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归处,云淡风轻 第三章 梦回那年
    阮朝云睡梦中仿佛回到了十一年之前,那是她刚认识邢暮风的时候。

    那年她高二,独自坐在教室最后一排。

    一日课间,她像往常一样埋头看书,突然有一个人把桌子搬到了她旁边,和她的桌子并在一起。

    她有些吃惊——自从出生以来,她就被视为不祥之物,没人愿意和她往来,更别提做同桌了,所以,自入学起她就一直孤身一人坐在最后一排。

    周围的同学都向那个人投以诧异和同情的目光。

    “这个小子真胆大,竟然敢和‘霉女’坐在一起,真是不要命了!”

    “这个同学八成是新转来的吧!”

    “就是,唉,这么帅的男生真是可惜了。”

    ……

    阮朝云低着头,脸红的厉害。她用圆珠笔轻轻捣了一下那个人的胳膊,怯声说道:“你…我劝你还是和其他人坐同桌吧,我也是为了你好。”

    那个人正收拾着自己的书桌,听到此话突然停了下来,他盯着阮朝云的眼睛:“你不愿意和我坐在一起?”

    “不…不是,我只是……”阮朝云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语塞。

    那个人笑了:“那不就结了,我又不嫌你。”

    那个人的笑容如冬日的一缕阳光,很是温暖,阮朝云竟看的痴了:“你长得真好看。”

    那个人的脸蹭的一下也红了。

    阮朝云回过神来,面红耳赤。她低着头抿唇说道:“不好意思,我…我是说,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过,我很感动。只是,你不怕吗?和我坐在一起可是会倒霉的。”

    “我们都是受过教育的,怎么能向这种迷信妥协呢!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

    “我也不相信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阮朝云低着头,语气中有丝难掩的悲伤和无奈,“我出生在一个封建迷信的小山村。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还是早产,接生婆说这是凶兆,而且我的八字和我家人极其不和,她对我父母说应把我送给村里最穷的一个寡妇做孩子,不然我爸妈很有可能再也生不了孩子,更别提儿子了,还会恶病缠身。所以,我打一生下来便被山上的阿婆收养。阿婆待我可好了,简直比亲生女儿还要亲。阿婆说她根本就不相信鬼力乱神之说,她还说这世上的事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无穷尽也……”

    男生笑着看向阮朝云:“感觉你很崇拜你阿婆啊!”

    “那当然喽,别看我阿婆从未念过学,但她懂得可多了。而且她很重视教育,即使砸锅卖铁也要供我读书,好走出大山。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县城,我好想阿婆。”阮朝云脸上有一丝落寞,她叹了一口气,转而看向邢暮风,温柔的笑道,“对了,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邢暮风。”

    “真好听,我叫阮朝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自打邢暮风转来,其他班的很多女生都跑到他们教室门口看他,还有一些人专门托人把情书放到他抽屉里,只是他从来都不看,而是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邢暮风不仅人长得帅,成绩也特别好,一直名列年级第一,而且话很少,看起来酷酷的。阮朝云自见到他的第一天便也喜欢上了他,只是因为自卑不敢告诉他。她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对他的情感,生怕别人知道被耻笑。

    转眼便到了高三,学习愈发的紧张了起来。

    期中考试结束后,班主任按惯例依照名次调座位(每次月考后便调一下座位。于周日晚上的班会时间,由班长在黑板上绘制一张座次表,大家依照名次高低去选择自己的座位,想坐哪个座位便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相应的座位方框内,待大家都选好之后便可以把自己的桌子搬到自己所选的位置上即可)。

    邢暮风仍是第一名,他像往常一样选择最后一排那个固定不变的座位,并替阮朝云选择了她的老位置。阮朝云见状很是开心。

    班主任却是有些生气:“暮风,你怎么不坐前三排,偏要去墙根旁,那能看得见黑板上的字吗?”

    邢暮风不紧不慢的说道:“老师不是说按名次选座位吗,所以坐在哪里是我的自由,况且我的视力很好,坐到哪里都能看得到黑板上的字,是不会影响我的学习的,所以老师不用担心。”

    班主任竟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你…你选你自己的就好了,帮阮朝云选是为什么?她这次是第三十七名,现在还轮不到她选。”

    “我想老师是误会了。您不是说过学习好的学生要帮助成绩差的学生、共同进步吗?我这不正是按照老师说的做吗?她从刚开始的年级第一百二十多名、班级第五十名到现在的年级第六十八名、班级第三十七名,已经进步很多了。我想只要她继续努力,高考时不考个重点也会是好一本啊!”

    班主任瞥了一眼阮朝云:“但愿如此吧。”

    阮朝云知道老师不待见她,不只是因为她来自乡下的一个小山村,还因为她刚进入这个班时是班级的最后一名,更因为她和邢暮风坐在一起。大家都说她是给邢暮风灌了什么迷汤药才使得邢暮风这样,只和她一人来往。只有阮朝云知道,她是和他同病相怜才惺惺相惜。

    在高二五一放假时,阮朝云想邀请邢暮风去自己家玩。

    “你五一有什么安排吗?”阮朝云收拾着书包,轻声问道。

    邢暮风想了一下:“好像没有。”

    “那你可以来我们家玩吗?在我们家后山上长满了斑驳的白色小花,阿婆说那叫满天星,可漂亮了。”

    “我就不去了,你们村里的人那么迷信,我怕他们再误会了,这对你不好。”邢暮风收拾着自己的书包。

    “误会什么啊,我才不理会他们的眼光呢,难不成你害怕了?”阮朝云脸有些红。

    “我会怕?我怕就不会一直和你坐一起了。”

    “那不就行了,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是除了我阿婆和姑姑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我把你当好朋友才邀你来我家做客的,你不会不赏我这个面子吧?”阮朝云有些紧张,她抿唇看向邢暮风。

    看着阮朝云那可怜的模样,刑暮风笑了:“好,我去。”

    从学校到阮朝云的家要坐两个小时的汽车,再走三个小时的山路。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时间便过的很快,也不觉得乏累。

    到阮朝云的家时已是晚上。

    刚到门口,阮朝云就大声喊着:“阿婆,我回来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阿婆正在厨房做饭,听到阮朝云的声音便小跑了出来:“小云,你回来啦,我今天做的全是你最喜欢吃的菜……”

    看到阮朝云身旁的邢暮风时,阿婆竟愣住了,喃喃道:“云泽……”

    阮朝云没听见阿婆说什么,她上前挽住阿婆的胳膊,害羞的说道:“这是我同桌,邢暮风。”

    “阿婆好,突然来到您家,真是打扰了。我一直听朝云喊您阿婆,我还以为……没想到您这么年轻。”邢暮风微笑着说道。

    阿婆迟疑了片刻问道:“你爸是不是叫邢云泽?”

    邢暮风吃惊的看着阿婆:“您怎么知道?”

    阿婆突然凄惨的笑了:“他到了还是骗了我,枉我为了他……算了,不提也罢,你既是他的儿子,那我家便不再欢迎你,你走吧。”

    阮朝云急了:“阿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云,你就别问了。”阿婆瞪着邢暮风,“回去叫你爸来见我,我要当面问个清楚。”

    阮朝云拉着阿婆的胳膊:“阿婆,这么晚了你让他住哪啊?我求你让他留下来好不好?”

    “不行。”阿婆甩开阮朝云的胳膊,“小云,不关你的事,回屋吃饭去。”

    阮朝云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阿婆……”

    邢暮风低着头,在夜色中看不出表情:“我爸已经不在了……”

    阿婆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颤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癌症晚期。”

    “暮风……”阮朝云心疼的看着邢暮风,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邢暮风看了一眼阮朝云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定定的看着阿婆,“我母亲在我父亲去世之后便离开了家,再也没回来过,听邻居们说她改嫁了,是奶奶亲手把我养大的。我曾听奶奶说过,当年知青下乡,我爸便被分配到了这个小山村,还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二人相亲相爱,约定了终身。只是后来我爸被召回县城,受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得已才娶了我母亲。我爸向来很孝顺,从不忤逆父母的意。只是我父亲一直对那个人深感愧疚,所以精神也不太好。我母亲还因此常常和我父亲吵架……”

    阿婆眼睛泛着泪光:“真是造化弄人啊!当初我父母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我执意不嫁,非要和他在一起,结果我父母大病了一场,还把我赶出了家门。我便一人住在了这山坡上。他会时不时的来看我,我们一起赏花,看日出日落,他还教我读书认字,那段时光是我这辈子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光。只是好景不长,两年后他离开了这里。我请求他带我离开这儿,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只是他不肯。他走之前告诉我他一定会回来接我的,他说好的这辈子非我不娶……我这一等就是二十五年,二十五年啊……”

    “阿婆……”

    “罢了,人都不在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你们赶紧进屋坐着吧,我去把菜热一热。”阿婆转身用衣袖擦了擦眼角,向厨房走去。

    吃过饭后,邢暮风一个人走到院子里,安静的看着星空。

    阮朝云见状走了过来:“你怎么不去睡觉啊?”

    邢暮风回过神来,看向阮朝云:“哦,我睡不着。你怎么也没睡啊?”

    “我也睡不着,要不我们去后山看看吧?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个手电筒。”阮朝云欢快的跑向屋子。

    不一会儿,阮朝云打着手电筒从屋内跑了出来,拉着邢暮风的手便往外跑。

    看着阮朝云拉着自己的手,邢暮风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就是这儿了,漂亮吧!”阮朝云站在山坡上,气喘吁吁。她把手电筒照向前方,山坡上长满了成片的白色的、粉色的、紫色的满天星,很是漂亮。

    “嗯,真的很漂亮。”邢暮风坐了下来。

    阮朝云坐在邢暮风身旁,托着腮帮子:“听说满天星象征着清纯的爱恋,思念和真爱,而且在这背后还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呢!相传在古希腊有两个非常要好的姐妹,一天妹妹救了一个少年,并且喜欢上了他,只是少年以为是姐姐救的他便和姐姐在一起了,而妹妹呢就一直默默地暗恋着他。直到有一天,有人要来杀那个少年,为了救他,妹妹假扮成他的模样,心甘情愿的替他去死。妹妹死后便化作了斑驳的白色小花,就是这漫山遍野的满天星。”

    “这个妹妹真傻,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那个少年?”邢暮风耸了耸肩。

    阮朝云笑了:“你不懂,少年和姐姐对她都很重要,所以她宁愿自己受苦,也要成全他们。其实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和他在一起,只要他幸福、开心就好了啊。”

    邢暮风看着身边的阮朝云:“若那个人也喜欢你呢?你如果不说,他便永远都不知道你的想法,这样你们两个很可能就错过了。”

    “可是万一对方并不喜欢你呢,那你们两个岂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阮朝云皱眉说道。

    邢暮风沉默了。

    “今晚的星星好多啊,真漂亮!”阮朝云想打破尴尬的气氛便换了个话题。

    邢暮风抬头看着天空:“嗯,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美丽的天空了。”

    阮朝云突然笑了:“你想看的话可以经常来我们这儿玩啊,我这随时欢迎你。”

    邢暮风也笑了:“好啊,不过你可不许嫌烦啊!”

    “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真的?”

    “嗯!”

    聊着聊着突然听不见阮朝云的声音了,邢暮风转头一看,原来她不知什么时候竟睡着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这丫头真是…坐着都能睡着。

    他起身抱起阮朝云朝她家走去。

    第二天早上,阮朝云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床上,她认真回顾了一下,竟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昨天谢谢你了。”阮朝云走到邢暮风身旁,低头绞着手指。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邢暮风埋头劈柴,额上已渗出些许汗珠。

    阮朝云不禁有些心疼,她温柔的说道:“你进屋休息一会儿吧,剩下的活我来做就好。”

    “没事,我不累。”邢暮风轻轻拭去脸上的汗水,冲阮朝云笑道。

    “好吧,那我…先去做饭喽。”阮朝云蹦蹦跳跳的朝厨房走去。

    后来他们会时不时的一起去割草放羊,去山坡上赏花,去农田里耕种。阮朝云偶尔也会去邢暮风家里看看,和他一起洗衣做饭,他的奶奶也特别喜欢阮朝云。

    他们在学校里便很认真的学习,一起去吃饭,一起跑步。班主任曾多次警告他们要保持距离,可他们偏偏不听。三个月后阮朝云的成绩便跑到了年级第二,紧随邢暮风之后,并一直保持着。班主任最后便不再多说什么。

    高考结束之后,阮朝云和邢暮风报了同一所学校,并顺利的进入了这所大学,两人“自然而然”便在一起了。

    只是,好景不长。大三下学期的某一天,邢暮风突然给阮朝云打电话,说有重要的事要对她说。

    他们约在学校的小湖边。

    邢暮风早早地来到了湖边,他眉头紧皱,不停地来回走动。

    阮朝云缓缓地来到邢暮风身旁,很是憔悴。

    “你来啦…你,没事吧?”

    阮朝云低着头,眼圈红红的:“我…还是你先说吧。”

    邢暮风迟疑了片刻,缓缓开口:“我们分手吧。”

    阮朝云突然抬起头,诧异的看着邢暮风:“你说什么?这个时候你开什么玩笑啊,而且一点都不好笑。”

    邢暮风没说话,表情很严肃。

    “暮风,你不会是认真的吧!”阮朝云见状有些害怕,“可是为什么啊?我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

    邢暮风看着湖面,声音中没有一丝温度:“是我不好,我对你没有感觉了,确切的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只是在利用你、捉弄你而已。而现在,我玩够了,厌倦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这样对你对我都好,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不相信,我不信你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好,那个人是能感觉到的。”阮朝云指着自己的心,“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你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解决。”

    “信不信由你,我要走了,离开这个地方,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邢暮风转身大步离开了。

    看着他决绝的背影,阮朝云的心好痛。她瘫坐在地上哭了好久,直到再也哭不出来。她本来是要告诉邢暮风阿婆走了,她想让他陪着她,陪她一起回去给阿婆送葬。只是没想到……现在阿婆也不在了,最爱的人也离开了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想及此,阮朝云缓缓走向小湖,越走越深,直到湖水淹没头顶。

    湖边围了好多人,他们议论纷纷,却没人下去救她。正巧此时,郭明晖从湖边经过,见状二话不说便跳进了湖里。

    阮朝云睡梦中流下了两行眼泪,郭明晖知道她又梦到以前的事了。他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柔声说道:“小云,放心吧,我绝不会再让他伤你第二次。”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