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笑傲九天〕〔平行世界完美明星〕〔伏天氏〕〔吞天食地系统〕〔仙斋鬼话〕〔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网红全都是妖怪〕〔都市修魔强少〕〔幻神〕〔帝临鸿蒙〕〔大小姐的绝世厨神〕〔宠物天王〕〔总裁的第一宠妻〕〔国民男神是女生:〕〔重生八零狼夫勾勾〕〔国民初恋:追男神〕〔魔王生存指南〕〔无疆〕〔三国大气象师〕〔窥心兵王的绝色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三十章:被上诉了
    江昔是一个说得出同样也做得出的人,当一纸诉状由杨晨的手交至自己手中时,陆沉临的脸已经由青转黑。

    自是见惯了总裁风云不定的性子,此刻杨晨也只觉如履薄冰。

    为什么自己要兴致冲冲的拿这一纸诉状摆在总裁面前?这不是自寻死路?

    正当杨晨懊悔之际,那表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的陆沉临冷淡地说道:“她呢?”

    陆沉临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风轻云淡,实际他的内心正在经历一场狂风暴雨,他想有可能的话,他会亲自掐死一直不接他电话的女人。

    “没有见到太太,这个是是她们律师所的人拿来的。”

    杨晨小心翼翼地说完,不时打量了几眼陆沉临。

    “滚”

    陆沉临将握在手中的文件狠狠地扔在了地上,冰冷地丢下一句话。

    该死,这个女人是越来越会挑战自己的耐心了。

    陆沉临微不可怒的拍了几下桌子,随后身躯一展消失在了办公室内。

    宝蓝色的宾利一路长驱直上,二十几分的路程车子已经停在了江昔的律师所门口。

    锦城的早晨,总有一股让人欲说还休的雾气,此刻陆沉临坐在车内,手指缝里插着一根细长的香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办公室内,琼惊慌失措地推开了门。

    “江律师,我好像看见陆先生的车停在咱们事务所的前面,怎么办?”

    相对于琼的失态,江昔则是一副泰然自若。

    “不是好像,那车本来就是陆沉临的。”

    从江昔此刻的位置往下看,可以看见一个男人正在狠劲地抽着烟卷。她看得入神,却没有发现车内的人目光同样注意到了窗户。

    陆沉临怎会不知从江昔的窗户往外眺望就可以看见底下的一切,此刻她正用一种挑衅地目光打量着陆沉临,让他心中的火蹭蹭蹭地往上冒。

    “江昔,我给你面子了,是你自己不要的。”

    长腿从车内移出,他的气质越加的凛冽了几分。而目光正好对上了窗户另一边的江昔。

    江昔立即惊呼,身子忙从座椅上站立。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陆沉临阴沉着脸将门推开,力量之大,让她蹙眉。

    “陆,陆总。”

    琼睁大眼睛看着推门而进的人,一双下巴已经落在了地上。

    “滚出去。”

    陆沉临的心情很不好,可以说下一秒就要将这里给销毁的片甲不留。

    他盛怒的模样映在了江昔的眼里,更是一层阴郁。

    他是从哪里来的优越感,谁给他的权利?可以在她的地盘上撒野。

    “陆沉临,你别太过分了。”

    江昔蹭地一下站起了身来,可饶是这样两个人的身高差距也摆在了那里。

    一高一矮的对峙,虽无声,可双方眼里的火都像是要将对方燃烧掉了一样。

    “嗬,我倒要问问你,你那欲盖弥彰的计谋到底用够了没有?你以为把我告了我就会对你另眼相看?”

    “那我今天就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你这样一个蛇蝎一般的女人,我真的是疯了才会一直让你活在陆家。”

    陆沉临说完最后一句,才发现自己是被她气疯了。脱口而出的话,连自己都惊呼。他来不是为了说这些话的。

    陆沉临说得每一句都原封不动地落在了江昔的耳朵里,彼时的她脸色煞白,可是没有一会已经恢复如常。

    “说完了?”

    她松开捏得泛白的手指,脸色十分的淡漠。原本满身是愤懑的人,此刻被她幽凉的眼神一撞顿时只剩胸腔内的那点火气了。

    他才发现两人的姿势暧昧,一刻慌神将身子陷入了沙发当中。

    “把它撤了,你知道我爸最近为这件事情很伤神。”

    “这算是求我?”

    江昔步步紧逼,她没有想到刚还盛怒下的人会服软,她向来嘴里不饶人,更何况陆沉临三番两次的寒了她的心。她更加有理由讽刺他几句。

    “你有完没完?”

    “没完,陆沉临你一天不签那张离婚协议我们之间的事情就永远不会完,所有,以你我这样的情况,离婚是最好的打算。如果你愿意离婚,那一纸的诉状我也可以要回来。”

    她的步步紧逼,啪啪打在了陆沉临的脸上,只见的他脸上肃清。

    “啊!”

    一眨眼的功夫,江昔已经被陆沉临摆在了白墙之上。

    他紧捏着她的下颌,惜字如金地低吼道:“江昔,我早就和你说过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你是在逼我对你动手?”

    是什么给了这个女人勇气可以公开对自己说这些话,顾瑾煜?

    陆沉临森然的目光里透露着震怒的光,江昔被他捏着,却是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

    双手在半空中挥动,可是身旁男人的力气大的惊人,根本没有质的变化。而被愤怒充斥着全身的男人,此刻也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不寻常的生理变化。

    “陆,陆沉临你个,混蛋,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

    “叮叮”

    手机的震动声夹杂在江昔最后的言语之中,陆沉临将手臂重重的甩了下去。

    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最新鲜的空气,才能获得生命。江昔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将陆沉临推开了。

    陆沉临还在恍惚当中,被江昔这样一推重心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我是怎么了?

    陆沉临望着泛红的左掌,内心一个念头一直在盘旋。我在乎这个女人!

    是的,他会在看到一纸诉状的时候愤懑,会在看到她满不在乎自己模样的时候愤怒,会在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所起的醋意,一切都是因为在乎!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意这个蛇蝎一般的女人。

    可江昔并不知道此刻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刚才的内心活动,她终于意识到原来这个男人是如此厌恶她,甚至不惜取走自己的性命。要不是,要不是铃声响起,她可能真的会死。

    死,死让她的内心一震。

    被冷落在一旁的手机铃声仿佛不甘心,又顽固的响了起来。

    从远处一瞥,江全民的名字跃然于眼底。而此刻她并没有了先前的感激,反而更加的疏离。

    “请问有事吗?”

    江昔揉着发疼的嗓子,故作镇定的接过了江父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江父被江昔疏离的语气呛到了,隔了一个瞬息才慢慢地吐出几个字:“你陈姨弄了一桌子好菜等你来吃呢,还有你妹妹今天也回家,小昔你中午回家来吃饭。”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