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崛起复苏时代〕〔都市仙帝楚寻〕〔血海仇谋〕〔浪子邪医〕〔乡村神医〕〔逆天冥帝〕〔田园宠妻:小农女〕〔庶女重生之攻略帝〕〔爆款娇妻限时购:〕〔名震诸天〕〔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婚路漫漫:妻子的〕〔世界收藏者〕〔疯狂魔君〕〔别吃那个鬼〕〔全息网游:萌狐反〕〔日漫攻略者〕〔洪荒之大反派〕〔抱歉,有系统真的〕〔医路坦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情归处,云淡风轻 第十九章 爱易敏感
    听说李慧心走了,阮朝云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空落落的。虽然只和她一起相处了几天,可她是真心把她当作妹妹,她这一走,阮朝云既觉得难过,又免不了一阵牵挂。现在她只盼望着她能早日走出过去的阴霾,重新开始生活。

    “小晖晖,你说她还会回来吗?”阮朝云无力地向前走着,一片绿色的树叶飘落了下来,正落在她的头发上。

    一旁的郭明晖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帮她取掉那片树叶。阮朝云瞥了那片叶子一眼,不无感伤地说道:“它倒是急的很,还未到秋天,便想着早些离开。其实外面的世界哪有它想的那么好,反不如在树上那般自在。”

    郭明晖把玩着手中的叶子,半开玩笑道:“树叶啊树叶,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偏偏这时掉落下来,惹得云妹妹如此伤心,你可知罪?”说着他拍打了那片树叶几下。

    “你打它做什么?”看着他那孩子般的举动,阮朝云不禁有些好笑。

    “它害你难过,我在替你出气。”郭明晖认真地说道。

    “好啦,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它哪里有什么罪!”说着阮朝云夺过那片树叶,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它虽来的不是时候,倒也漂亮,我收藏了。”

    看到她开怀大笑的模样,郭明晖也由衷地笑了:“这才是我认识的阮朝云嘛,刚刚你那个模样简直像林妹妹下凡一样,看什么都能伤心好一阵。”

    “有吗?”阮朝云开始赖起账来,她朝前面欢快的跑去。一阵微风吹来,她的白色裙摆随风不停地摆动,如同白色的浪花,很是活泼可爱。郭明晖笑着追了上去:“你跑慢点,注意点形象啊。”

    阮朝云扭头冲他吐了吐舌头:“我偏不。”

    他们二人的打闹被身后的邢暮风尽收眼底。

    “他们两个还真是一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林静怡不屑的说道,“在大街上一点都不注意形象,也不怕别人笑话。”

    邢暮风没有说话,此刻他的心很痛,原来他真的没办法接受,接受她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还笑的那么开心。

    “你还是放不下她吗?”林静怡噘着小嘴,一脸醋意。

    他皱紧了眉头,把车停在道路旁之后,他倚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你调查我?”

    “谁让你一见她就像丢了魂似的,我就算再笨也能猜得出来。”看到他的神情,林静怡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她不禁有些生气,“暮风,你要娶得人是我,不是她?你为何还是放不下她?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看到林静怡掉了眼泪,邢暮风叹了口气,他抽出一些纸巾递给她:“好啦,我知道我刚刚不该用那样的语气对待你,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

    林静怡接过纸巾,心里开心了许多,然而她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撇了撇嘴,嗔道:“你还没回答我刚刚提出的问题呢,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可休想蒙混过关。”

    邢暮风知道自己已然躲不过去,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我本想忘记那段痛苦的记忆,可是你却一提再提,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诉你,也省的你疑神疑鬼、心中不快。”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事情的大致经过你已了解,那我就长话短说。我和她原是高中同班同学,还做了两年的同桌。因为我们的家庭遭遇相似,便格外的惺惺相惜,感情自然很好。后来我们考入同一所大学,便在一起了,只是大三的时候我不得已离开了她。奶奶去世之后,我便只身一人去了美国,之后遇见了你,剩下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就这些。”

    “怪不得你们的感情那么好!”林静怡撇了撇嘴,心中却是有些疑惑,“可是,既然你那么喜欢她,为什么会离开她呢?你当初到底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啊?”

    “我答应过一个人不能说的,所以,很抱歉。”邢暮风耸了耸肩,“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负她在先,我也不奢求她能原谅我。我只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就比什么都好。”

    “哼,你还是爱着她对不对?”林静怡噘着嘴看向窗外,“如果她回来找你,你会不会抛弃我、和她在一起?”

    “她不会的,她的骨子里那么的高傲,离开了是绝不会再回头的。”邢暮风无奈地摇了摇头,声音中有一丝悲凉和心酸。

    看到他的神情,林静怡突然红了眼眶。她明白,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那个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他太爱那个人了,以至于心里不会再有他人的一席之地,即使她那么爱他,也依旧换不来他的半分真情。

    “那你为什么还答应娶我?”林静怡闭上了眼睛,咬唇说道,“如果不是我,说不定你现在和她还是有一丝希望的。我知道你是同情我、可怜我,可我不需要,我要的是你的心,你懂吗?”

    “对不起。”邢暮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可他更不想欺骗她。

    林静怡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罢了,我宁愿你骗我。”她睁开眼睛,用手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水,“你这个傻瓜,就不会哄哄我?”她的心中突然有些苦涩。身边的这个男人当真是不懂得女人心,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放不下他,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吗?

    “罢了,我们走吧。”林静怡望向窗外,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落寞与悲伤。如果我先于她之前遇见你,你会不会爱上我,哪怕只有我爱你的千分之一?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即使她先遇见他,他也未必动真情。或许这就是命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也许她上辈子欠他的太多,这辈子注定要用一生来还债。想及此,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对于这一切,阮朝云自然是不知的。她一直以为邢暮风不曾爱过她,过去的所有都是在戏弄她,所以,她怨过他,恨过他。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影像已越来越模糊。只有在空闲之余,她才会偶然记起,原来自己的生命中还遇到过这样一个人,说不出来悲伤还是难过。然而再见到他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泛起了涟漪,昔日的一切如翻江倒海之势涌入脑海,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几乎痛裂了心脏。不过还好,身边有郭明晖陪着,不然她真不知该怎么度过。

    不知不觉来到了市医院,看着刘阿姨在院子里欢快的跑着,开心的像个孩子,阮朝云的嘴角扯出一丝苦笑:“其实有的时候我还挺羡慕刘阿姨的,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每天吃饱喝好,便已是莫大的幸福。”

    郭明晖心疼的看了她一眼,过了片刻,他吐了口气,轻轻挽过她的肩,宠溺的说道:“有我在,你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也可以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负责享受就好,所有的事都交给我处理。”

    “那我成什么了,你也不怕把我养成个大胖子。”阮朝云的心里感觉暖暖的,她撇了撇嘴,嗔道,“女人也可以既负责貌美如花,又负责赚钱养家啊!”

    “那要我们男人干什么啊?”郭明晖不由得有些好笑。

    “对啊,我们干嘛非要男人不可,难不成让他用自己的钱去养小三啊?咦,算了,还是别要男人了,我们女人一样可以过得很好。”阮朝云撇了撇嘴,一副嫌弃的模样,“一个人过着也挺好的嘛,正所谓‘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还没那么多的糟心事。”

    “啊,你不会是认真的吧?”郭明晖张大了嘴巴,“哎呀,这下子估计要有许多男人哭晕在厕所了。”

    “你说什么呢?”阮朝云嗔道,“我随意说的,你倒也当真了,真是个呆子。”

    “真的?”郭明晖傻笑道,“我就说嘛,我家小云怎么忍心撇下我一个人去做尼姑呢!”

    “单身主义者不一定非要去做尼姑吧?你还真是个呆子。”阮朝云扑哧一声乐了出来,她还是很少看到他吃瘪的样子,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

    郭明晖干笑了两声:“呵呵,你开心就好!”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