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归处,云淡风轻 第七章 纠缠
    漆黑的夜寂然无声,偶尔有一阵风吹来,打的窗墙呜呜作响。室内滴滴答答的钟表声,和着母亲均匀的呼吸声,在这个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阮朝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成眠。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脑海里却是一团乱麻。

    阮朝云本是不愿回忆的,她是个典型的摩羯座,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她向来不会欺骗自己的心。但她多半是爱了却不敢说出来,因为怕受伤害,所以她宁愿一直把爱放在心底。一旦对方表白了,她便会倾尽一生去爱,去付出自己的全部真心,可若对方离开了,纵使她内心万般疼痛与煎熬,也是不会轻易表现出来的,她不会强意挽留,而是转身离开,彻底与过去诀别。

    她有自己的尊严与骄傲。尽管她看上去很柔弱,其实她的内心却是无比的刚强。以前,只有阿婆和姑姑待她好,后来又出现了不与她疏离的邢暮风,她自是感激上天的。那时候她常常在想,上天总算待她不薄,她有亲情,有友情,或许是爱情,她感觉自己仿佛拥有了全世界。那个时候她真的很容易满足,也很容易付出真心。可是邢暮风到了是负了她,一片痴心错付,她的心里怎会不怨!然而她更多的是恨自己,恨自己的不争气。她以为再见他时她可以潇洒的面对,心中不起半点波澜,然后笑着对他说:看吧,没有你我一样过得很好。

    可是她错了,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却忍不住想要逃离。她不禁有些憎恨自己的懦弱,真的是很丢脸,自己竟然会在相亲的时候碰到他!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好像还是市长的千金呢,他可真会攀高枝!也难怪,自己说到底就是一个山里来的丫头,没有出国留过学,长的也没有人家漂亮,换任何一个明眼人都会选择那个白富美吧!阮朝云的嘴角不禁扯出一丝苦笑,自己这是吃醋了么?还是说自卑?

    她正胡思乱想着,母亲却突然翻了个身,把手搭在她身上,口里依稀说着什么。她赶紧闭上了眼睛,经过仔细的辨认,她才听出母亲刚刚说的话:“小云,爸妈再也不会抛弃你了,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你一定要过的幸福才好。”

    阮朝云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原来母亲一直在为以前的事自责,说实话,她曾经真的有恨过他们,恨他们在她刚出生的时候把她送人,从此不管不问。小的时候经常有同学欺负她,取笑她,说她是野孩子,是没人要的倒霉孩子。每到那个时候,她都会哭着跑回家问阿婆,为什么她的爸爸妈妈不要她,她是不是真的会给别人带来霉运。而阿婆总是笑着回答说,小云是这个世上最棒最好的孩子,爸爸妈妈是因为有苦衷才不能来见她的,其实他们心里也很在意小云呢!

    后来阿婆离开了,她便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小山村。她本来以为自己从此要孤苦伶仃的过一辈子,还好有郭明晖。以前她的心思都放在了邢暮风身上,自是没有注意过同班同学的他。在和邢暮风分手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很是消沉。于是他便说服她一起考研,有了事情做她便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多亏了他的陪伴,她才能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也多亏他的开导,她终于选择和父母和解,并把他们接到身边来。其实现在的生活也很不错,至少她不是孤儿了。她能感受得到,父母很在乎她,一直在想办法弥补她。她有疼她的爸妈,还有对她不离不弃的小晖晖,此生还夫复何求啊!人总要懂得满足。

    想及此,阮朝云满足的笑了。一阵倦意袭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次日醒来,窗外阴云满天,不多时便落起了小雨。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来了,她想起身却又乏得厉害,正在纠结要不要起床,厨房里突然飘来阵阵饭菜的香味,诱的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肚子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揉了揉肚子,嘟囔道:“真是败给你了!”

    她立即翻开被子下床,趿拉着拖鞋直奔厨房:“你们在做什么好吃的啊?”

    此时郭明晖正在撸着袖子切菜,阮朝云的母亲则在一旁煮粥。看到来人,郭明晖吓了一跳:“哎呦,你睡醒了没?”

    “醒了啊!”阮朝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探着脑袋往锅里瞅,“你什么时候来的啊?还有,你这做的什么啊,好香啊!要我帮忙吗?”她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我早上七点来的,就想着你还没起床。”郭明晖一把拦过阮朝云,“丫头,你先去洗漱一下哈,一会儿你只需负责吃就好。”

    “你这是嫌弃我是不?”阮朝云翻了个白眼。她的妈妈在一旁乐了:“小云,明晖说的没错,你还是去洗漱吧,这有我们两个人就够了。”

    “妈,你也护着他!”阮朝云撇了撇嘴。说着她打量了一下自己,此时自己穿着宽松的大红袍睡衣,头发则因晚上睡觉不老实而盘做乱糟糟的一团,还有一缕长发散落在眉中间。自己现在的模样的确……

    “那我先走了。”她吹了吹前额的那缕头发,缓缓转身,随即朝自己的卧室跑去。咱还是要注意形象滴!

    阮朝云的爸爸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突然看到她一溜烟的往卧室跑去,不禁有些疑惑:“这孩子大早上火急火燎的干嘛呢?”

    吃罢饭后,阮朝云便和郭明晖一起去了公司。雨还在下,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郭明晖一路开的很慢:“你今天的模样很可爱。”

    看到他一脸坏笑的模样,阮朝云翻了个白眼:“你就会取笑我!”

    “没有,我是说真的。”郭明晖温柔的说道。

    “你的口味还真是很独特!”阮朝云撇撇嘴,“今天就当给你送福利了,不过你可不许在外乱说,不然我好不容易保持的淑女形象就全崩塌了。”

    “你,淑女?我没听错吧?”郭明晖微微皱眉,似乎很是嫌弃的模样,“咱们都是好几年的哥们了,你什么模样我没见过……”待他看到她握紧的拳头和充满杀气的眼睛时,赶紧话头一转,笑道,“不过你怎么样都好看,百看不厌!”

    “算你会说话!”阮朝云松了拳头,满脸笑意。

    刚到公司,雨便停了。他们二人有说有笑的朝办公室走去,刚至前台便有人叫住了她:“阮总,您的花。”

    “我的?”阮朝云愣了,她走了过去,那是一束白色的满天星,“小王,这是谁送的?”

    “不认识。”小王顿了顿继续说道,“应该是花店的,他说是受人所托。”

    阮朝云抱起花,里面夹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阮小姐,我为我前几天的所作所为向您道歉,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没办法看着我表妹嫁给别人,一时冲动才做出了那样的事,还望您能原谅。

    呵,这个徐子凡还真是有意思!阮朝云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这束花扔了吧!”

    郭明晖有些紧张,不过他没有问。他怕自己听到他不愿听到的答案。

    “是徐子凡送来的,说是要道歉,谁知道他怎么想的。”阮朝云冲他一笑,“不过这种人还是少来往的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说对吧?”

    郭明晖如释重负的笑了:“就是,咱不理他。”

    自那以后,阮朝云每天都能收到徐子凡送的花,每天都是不同颜色的满天星。不过她告诉前台,凡是他送的花一律扔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阮朝云坐在办公椅上转了两圈,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过了半个月,徐子凡终于沉不住气了,主动打电话给她:“阮小姐,你还是不打算原谅我么?”

    阮朝云乐了:“徐先生,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咱说话也就别拐弯抹角了,浪费时间,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我真没其他意思,我就是单纯的想向你道歉,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我的过失。”

    “徐先生,你真不欠我什么,我也没怪过你。我就是觉得吧,这人得懂得进退,强扭的瓜不甜,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你说是这个理不?”阮朝云喝了口水继续说道,“看在你连续送了我那么多天花的份上,我再给你一句忠告,做人要表里如一,光明正大,动那些歪心思没用。”

    挂断电话之后,阮朝云吐了一口气。该说的她也说了,她只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来纠缠她。仔细想来,她觉得徐子凡这个人本质并不坏,就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头脑不太清醒。失去理智的人可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她希望他以后不要走上不归路,但愿她的劝说有用吧!她苦笑着摇摇头。也罢,随他去吧,自己的义务已尽到,其他的就看他自己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