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归处,云淡风轻 第十一章 可怜的女人
    今天空中没有太阳,是入夏以来难得的凉爽天气。闷坐在办公室久了,人多少有些乏累。郭明晖出去谈客户还没有回来,阮朝云便趁中午吃饭的时候出去走走。她一个人在附近的公园闲逛,呼吸着周围花草的淡淡芳香,她顿时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了许多。逛了一会儿,她有些累了,便坐在长椅上乘凉。

    旁边坐着一对老夫妻,他们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周围的人和景。一片叶子突然飘了下来,落在老奶奶的头发上,一旁的老爷爷一转头便看见了那片不安分的树叶,他伸出手轻轻取掉那片叶子,正巧老奶奶也转过头来,她愣了片刻,直到看见老爷爷把那片树叶展示给她看,二人相视一笑。虽然不言不语,却无比温馨。阮朝云突然很羡慕他们。看似很平淡的日常,却洋溢着幸福的味道。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想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我们终究要回归到生活中去,体会着油盐酱醋茶的琐屑。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我们才会慢慢懂得,平淡是真。轰轰烈烈,不如相濡以沫。只是,那个能陪着自己白头到老的人会是谁呢?

    想及此,阮朝云不禁有些失落。她起身准备离开,突然手机响了。是郭明晖打来的,她的心竟不由来的有些激动。

    “小云,你在哪呢,吃饭了没?”

    听到他那温柔的声音,她的心里暖暖的:“我吃过了,现在在逛公园。你呢,刚忙完吗?”

    “好吧,我还以为你没吃,一下子带了好多吃的,全是你爱吃的,现在正往公司赶。”

    阮朝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你不会也没吃吧?”

    “这不是想和你一起吃吗,再说和客户吃饭哪儿能吃好,都是面子功夫。我现在好饿,等你回来我们两个一起吃。”

    阮朝云不禁有些好笑:“我吃过了,你不用等我,饿了你就赶紧吃嘛。”

    “不行,没有你,我一个人吃饭没胃口。”

    “好,我这就回去,真是败给你了。”阮朝云觉得他有时候很成熟,很稳重,处事有条不紊,有时候又觉得他像个孩子,很爱耍无赖。不过这样的他很可爱,能够很轻易就把她的心情给带动的好起来。

    刚回到公司,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女子,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她的皮肤略黑,衣着很朴素,看起来像是从乡下来的。不过她的五官很精致,可以看得出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标志的美人。她坐的很规矩,不停地搓着双手,似乎很拘谨。她不时的抬头瞄一眼门口,而后快速的低下头去。

    阮朝云轻轻走了过去:“我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名叫阮朝云,这是我的名片,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吗?”

    那名女子听到动静瞬时站了起来,她惶恐的看着眼前的人,见她没有恶意才稍稍放松了些。她微微点头,眼睛里似有泪花在闪动。

    “你不用紧张,坐吧,有什么需要您尽管提出来。”阮朝云温柔的说道,她觉得这个女子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女子缓缓坐了下来,她沉默了许久,一言不发。阮朝云并不着急,她在等待女子开口,如果她不说,她自然也不会问。

    过了好久,女子终于开口:“我叫李慧心,是从很远很远的乡下来的。比不得你们城里人,会打扮,我们整天在庄稼地里风吹日晒的,忙的根本没有时间去捯饬自己。你看我是不是像三十几岁的人,其实我也才25岁。这女人啊,最怕的就是嫁错郎,你一门心思的为他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他身上,他却未必懂得珍惜。一旦有了名和利,他就会弃你而去,不留一点情面啊!”

    阮朝云没有接话,而是继续听她说下去。

    “想当年我也是十里八乡少有的美人,追我的男生多了去了,其中还有一些富家公子哥。可我鬼迷了心窍,偏偏看中了一无所有的他。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反对我和他在一起,可我却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那年我才十八岁,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他那个时候还叫李光明,人长的秀气,又能歌善舞,关键是他有梦想。他说他想去大城市唱歌,等他闯出一番事业就回来接我和公公婆婆。他这一去就是六年,撇下我和刚出生的孩子。刚开始的两年很辛苦,他不仅没挣下钱,连生活都成问题,我就把自己攒下来的所有钱都寄给他。他在外漂泊,我就照看好家里的一切,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公公婆婆的身体也不太好,我一个人忙里忙外,可我从没抱怨过。我相信,总有苦尽甘来的一天。”

    阮朝云突然有些心疼她,这么好的女人竟然有人不懂得珍惜。

    “后来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我真替他高兴,我还给孩子指着说那是他爸爸。可他再不提接我们过去的事情,每次都是含糊其辞。慢慢的,他就不再往家打电话了。他能挣钱后,刚开始每个月都会往家寄一点,后来半年寄一次,再后来就没音讯了。我知道他忙,可爷爷奶奶去世,这么大的事情,他总该回来吧。可他没有。我就不相信,他连这点时间都没有。”

    这个人也太没人性了吧!阮朝云气得咬牙切齿。看着眼前的女子边说边不住地流泪,她忍不住叹了口气,伸手递给她一些纸巾。

    “谢谢。”女子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哽咽的说道,“后来村里的人说,光明在外发达了,就到处沾花惹草,据说还要和哪个大明星结婚。我不放心,就一个人到这大城市来寻他。可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他现在一出门,身边就有好多人跟着。有一次我被人群给挤倒了,那么多人从我身上踩过去,很痛很痛。我拼了命的喊他,可他就是不回头看我一眼。我说我是他妻子,压根没人相信。是啊,谁会相信,一个大明星的妻子会是个从乡下来的黄脸婆呢!”

    看到她泣不成声的模样,阮朝云很揪心,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人是谁?这么没有人性,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白禹,他现在改了名字。”女子迟疑了片刻:“你不会要打他吧,我求你别打他,只要能让他回心转意就好。”

    “你还心疼他?”阮朝云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他都对你这样了。”

    “我知道,他不仁,我可不能不义啊。我答应过家人,这次来就是把他带回家的,孩子不能没有爹,我也不能没有他。”

    阮朝云突然觉得有些悲哀。乡村的女人大多都依附于男人,这反而给了很多男人肆意妄为的借口。他们认为,无论自己在外怎样做,妻子都不会离他们而去。因为离开了他们,她根本没办法生活下去。所以他们才无所顾忌。她记得他们村就有过许多类似的案例。

    因为在他们村,女子的义务就是相夫教子。所以,她们大多留在家里,不仅要耕种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还要照顾公婆和孩子的衣食住行。而年轻力壮的男子则出外做工,以挣钱贴补家用。男子在外难免会受到各种诱惑,他们总认为一时的放纵不算什么,可怜了家中的妻子还在痴痴地等待。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大姨。大姨嫁给了一个生意人,便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没事出去逛逛街,倒也快活。大姨夫每年过年都会在家呆两天,后来他便不再回来了。听人说,大姨夫在外面又成了个家,不回来了。于是大姨哭闹着要离婚,大姨夫怎么肯呢。他怕被她分去他挣下的所有家产,便威胁大姨说,只要大姨不跟他离婚,他自然不少她的吃穿,每年都会往家寄钱,如果她非要离婚,那她不仅一分钱没有,以后也没了靠山。大姨被这一唬,哪还敢再闹。她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不愿再去辛劳。她为大姨感到可悲、可恨,然而更令她难过的是村里的疯女人,她唤她刘阿姨。

    她本是不疯的。她记得这个阿姨平时话很少,但人很贤惠,可他的丈夫竟然不懂得满足,反而在过年的时候领回家一个情人,还把她给赶出了家门。她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多,不仅照顾他卧病在床的老母亲,还把庄稼打理的井井有条。没了丈夫,她还有孩子,可恨她那三个年幼的儿女竟也被那外来的女子给收买了去,转脸不认人。她顿感没了活头,跳井自尽,后来被村里的人救下,却已是神志不清,成了疯子。村里的人见她实在可怜,便不时的接济她些。后来阮朝云有了钱,便把她送到市里的医院治疗。只是,她似乎不愿醒来。

    想到这些,阮朝云不禁红了眼眶。

    “阮姑娘,你怎么了?”那女子见她伤心的模样,担心的问道。

    阮朝云回过神来:“哦,我没事,只是突然想起一个故人,有些伤感罢了。对了,你现在住在哪里?”

    女子低下头,嗫嗫嚅嚅的说道:“这边的物价太高了,我带的钱早就花完了,现在睡在公园的长椅上。我是听说他要在你们这里办婚礼,才找到了这里来。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睡公园怎么行,这样吧,我的房子还挺大的,你要不嫌弃就先住在我哪里,等到你这事解决了我们再说。”阮朝云说着站了起来,“小刘,郭总回来了你告诉他一声,就说我有事先回家一趟。”

    站在前台的小刘应了声,阮朝云便带着那女子走了出去。

    “大妹子,你真是个好人。”女子喜极而泣。

    阮朝云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女子,笑道:“你客气了,以后你就叫我朝云吧,那我叫你慧心好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女子开心地笑了,笑的很腼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