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圣手〕〔仙斋鬼话〕〔一生一世笑皇图(〕〔军少蜜宠令:娇妻〕〔战神在都市〕〔焚天路〕〔不死剑修〕〔不灭剑主〕〔重生之异能军嫂〕〔玄医归来〕〔官程〕〔神厨狂后〕〔妖孽狂医〕〔权谋仕途〕〔一生一世笑皇图(〕〔流量时代的巨星〕〔唐版水浒〕〔喜上眉头〕〔恶魔的集邮册〕〔斗魄星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四十四章:我们两清了
    窗内,江昔衣不解带的照顾着陆沉临,生怕他会在半夜之间有任何的问题。

    黎明渐渐的来临。

    陆沉临醒来时就看见了一个身影睡在了他的身侧,紧闭着的双眼下面是乌青一片。

    此时的她唇紧抿着,不时之间发出一两声的轻叹,倒是十分的惹人爱。陆沉临拨弄了随意落在她脸颊上的秀发,嘴角是难掩的喜色。

    不难看出,这个女人昨晚为他操劳了一夜,也不枉费他拼尽全力深夜还赶来了她家。

    陆沉临醒来时,正在做着美梦的江昔并不愿意就此从梦中醒来,她挣扎了几下,终于在陆沉临将她推向楼梯后惊醒。

    “不要!”

    她一声抵触的喊声,让陆沉临的神色黯淡了几分。

    她梦见了什么会在梦里对他这样的抗拒。

    江昔醒来时,正对上陆沉临打量的眼神。只是一瞬间,她的神志立即清醒。

    他刚才一直在看我?

    江昔意外的发现了这点之后神色都变得十分别扭,特别是此时的空气中流露出来的安静的过分的气氛。

    “我去,去给你熬一点粥。”

    像是找到一个还不错的借口,江昔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内。

    陆沉临嘴角微勾,眉眼间是他难得的温柔。

    从清晨开始,江云舒就一直盯着躺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心中一直盼望的电话在直到天亮也没有响起。

    她想起了陆沉临最后走之前决绝的眼神,整个人浸透在恐怖之中。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昨天她特意带着陆沉临去了酒店内,原本以为的翻云覆雨却并没有实现。

    事实上,陆沉临再她还未来得及脱衣服时已经离开了房间,并且警告了自己。

    “江云舒,女孩子还是自尊自爱一点才会有人要。”

    自尊自爱,这是一句多么讽刺的话。江云舒一想起这句话,脸上便露出了一股深深地不甘心。

    陆沉临,我至始至终不过是想要得到一个你而已。

    陈秀玲从外面进来时,江云舒正对着手机不断的发泄自己的怨气。

    “怎么了我的宝贝女儿,又是谁惹得你不高兴。”

    陈秀玲将江云舒的手握在掌心中,心疼的问道。

    “沉临,他昨天竟然赶我出去。”

    江云舒想起昨天的良辰吉时,内心就是一肚子的火,早知道他不听话又放一次要才好。

    江云舒将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叙述给了陈秀玲听,话尽,陈秀玲的面色已经和江云舒一样的难看。

    陈秀玲拍了拍桌子,大声喝道:“好啊她个江昔,故意设了这么一个局等着你钻进去呢。”

    “这个小丫片子,年纪不大,心眼倒是多得很。”

    陈秀玲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计划着什么事情。

    在她心里,陆沉临之所以不倒在女儿的石榴裙下完全是因为江昔。他喝醉酒了,为何江昔会出现在那里,可不就是有什么预谋吗。

    江云舒没有想到,原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和江昔脱不了干系。

    没有想到她江云舒会被她江昔暗算了。

    陈秀玲也算是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此刻她的眼里竟是绿豆深一般的光芒,她拉住江云舒的手说道:“女儿,你上次说要去沉临公司上班,他同意了吗?”

    “没有,沉临让我在家好好休息。”

    这也是江云舒最担心的地方,她隐约的感受到陆沉临对自己的感觉和以前大相径庭,应该说没有之前的那股宠溺了。

    “沉临说得没错,下次我让你爸好好的和他说说。你这些天在家好好想休息,江昔那丫头和陆家正在离婚,他冷落你是应该的,要不然将来你嫁进陆家,陆长河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瞧。”

    “知道了妈。”

    顾瑾煜答应从政府的建设规划中撤出来,代价是江昔必须成为顾瑾煜私人的律师。

    陆沉临这一病,干脆连班都不去上了,直接躺在了江昔的家中。

    江昔为了防止陆沉临再有什么闪失,在权衡了半饷之后决定留在在家。她的解释是怕陆沉临恼羞成怒将她的家砸坏了。

    顾瑾煜来到江昔的家中,发现她的家中还有另外一个人。

    “小昔,今天家里来客人了?”

    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江昔答应做他的律师时顾瑾煜已经将昨晚的所有不愉快全部都抛之脑后。

    顾瑾煜与陆沉临对视着,颇有绅士风度的问道。

    江昔恨恨地瞪了一眼不配合她演出的陆沉临,随即说道:“顾师兄你不要管他,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他只不过送过她一会,就对她家的地址这么熟悉了吗?

    江昔忽然有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受,昨天已经很对不起顾瑾煜了,今天她不想再插上一把刀。

    顾瑾煜果然将某人忽略,拿出一份文件摆在了江昔的面前。

    “你看一下,这是我连夜拟出来的合同,有什么要求需要改动的话,可以和我说。”

    话说完,陆沉临和顾瑾煜的目光都纷纷看向了江昔。

    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有她自己能够明白。天知道她此刻有多么想要逃离这场对视。

    她尴尬地冲顾瑾煜笑了笑,说道:“顾瑾煜,你是特意送这个来的?”

    “嗯。”

    顾瑾煜显得十分重视的点了点头。

    江昔:“”

    她能够感受到陆沉临不善意的眼光已经在她的全身蓄满了炸弹,仿佛只要她行错一步就要将她炸得粉身碎骨。

    要不要给人这么大的压力。

    “顾师兄,文件我会好好的看,现在我们?”

    “不方便。”

    陆沉临低沉的嗓音直接从她的身后传来。

    “她有别的事情。”

    江昔:“”

    她看了看脸上已经有些不大好看的顾瑾煜,只觉得头皮一阵的发麻,明明她的意思不是这样。

    顾瑾煜被陆沉临请走了,江昔目送着顾瑾煜的身影离开公寓,心里对顾瑾煜的愧疚越加多了几分。

    陆沉临,你也太霸道了吧。

    江昔正要关上房门,在一旁默默看着的陆沉临忽然用手抵住了她的房门。

    “你和顾瑾煜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拧眉抿唇的模样让江昔一阵的恼火,陆沉临什么时候这么不上道了。她语气不善的说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忽然觉得可悲,她不再在他身上下功夫的时候,陆沉临为什么要摆出一副他是她丈夫的姿态。

    原本积累的感动因为这句话荡然无存,陆沉临脸难看了几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他都能随意进出你房间,想来关系也不简单吧。”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