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林枫〕〔名门豪宠:小妻PK〕〔天刀之天涯〕〔怦然心动〕〔惹爱上身:霸道总〕〔全能娱乐教父〕〔惹爱成瘾〕〔空间农女:彪悍辣〕〔军婚小媳妇:首长〕〔赤龙破天〕〔宋疆〕〔大完美主播〕〔神武帝主〕〔我的千年僵尸女友〕〔混沌天帝诀〕〔神级黑店〕〔快穿女主:男神,〕〔大神,来打架!〕〔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海贼盖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四十三章:你生病了
    老沈从未有见过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的陆沉临有一天会为了女人借酒消愁,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陆沉临心情不好的时候,没有谁可以在老虎的身上拔下一根汗毛,老沈也不例外。此刻他虽然在劝阻陆沉临,到底没有从他手中抢夺过去。

    “老沈,我叫你来喝酒的,不是让你来给我找话的。”

    此刻,他只想痛饮几杯。

    陆沉临发话,别说是喝几杯酒,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他老沈也不敢有第二句闲话。

    于是两个大老爷们在没有任何女人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喝下了几瓶高纯度红酒。

    话说一醉解千愁,这句话倒是没有任何的毛病。几杯酒入愁肠原本带着几分杀气的陆沉临倒是没有了刚才的凶气,只剩下一个翩翩公子形象,正在痛饮。

    包厢位置错综复杂,江昔先前心思不在这上面,待到从卫生间出来,悲哀的发现再也找不到要回去的路了。

    每件包厢的牌号像是约定好了一般,都长成了一模一样。江昔摇了摇略带沉重的脑袋,推开了一扇相似的门。

    “江昔?”

    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老沈惊讶的发现来人正是陆沉临买醉喝醉的元凶。

    原本以为进得是原先的门,实在没有预料到会得来一声呼喊。待看清楚那声音的来源时,江昔惊呼。因为在她的面前陆沉临的目光正在她的身上打量。

    陆沉临以为江昔又是带着客户来享受的,随即冷哼了一声:“陆太太还真是公务繁忙,只怕这会已经是享受的分不清东西南北。”

    明明是嘲讽,为什么自己的心里更加难受。

    果然,陆沉临的嘴里永远吐不出什么好话来。江昔扫了一眼老沈,转身要走。

    “江昔,既然你来了,那他就交给你了。已经两瓶去了,你注意让他不要喝了,我可不想在医院里见到他。”

    老沈早是看出了两人之间的问题,有加之他好兄弟第一次为女人买醉,他岂有不成全的道理。

    于是,他先一步在江昔之前离开了包厢内。

    江昔:“”

    她只不过是走错了包厢而已,现在是怎么回事,平白捡了一个包袱?有没有公费啊?

    即使隔着昏暗的灯光,江昔也可以清楚看见陆沉临那脸颊的潮红。目光向下移动,便是见一杯酒在他的手中不断的翻转着,旁边两个空瓶子被随意的摆在了桌面上。

    她犹豫了几分,还是拿出手机给人定了位置并将他手中的酒杯夺了过去。

    “陆沉临,你要醉死也不要在我面前。”

    她夺过了他的杯子,目光与他触碰的那一霎那有立即晃了开来。陆沉临是真得喝醉了,她夺了他的杯子竟是破天荒的没有任何表示。

    他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倒在了沙发上,手腕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一拉将她送进来自己的怀中。

    “江昔,你就不能安静点?”

    空气中散发着点点酒气,伴随着陆沉临低沉的语音,江昔的心没出息的疯狂地跳动了起来。

    这样的陆沉临,是她每一次梦里回忆起来会绽放出最甜美的微笑。她忽然有些后悔将他让给了别的女人了。

    江云舒很快就出现在了包厢外,敲门声越来越大,江昔不舍的从“幻境”中出来。

    陆沉临的手还搭在她的腰肢上,她小心翼翼得将他的手拿开,陆沉临却因此蹙起了眉头。

    “不。”

    他的一声低语,让江昔的动作缓慢了一步,她盯着依旧昏睡的不安慰的人,缓慢的在他的唇角落在一吻。

    江云舒进来时看见了卧在沙发上的陆沉临,脸色立即扭曲了起来:“江昔,你给沉临吃了什么?”

    她故意撞上了江昔,低头呵斥了一句。

    江昔从来不屑江云舒这拙劣的手段,此刻她更是行若无事的说道:“你也太小看我了,这样的手段我还不屑于用。他留着你慢慢享用。”

    “你胡说,你没有给沉临吃什么,他怎么会躺在沙发上?”

    “爱怎么想是你的事,我没有兴趣陪你猜。”

    江昔直接越过了她的身边,重重的关上了门。

    已经是锦城的深夜,江昔懒懒地将身体倒在了沙发上,依赖着这难得的“依靠”。

    这个情人节让她怅然若失,不禁是因为她亲手将陆沉临送进了她“亲爱”妹妹的手中,还因为她不公平的对待了顾瑾煜。

    顾瑾煜,你会不会怪我?

    她无措的闭住了眼睛,灯光照在了她惨白的脸颊之上,显得她的脸颊越发的小巧。

    “砰砰,砰砰”

    她在闭目养神之际,忽然一阵混乱的敲门声使她睁开了眼睛。

    这么晚,是谁?

    门外,陆沉临半依着门手指用力的在敲打着江昔的门。

    江昔从猫眼中看见了一副醉醺醺模样的陆沉临,脑海中忽然出现她将他亲手送给江云舒的画面。正在犹豫要不要开门,门口便传出陆沉临的声音:“江昔,你在里面装死是不是?”

    他的力道很大,她担心他会将业管引来,老大不情愿的将门打开了一点点的缝隙。

    “啊。”

    她刚开出一条缝隙,陆沉临的整个身体已经压了过来。江昔硬生生的被他压倒在了地上。

    好不容易从陆沉临的身下钻出来,却触碰到了他发烫的肌肤。

    “陆沉临,你起来。”

    “嗯。”

    陆沉临艰难的翻动了几下身子,最终将身子陷进了沙发内。口内如刀割一般,他难受地对江昔说道:“水。”

    江昔翻了翻白眼,最后还是乖乖的给陆沉临倒了一杯水,只是当她的手触碰到了他湿润的西装和发烫的手掌时,眉头不觉蹙紧。

    “你发烧了?”

    陆沉临背靠在沙发上,偶尔江昔伸过来的手被他拍打在了一旁。有那么一刻江昔怀疑陆沉临是否是发烧了,不是说生病的人神志不清吗?

    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拍掉她伸出去的手,真的不属于一个生病人所有的反应。

    她还在一旁畅游时,陆沉临闷闷地声音响起:“安静待一会。”

    身旁一直有一个人影晃在他的身边,让他并不好受。

    他的记忆恢复到了他努力的从江云舒的床上站起,然后转身离去的身影。

    他这是才知道,原来他的心不知不觉中已经全部装满了另外一个女人。

    而现在这个女人就在他的身边。

    江昔实在想不清楚,白天都精神抖擞的男人为什么晚间会生病。厚重的窗帘外飘着不大不小的雨滴,砸落在树叶之间飒飒响着。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