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归处,云淡风轻 第十七章 无理的请求
    刘臻见李慧心伤心的厉害,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慌忙从外套口袋里取出一条淡蓝色手帕:“李姑娘,擦一下吧,不然一会儿该成大花猫了。”

    “谢谢。”李慧心接过他递过来的手帕轻轻擦掉脸上的泪水,“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还有,你快别李姑娘李姑娘的叫了,听着像那电视上古时的书生,怪别扭的。你就叫我慧心吧,这样显得亲近些。”

    刘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蕙—心,你的名字真好听,蕙质兰心,和你人一样。”说着他的脸突然红了。

    李慧心的脸上竟也染上了一抹绯红:“不是那个蕙啦,是聪慧的慧,我这名字也没啥讲究,当初就是随便取的。”

    “哦,是这样啊。”刘臻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他的脸更红了。

    见他这般模样,李慧心被逗乐了:“好啦,没想到你这么腼腆。”

    看她终于笑了出来,刘臻打心眼里感到开心:“你笑起来挺好看的,所以,你以后要多笑笑,不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叫‘笑一笑十年少’嘛!”

    李慧心被他这一夸,倒有些不好意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刘臻感觉到气氛有一些尴尬,便干笑了两声,转移话题道:“慧心,我看今天的天气还挺好的,不如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李慧心点点头,便下了床。刘臻想要上前去扶她,却被她给拒绝了。

    “我一个人可以的,小病而已,哪里就不能走路了。”李慧心摆摆手笑道,“我们走吧。”

    说着二人便一前一后走了出去,李慧心在前,刘臻在后,两人相隔有半米远。他们就那样安静地走着,不言不语。走了一会儿,李慧心有些累了,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要不要喝点水?”刘臻递给她一个水杯,温柔的笑道,“还是温的。”

    “没想到你出来还带了杯热水,真是体贴周到。”李慧心由衷的感叹道,“这世间像你这样的男子恐怕是不多了吧,不知哪个姑娘能有这么大的福气嫁给你。”

    “你过奖了。”刘臻笑了一下,随即低下头去,声音中有一丝悲凉和无奈,“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不然她也就不会离开我了。我和她从初中开始到读大学,一直是同班同学。我们两个读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她很漂亮,大学的时候追她的人很多,而我又那么普通,我真的担心有一天她会离开我,只好竭尽所能的对她好。只是我没想到她最后竟然会嫁给一个比她大两轮的人,那人比她爸的年龄还要大。我知道,他是一个有钱的老总,而我当时却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我没办法给她想要的荣华富贵,所以我不怪她。”

    李慧心突然有些心疼他,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我们是同病相怜,原来在金钱面前,爱情竟是这样的脆弱,甚至一文不值。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那些人不值得我们再留恋,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更好的。”

    “嗯,说的好。”刘臻抬起头来冲她笑道,“祝我们都能找到对的那个人,加油!”说着二人轻轻碰了碰拳头,给彼此加油打气。

    “有些热了,我们回吧。”李慧心刚站起身来,却觉得眼前有点黑,她伸出手放在额头上轻轻揉了揉,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左摇右晃。

    “你还好吗?”看到她的模样,刘臻不禁有些担心,他赶紧上前扶住她。

    “我没事,可能是刚刚起的猛了,有点晕,缓一会儿就好了。”李慧心缓过神来,冲他笑道,“我好多了,我们走吧。”

    李慧心示意自己可以,不让刘臻扶她,可刘臻哪肯,他担心她会再度犯晕,便一直搀着她向前走去。谁知正走着,半道上突然出现一个人,他戴着口罩和墨镜,一只手时不时地把鸭舌帽往下压,生怕别人认出他。他走的很快,在经过李慧心身边的时候拉起她就跑,李慧心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反抗,可他身上的味道让她瞬间安静了下来。她呆呆的看着他的脸庞,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前跑。

    刘臻没有防备,待他反应过来便赶紧追了过去。眼看就要追上他们了,谁知他们竟突然上了一辆车,眼睁睁的看着车越开越远,他却无能为力,不禁有些懊恼。他渐渐的没了力气,便停下脚下的步伐,拨打了110。

    李慧心一直呆呆的看着身边的人,满腹的不可思议。就在昨天,他还说与她无半点关系,并绝情的推开她,而现在,他就坐在她的身边,与她只有一个拳头那么远。他是来挽留自己的吗?难道他回心转意了?李慧心傻傻的想道。

    看到李慧心的眼泪流了出来,白禹默默地递给了她一包纸巾。

    李慧心接过纸巾,眼泪却是怎么都擦不完。

    “我记得你以前不爱哭的。”白禹干咳道。

    李慧心反而哭的更凶了,白禹吓得立即捂住了她的嘴:“嘘,小声点。”

    李慧心瞬间安静了下来,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一时间很是乖巧。

    “我放手了哦,可不许再哭了!”白禹慢慢松开手,他把手往自己的衣服上蹭了蹭,神情有点不自然,“你恨我吗?”

    “我不恨你,我知道你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李慧心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城市太混乱了,我们不要在这待了好不好,你看你都变得不像你了。我们回家吧,佳佳还在家等着我们呢,爸爸妈妈也都很想你,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白禹用力掰开她的手,他别过脸去看向窗外:“这个城市有我的梦想,没有它我会死的。”

    看着他的手从自己的手中渐渐挣脱,李慧心才明白自己是有多么的异想天开,她收回自己的手,凄然笑道:“是我自作多情了,你现在是大歌星了,而我是谁啊,不过是个农村的妇女,什么都给不了你,还只会给你添麻烦。我们就是你的累赘,我知道你想甩掉我们,可有些事情是赖不掉的。”过了片刻,她叹了口气,决绝的说道,“我们离婚吧,这样你就自由了,不过佳佳要跟我。”

    白禹诧异的看着她,这还是他认识的李慧心吗?他抓住她的手,用近乎请求的语气说道:“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看今天那个人待你挺好,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如果你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帮忙。”

    李慧心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从脸颊滑落,她缓缓掰开他的手,咬唇说道:“我们从今以后一刀两断,再无牵扯。我就算饿死,也不会寻求你的半分怜悯。”

    “我知道你不需要,可孩子需要啊,他今年五岁了,也该上学了吧,这里的教学设施都挺不错的,对佳佳以后的成长会有很大帮助。这是100万的支票,你拿着,就当是我对你们母子的补偿。”说着白禹递给她一张支票,然而她并没有接,他便把那张支票装到了她的口袋里。

    “我不稀罕。”李慧心把那张支票从口袋里拿出来撕了个粉碎扔到他的脸上,“停车,我要下车。”

    白禹强压住心底的怒火,他用手拂掉身上的纸片,面不改色地说道:“我知道我这样很不负责任,可是我没办法,音乐就是我的生命,所以希望你能理解我。”

    “呵呵,你说让我理解你,难道你只有和她结婚这一条路可以走吗?你这样算什么,靠关系往上爬?你早就已经出卖了你的灵魂,所以你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谈梦想。这一切不过是你的借口罢了,说到底是你的欲望在作祟。”李慧心已懒得看他,她望着窗外的景色不停地往后倒退,幽幽地说道,“我记忆里的李光明是纯粹的,他的歌声是有感情、有生命的,这样的他很迷人。可是我喜欢的那个简单、真诚的李光明现在已经死了。”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停车,我要下车。”

    “慧心,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所以,念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我希望你能放我一马。”白禹拉住她的胳膊,满怀期待的看着她,“我拜托你,拜托你在记者面前收回你说过的话,你就说我们没什么关系,你说过的那些都是假的。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可是我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

    “放手,李光明,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分吗?”李慧心使劲拍打着车窗,“停车,我要下车。”

    “停车吧。”白禹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助理把车停到一旁,李慧心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旁的助理也看不下去了:“你对她的确是太残忍了,好歹你们也是夫妻,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白禹倚靠着座背闭上了眼睛:“你也觉得我不是人?”

    助理撇了撇嘴:“不会,我能理解,在咱们这个圈子不好混。不过我担心的是,万一她在记者面前乱说,你的前途可就毁了。”

    “她不会的。”白禹笃定的说。他太了解她了,她从不会背后给人捅刀子,更重要的是她善解人意,这是她与生俱来的内在,也正因如此,他才深深地被她吸引。即使是现在,他依旧爱着她。只不过最后他还是败给了现实,选择了利益。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