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四十章:党参乌鸡汤
    一夜宿醉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醒来脑袋会想炸裂了一样的难受,江昔最翻滚了第四个圈之后终于从床上爬了出来。

    “额。”

    床头柜上,一杯还带着温度的醒酒汤被放在了上头,上边有一绿色的便利贴:“喝掉。”

    极简单有极温馨。

    江昔端着那杯还没有失去温度的醒酒汤,脑袋里开始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想不起来了。”

    越是后面,回忆起来越加的痛苦,江昔摁了摁脑袋还是没有想起这碗醒酒汤出自于谁的手。在看看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是昨天的就连妆容一点也没有花。

    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江昔暗暗低垂了下头颅。她本来想乘着醉酒出一次轨,这样的话她和陆沉临的婚姻就算是不想结束也应该到此为止了,她还为此找了一个不错的发泄对象。

    快速的穿好衣着,某人的样子立即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陆沉临。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江昔的脑海中再一次印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陆沉临青色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神色十分的难看。

    陆沉临!

    昨天送她来这里的是陆沉临吗?青绿色的便利贴被风吹拂地有些松动了,江昔看了一眼那上面的字,一切已经了然。

    陆沉临能将自己完好无损的放倒在沙发上,这可真是要感谢他的肚量了。

    火红的跑车不知何时已经停在了陆氏大楼门下,江昔提着一盒不算烫的汤盒出现在了一层的总裁专用电梯内。

    迎着员工一样的眼光,江昔抿住了双唇,看着逐渐亮起的楼层,手心逐渐冒出了一层的细汗。

    周围是窸窸窣窣地细碎的言语,江昔尽量的忽视还是有一言两语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这是正经的陆夫人吗?”

    “她怎么也来了?世界大战是不是就要以此拉开序幕了呢?”

    也来了?

    江昔拧眉看了一眼窃窃私语的人,面上虽然还是风波不经,可心里到底泛起了斑斑漪澜。

    陆沉临多情,她从来都知道。

    专用电梯直接抵达在了陆沉临的总裁办公室内,他的门虚掩着,可以隐约的看见里面一袭红色长衣正立在桌前。

    江昔渐渐的走近,手指还未有触到门铃时,里面响起了一阵声音:“沉临,我想来这里上班,你说好不好?”

    江云舒摇摆着火红的衣,一双眼里浸满了无数的期待。

    陆沉临的目光一直盯着白纸黑字的书面上,对于江云舒千娇百媚的态度倒是遗憾的错过了。

    江昔看着江云舒使用柔弱的手段陆沉临竟然无动于衷,心里竖起了大大的问号。最近的陆沉临很奇怪!

    就比如拒绝离婚,会在醉酒时安然无恙的送她回到家里,会对江云舒的千娇百媚视而不见!

    江昔在外面一直注视着里面,却没有发现陆沉临早已经发觉了她的存在。

    他冰冷的眼神扫过了前面“温柔可爱”的江云舒,薄唇轻启:“不行!”

    江云舒被陆沉临铿锵有力的拒绝声搞得脸色苍白了几分,手指在不停地深陷进掌心,她扯动了嘴角一个弧度,试探地问道:“为什么不行?”

    难道是从前的事情他发现了什么猫腻了吗?

    想到这个原因,她的鬓角开始聚集了许许多多的细汗。

    江云舒慌张的表情越发的显得她楚楚动人,陆沉临的心忽然有松动了几分,他想起当初那个小女孩舍身救自己的画面,眼神又柔和了几分。

    陆沉临握住了江云舒的手,安慰道:“云舒,你才出院进陆氏工作我怕你的受不了,好好在家里休息,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在商量这件事情。”

    江云舒紧张握住的手悄悄的松开了几分,惨淡地脸逐渐被她变成了羞愧状。

    “沉临,我让你担心了。”

    “嗯,还有事情要说吗?”

    江昔没有想到,陆沉临对江云舒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虽然他也安慰了江云舒,但她能够感受到两人的感情遭到了重大的冲击。

    是什么让陆沉临改变了?

    她还在想是,江云舒已经带着几近怨毒的眼神扫了她一眼,好像她被陆沉临请出来是因为她一样。

    江昔感觉到自己来得真不是时候,正牌妻子竟然遭到了小三妹妹无比怨毒的目光,她是招谁惹谁了吗?

    可是,输什么也不可能输掉气势。尽管还有些问题没有想明白,她倒是直接迎上了江云舒那狠毒的目光。

    江云舒讽刺道:“江昔,这里是你该来得地方吗?”

    应该在她心里,自己都被清理了出去,江昔就更加进不去了。

    “沉临现在不想见人,作为妹妹我还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句。”

    她轻蔑的看了一眼穿得颇为简朴的江昔,鼻音中响出了一阵的不屑。

    江昔:“”

    她的优越感那里来的?

    江昔看着腿脚十分便利的人,心中累积的问道终于有了一些的答案。

    她敏锐的观察力打量在江云舒的身上,嘴角慢慢晕染了开来,她驾着手支在手肘上:“既然妹妹提醒了我一句,那我还一句妹妹好了。陆沉临可不喜欢健步如飞的女人。”

    说完已经推开了陆沉临的门。

    陆沉临的办公室她三年来踏过的次数也不超过三次,这里的陈设还如同每次看到的一样,就连房间的味道也经久不变。

    江昔的目光与陆沉临触碰到了一起,电光火石间她感觉到了头皮发麻。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她只好掩饰自己的慌张对陆沉临说道:“陆沉临,昨天晚上是你送我回去的?”

    目光扫过她,陆沉临点了点头。

    江昔没有想到,陆沉临竟也会有脸红的时刻,话说,他脸红什么?那白透骨的脸颊上明显的出现的几抹红色,是他红脸的证据吧。

    两人的心里各自藏有心事,以前逢见面必是争吵的场景今天难得的是一片安静。

    最终还是江昔打破了安静,她将手中的汤盒放在陆沉临面前:“既然要离婚我就不会欠你任何的人情,你早上给我送了醒酒汤,那我中午给你送党参汤,我们扯平了。”

    透明盒子内黄色液体在静静的流动着,陆沉临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汤,下一秒江昔被赶出了办公室内。

    江昔自知理亏,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悻悻地补充道:“你要是不满意,我可以请你吃一顿饭。”

    “砰。”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江昔摸了摸鼻子上的灰,矜持了几秒之后恢复了律师常有的雷厉风行的气质。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