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叶秋深醉流年〕〔桃运仕途:我的美〕〔通灵大明星〕〔都市极品天师〕〔万灵大天敌〕〔超强兵王在都市〕〔天剑神帝〕〔拂尘烬〕〔真武称尊〕〔海贼之妖姬〕〔核爆中走出的强者〕〔不负余生负情深〕〔锦绣田园:农家小〕〔倒霉男人晋升记〕〔极品透视神医〕〔武戏江湖〕〔狂傲女帝:美男请〕〔豪门盛宠:神秘老〕〔都市之妖孽公子〕〔三国之武魂通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 第一百三十章 闻人恒的心思
    “公子,我不要嫁给别人,不想离开你!”柳乔扑到白连华怀里“伤心”地哭了起来。

    可惜哭不出眼泪,要不然就更加真实了!柳乔暗地里颇为遗憾地想。

    柳乔心里其实已经明白,这桩婚事已昭告天下,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求白连华也没有用。

    就凭白连华事先知道男主要赐婚,却没有阻止,好吧,就算他有努力,不过一定没有尽力,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桩婚事。

    这说明什么,说明白连华根本没有多喜欢她。

    她不相信白连华若是跟男主说他们俩的关系,喜欢女主的男主还会硬生生拆散他们,还不凭借这个借口推了女主。

    是的,柳乔十分怀疑甚至肯定这桩婚事和女主脱不了干系,她一个小人物,若不是有女主的参与,男主怎么可能会给她和堂堂朝中一个四品大臣赐婚。

    说不定,白连华也有插一脚……想到这里,柳乔心里划过淡淡的失落。

    这么长时间了,若是说对白连华一点感觉都没有,连柳乔自己都不相信。

    白连华是她穿越过来后第一个向她释放过善意的人,虽然在后来,柳乔认清了他并不是那么良善,但感觉终究是不一样的。

    尤其是经过朝夕相处之后,天天面对一个颜值高,头脑也聪明的帅哥,柳乔没有感觉就怪了。

    忘了说,除了喜欢颜值高的人以外,才华能力出众的人也很戳中柳乔的心。

    正是因为认清了自己的心,柳乔才没有继续沦陷下去,白连华不适合她。

    她驾驭不了他,柳乔很有自知之明。

    既然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柳乔何不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她“喜欢”的明明是白连华,却因为一道圣旨就要嫁给别人,当然要表现得不能接受过激一点才正常不是?

    白连华虽然对她没有感情,但是看到一个女子这么喜欢他,总会对这个女子有些不一样不是?

    柳乔要的就是他这点不一样,说不定因为这点不一样,他给她添的嫁妆就会丰厚一点也不一定。

    毕竟现在她可是投奔白连华的“远房表妹”,白连华相当于她的娘家人。

    她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白连华若是真的如她的心意,这也是凭她手段得来的,说明她有本事不是?

    能否厚颜无耻拉下脸皮也是一种手段,柳乔脸不红心不跳地想。

    “公子,要不你和皇上说说,我们两个两情相悦,求他不要拆散我们。”柳乔现在表现得极像是一个陷入恋爱犯蠢的女子,脑中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愚蠢,现在已成定局,岂容改变!白连华看到柳乔这般与其他女子无二的样子,眼里划过一丝不耐。

    果然,女人都是一个样!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尽管他心里有些不屑,白连华还是温和地拍着柳乔的背轻轻安抚,嘴上却直白残忍地说出事实,“皇上已经命人昭告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你和你师弟的婚事,皇上一言九鼎,恐怕难以收回成命。”

    “公子,你为什么不在皇上昭告天下之前说出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柳乔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是不是,公子你根本不喜欢我,你根本就是想借着皇上赐婚这事摆脱我!”

    说完,柳乔自己俨然像是相信了,仿佛受不了打击,她推开白连华,踉跄地后退一步。

    不行了,柳乔快要笑翻了!她忙低下头掩饰,肩膀也因为憋笑开始颤抖起来。

    白连华不知柳乔内心的想法,还以为她又哭了,心里诡异的升起一抹愧疚感,对此他来不及惊讶,就又听柳乔道,“公子,我们私奔吧,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吧!”

    “公子,你说好不好?”柳乔眼里充满着期待,令人不忍拒绝,就那么直直地盯着眼前“心爱”之人。

    白连华又暗骂了一声“愚蠢”,真是不切实际,他好不容易才爬上今天的位置,前方有大好的未来,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就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这女人还真是高估自己啊!究竟是哪来的自信?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白连华淡淡地道。

    “……”

    “是我傻是我天真了,还真以为公子会看上我这样的人……公子你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自嘲地说完,柳乔转身就想离开大厅,却被一直手拉住了,回过头,就撞上一双眼底闪过一丝纠结的眸子。

    奇怪,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看到受伤的柳乔,白连华直觉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便下意识抓住柳乔的手阻止她离开。

    柳乔等了很久,等到花都快谢了,还没听到白连华蹦出一个字,心里有些不耐,脸上却摆出伤心欲绝失望无比的表情,她挣脱了白连华的手就小跑出了门。

    手心残留女子的温度慢慢冷却,白连华呆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心里有一瞬间的茫然。

    出了门后,不是没注意到门外的碧妩,不过柳乔却没有停下,一直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才展露自己真正的情绪――小人得志的模样。

    看来她还颇有演戏的天赋,刚才她可没有错过白连华眼里的愧疚,而柳乔要的就是他的愧疚,这在未来或许能给她带来不可预知的好处。

    说实话,今天接收到“她要和女主结婚”这一巨大信息,又陪白连华玩了一场虐恋情深的大戏,柳乔现在感觉自己浑身心止不住的困乏。

    趴到床上,踢掉鞋子,柳乔快速钻进被窝里。

    不管了,先睡一觉补充补充能量再说。

    ……

    “主子,柳姑娘回房间就蒙头睡觉了。”

    书房,一人向白连华禀报他所看到的事实。

    白连华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摆手让那人下去,就重新看回手中的折子,却怎么也看不下去,脑中尽是柳乔伤心欲绝离去的那一幕。

    这让他有些心烦意乱,端起桌上的茶杯就开始喝,一旁的碧妩还来不及阻止,那刚端上来不久还有些烫的茶水就落入了白连华的口中。

    登时,白连华舌头就被烫到了,疼得发麻,他有些失态的放下茶杯,茶水就此泼出了一些,弄湿了他的衣服。

    碧妩看到了,忙拿出帕子想要帮他擦,却被白连华一手挡住拒绝了,他也不看碧妩,吩咐外面准备热水。

    他要沐浴好好放松一下,顺便整理整理内心那些奇怪的情绪。

    “主子,属下……”碧妩叫住白连华,“柳乔嫁去越府后,属下是回离渊宫还是?”

    她来白府本就是因为柳乔身边需要一个丫鬟,现在柳乔要走了,她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

    “你随柳乔一同去越府。”白连华道。

    碧妩心里一惊,主子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敢有异议,碧妩低头应了一声“是”。

    ……

    婚礼将在一个月之后举行,得到这个消息的柳乔简直不要太惊讶,要不要这么快!

    旋即她开始垂头丧气起来,只有一个月啊,一个月之后她就嫁给女主,嫁给一个女人了!

    不是没想过揭穿女主是女人的身份会怎么样,感觉到时自己会更惨!

    女主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当上正四品大理寺少卿,若是被她揭穿,一切毁于一旦的话,她不敢想象女主会如何报复她。

    再说,揭穿女主,也不一定就不用嫁给女主,说不定男主为了包庇女主掩藏她的身份,还是让她嫁过去充当摆设。

    所以说,揭穿女主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

    还有就是跑路!不过想想女主势力满天下,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她也不想每天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所以还是算了吧,老老实实待嫁算了。

    待嫁的这段时间,什么的她是没心情写了,每天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整个人十分颓废过日子。

    碧妩见她如此堕落,还好心的安慰她起码嫁了个品貌不凡的男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不要如此挑剔了。

    如果柳乔真的是要嫁了个这么好的男人,她做梦都该笑醒,怎么还会挑剔?可惜不是,对方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叫她短时间内如何接受?

    碧妩见劝不住她,到后来也不再说什么了。

    还剩最后几天,柳乔变得很焦虑,据说要结婚了都这样,看来说的没错。

    不知不觉又走到闻人恒住的院子,这几天她都来他这里喝喝茶什么的。

    或许是那次她和小厮说了利弊之后,好像没人再敢怠慢闻人恒了,这对她来说也方便了许多,起码来这里不会再没茶喝了。

    “徐壮士,过几天我就要成亲了,不能再来找你喝茶了。”柳乔一边喝茶一边对不远处在优雅照料花草的闻人恒道。

    男子几不可闻的顿了一下,就继续给花草施肥。

    柳乔这次没坐多久就走了,在柳乔走后,男子直起腰,望了柳乔离开的方向一眼。

    晚上,白府,一道黑影快速在屋顶上跳跃,几个来回就消失在夜色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越府,独孤嫣房间。

    刚才有人给独孤嫣送来成亲的喜服,她迫不及待就穿上了,此刻正在镜子前自恋地整理自己形象,确定是一个美男形象后,独孤嫣才满意。

    就不知柳乔见了她会不会满意?

    “嫣儿。”她的身后传来一道清泠悦耳的男音。

    独孤嫣转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闻人恒,“师父?”

    闻人恒瞥到她身上的大红喜服,不禁皱了眉,“嫣儿,你此举未免太过荒诞!”

    从一开始的惊讶过后,独孤嫣之后就表现得十分淡定,“师父,你都知道了,我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祝福?你和柳乔都是女子,不可能有结果。”闻人恒的眉宇皱得更深了。

    “噗!”闻言,独孤嫣忽然笑了,好看的面容霎时潋滟生辉,“师父,我和你说笑的。我当然知道我和师姐都是女子,不可能在一起。”

    “可是,师父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朝中大臣,走到这一步不可能回头。被人发现我是女子的身份,师父你说我会不会以欺君之罪处死?”

    “我需要一个人掩饰我的身份,师姐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师父,你说对吗?”

    闻人恒听罢,脸色终于缓了缓,“你有没有问过你师姐的意见?”

    “还没来得及,不过我相信师姐会答应的。”

    闻人恒没有说话,他对这桩婚事没什么意见,独孤嫣和柳乔都是女子,两人之间根本不会发生什么。

    反而,柳乔呆在白府还比较不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