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十章:照顾她
    江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大门的,茫然的转了一圈,才意识到自己的车停在地下车库了,她叹了口气准备往回走。

    “哟,江大小姐又要来这里害人了?”刚转身,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道高傲的女声,“你说我们家云舒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摊上你这么个姐姐!”

    江昔心里猛颤了两下,握紧了自己的手指,她置若罔闻的继续向前走。

    身后细碎的高跟鞋声音却忽然加速了起来,很快一个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摇头晃脑的绕到了她的前面。

    江昔停住脚步,好看的眉头轻轻蹙了起来,“让开。”她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哟,江大小姐发话了!我要不要让开呢?”陈秀玲脸上带笑,口里阴阳怪气,“嗯,对了。忘了你已经被赶出家门,不是江家大小姐了!我偏不让,你能怎么办?”

    “不走?好,那我走!”

    江昔现在心情很乱,一点都不想跟她发生纠缠,绕过她继续向地下车库走去。

    她若无其事的态度激怒了陈秀玲。

    “啪”

    她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小贱人!”

    江昔懵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反而让她心中的茫然一扫而空,微扬侧脸,冷笑,“无论如何也贱不过你们母女啊!老贱人勾引我爸爸,现在小贱人又要勾引我丈夫。看骚气真是可以遗传啊!”

    陈秀玲被她怼得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也难怪,她一个只会搓麻逛街的中年妇女,怎么比得过锦城最优秀的律师之一。

    不过很快,她的脸上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的色彩,这让江昔很不舒服。

    以她平日的脾气,必定要让陈秀玲把这一巴掌连本带利的还回来,但今天她只是面露不屑,转身欲走。

    可陈秀玲却不愿意这样结束,她又一次挡住江昔的去路,得意洋洋的瞥了瞥住院大楼,口气嘲讽,“你还别不服气。现在云舒醒过来了,你的一切都会是她的。老头子留下的东西,还有那个男人也是……”

    提到父亲,江昔是真的被激怒了。

    “让开!”

    两个字,如同让人身处凛冽的暴风之中,陈秀玲浑身一怔,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

    江昔与她擦肩而过,眼睑微垂,“奉劝一句!你的宝贝女儿在楼上,要有时间就赶紧上去趁活着多看两眼吧!”

    坐上计程车,江昔才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的左脸肿了起来,通红一片。

    她闭上眼睛,心中的绝望和烦闷像一座大山一般,自从被父亲赶出家门之后就再没有人真心的爱过自己,更别提保护……

    她白手起家,没有借助江家陆家一丝一毫的力量,在锦城的律师界摸爬滚打到现在,总算是有了点成就,可其中的辛酸却根本无人能知。

    父亲不是没有心软过,但是江云舒就像一根刺卡在父女之间,那件事一日不清楚,她就一天没有办法和自己的父亲握手言和。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儿只会让他这个江家的家主颜面全无!

    亲人,爱人……

    在他们心中,自己都是仇人!

    她给司机报了个地址,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去律所,只能回家先睡一觉。

    而她所谓的‘家’不过是当初她嫁给陆沉临的时候,陆父送给他们两人的别墅,陆沉临挂着男主人的名,却从来没有回去过。

    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容身之所。

    因为常年只有她一个人,所以阶上薄薄的青苔间也只有一条清晰的痕迹。

    江昔推开门,直接上楼走向二楼的卧室,她没打算处理脸上的伤痕,那种火辣辣的痛感和心头的撕扯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

    她现在疲惫得只想倒头便睡,梦中还有父亲慈爱的抚摸和陆沉临温柔的笑。

    “滋——”

    一阵冰凉的触感让江昔从梦中惊醒,她睁眼的瞬间,陆沉临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中的毛巾。

    沾满冰水的毛巾带着冰碴子落在江昔的脖颈附近,让她顿时睡意全无。

    “你来干什么?”江昔攥紧被角,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平稳淡漠。

    陆沉临听到她的质问,先是皱了皱眉头。

    他刚来时看见这个女人脸上的巴掌印和泪痕心里到还有一丝丝的不忍。

    她睡着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平日里那副长满尖刺的模样,但也说不上柔弱,嘴角微带的幅度让她在睡梦中看起来也很倔强,还是像一只小刺猬,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

    不是那种病柳弱风能激发男人保护欲的美,反倒让人禁不住想伸手去揉揉她的头。

    陆沉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洗好的冰毛巾按得重了一些,这才吵醒了江昔。

    她一开口,果然还是平日里那个冷漠倔强得让人生气的女人,陆沉临的脸沉了下来,伸手捡起毛巾,粗鲁的把她摁在了她的脸上。

    “脸上怎么回事?”他低声问道,声音沉郁而喑哑。

    这突如其来的关心不但没有让江昔感到开心,反而让她感到一种毛骨悚然的寒意。

    她努力的偏头避开陆沉临的手,“那和陆少爷有什么关系?”

    语罢,嘴角浮起讥讽,“倒是陆大少爷,大半夜跑到一个恶毒女人的房间来,是有何贵干呢?”

    刚一说完,她自己倒是先愣住了,几秒钟之后脸上的嘲讽凝成了悲怆的苦笑,“是陆少又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了吗?”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