿,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柳乔才不会承认她是无聊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天,柳乔照样躺在床上看书,只是看了一会儿,她就合上书趴在床上了,这日子咋就这么无聊捏!

    不是看书就是睡觉,难道她的人生就只能如此了吗?

    此时柳乔已经忘了当初是谁想要当米虫的生活,现在实现了,却觉得人生无趣了。

    所以说,人啊,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生物。

    也不知是不是她整天待在床上的缘故,最近柳乔老觉得浑身酸痛,提不起精神,懒洋洋的。

    下了床,柳乔打开窗户,她伸了一个懒腰,总算不那么没劲儿了。

    外面风很大,很凉爽,没有以往那么燥热。她抬头看了一下天,明显黑压压一片,原来是要下雨了。

    果然,到了傍晚,外面“刷刷刷”地开始下起了大雨。

    每到下雨天,听着外面的雨声,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躲在暖暖的被窝里,简直不要太舒服。

    柳乔预想今晚可能会睡个好觉。

    吃了晚饭,柳乔从窗户看了一下雨势,仍是一点没有停歇的趋势。她正打算关上窗户,突然,攀上来一只手,差点没把她吓尿。

    确定这不是在拍鬼片?

    柳乔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关上窗户,可是那只手一直在那里挡着,任她怎么关也关不上,一颗小心脏被吓得砰砰直跳。

    是不是老天听到她的心声,知道她最近有些无聊,就给她找了这么一个刺激的事。

    “救我……”也就是在这时,微弱的男音在窗户外响起。

    柳乔更加害怕了怎么啵!以前看过的鬼片,不断在她脑中回放。

    现在天还黑着,外面还下着大雨,窗外不知是人是鬼,怎么看都觉得惊悚。

    “救我……”偏偏那个声音又再次响起,柳乔感觉这无疑就是一道催命符。

    不行了!柳乔一个箭步冲上床,盖上被子蒙住头,把自己缩成一团。

    就这么过了半个时辰,外面已经没有了声音,感觉再这么下去她要窒息,于是柳乔只好大着胆子掀开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呼吸新鲜空气。

    现在她的心情已经慢慢平复下来了,虽然还是害怕,但又多了一丝好奇,到底外面是人还是鬼啊?

    也就是因为这丝好奇,柳乔决定到外面看一看是什么情况。

    打开房门,外面还下着大雨,天黑漆漆的一片,她又怂了。

    速战速决!

    柳乔迅速找出一把伞,撑着伞走了出去。越是靠近窗户,她的心就跳得越快,血液在急速流动中,手心也沁出了细汗。

    远远,柳乔就看到窗户下面躺着一个人,她慢慢的走过去,也不知那人是死是活,心里紧张极了。

    终于走近了,也看清了此刻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只见他一身黑衣,脸上带着鬼面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股熟悉感传来,这不是疑似闻人恒的那个人吗?怎么会莫名其妙躺在这里?

    知道是认识的人,柳乔紧绷的一根弦总算是松了,心里也暗暗舒了一口气。

    蹲在那人面前,她戳了戳他的身体,没反应,又推了推他,还是没反应。

    嘿嘿,柳乔眼珠子转了转,既然如此,她掀开面具看一眼,他应该不会知道的吧?

    实在好奇这人是不是闻人恒,柳乔慢慢伸出一只手想要掀开那张碍事的面具,看清楚男子的真面目。

    也不知是太激动还是太紧张,亦或是两者都有,反正离面具越近,柳乔的手就越是抖得厉害。

    终于,就要掀开面具了!可就在她快碰到面具的一角时,她的手被抓住了,任她的挣扎,手就是僵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柳乔以为男子醒了,可是转头一看,男子仍在昏迷着,一点也没有要醒的迹象,然而他的手还在紧紧地抓着她,力气大得出奇,估计这是他的本能反应。

    “好吧,壮士,我不看总行了吧!”

    没反应。

    “我保证,我要是再想掀开你的面具,下辈子就变成小狗。”反正都是下辈子的事。

    男子估计是听到柳乔发的“毒誓”,抓她的力气在慢慢减小,最后放开了她,柳乔的手腕总算能自由活动了。

    瞥一眼手腕,上面已经淤青一片。

    柳乔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善心的,居然没有想着见死不救。

    叫来小厮,一起把男子扶进屋后,她浑身已湿了大半。湿衣服黏在身上极为不舒服,要是感冒就糟了。

    要知道,她最烦感冒了,每次感冒都会头疼眼热流鼻涕,难受死了。

    虽然以她现在的体质,要生病也有些困难,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

    其他事先暂时不管,一切等她洗完澡再说。

    叫人送来一桶水,柳乔舒舒服服地洗了澡,才有空理会此刻还躺在地上的男子。

    摸了摸男子额头,好烫,看来是发烧了,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给他换了身上的湿衣服。

    柳乔是女子,当然不可能给他换衣服,于是她就叫外面的小厮帮忙,反正她也没打算隐瞒她救了这个男子。

    而且,就算她想隐瞒,刚才的动静想必白连华的人也听到了,瞒也瞒不了了。

    小厮帮男子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他戴着面具,和柳乔一样,也有些好奇,就想掀开他的面具。

    不过他就没有柳乔那么幸运了,手直接被男子扭成了骨折。

    当小厮出来,柳乔注意到他一脸吃痛样,一问,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也没怪小厮,好奇心人人有之嘛!刚才她也想掀面具来着,可惜没得逞。

    同时,她也有些庆幸,庆幸自己的手没被扭成骨折,她该感谢男子的手下留情吗?

    替男子把完脉,柳乔原本轻松的眉眼陡然变得沉重起来。男子现在体内中了两种毒素,一种毒盘踞在他体内至少有二十多年,应该是从母体带下来的,俗称胎毒。

    按理说,中了此毒的婴儿,活不过足月,可是男子不但熬了过来,而且过了这么久,毒素也没有深入五脏六腑,应该是有人在帮他抑制了毒素。

    不过这种胎毒只能调理,想要根治,几乎是不可能的,每到一段时间,男子的体内的毒就会复发,全身就像被成千上万的蚂蚁撕咬一样,疼痛难忍。

    另一种毒中的不深,这种毒毒性不大,也不难医治,男子应该中毒没多久。只是这种毒有一种成分诱发了男子体内的胎毒,才导致他毒性复发。

    柳乔给了男子喂了一枚药,以缓解他体内的毒素。

    男子防备心很重,柳乔还担心他不会吃,没想到他却乖乖的吞下去了。

    别问她为什么男子戴着面具还能吃药,看过那些只露出嘴巴和下巴的面具吗?男子戴的就是这种面具。

    嗯,还挺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