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绣良田:山里汉〕〔火影之春野樱的豪〕〔绯闻老公太难缠〕〔重生暖婚:老公大〕〔影帝的天命少女〕〔快穿:我只想种田〕〔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再世为民〕〔好巧,你做的我都〕〔军长的小萌妻〕〔狐家上仙请留步〕〔修神外传仙界篇〕〔王的女人谁敢动〕〔剑徒之路〕〔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北宋大表哥〕〔一世唐人〕〔海贼之文虎大将〕〔嫡女盛华〕〔灵气逼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四十七章:厚积而薄发
    宽敞的室内,光线通过折射反射出了顾瑾煜那双桃花眼特有的光彩,照进了江昔的眼里。

    江昔无奈地摇摇头,对于顾瑾煜她还是只能把他当做是朋友。

    “顾师兄,真的很感谢你。”

    “我想问一下这些谢谢够不够我成为你男朋友的通行证?”

    顾瑾煜下意识抓住了江昔的手臂,眼里满是真诚。她一下子松开了顾瑾煜的手,抱歉的说道:“对不起。”

    她慌张地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顾瑾煜。

    事务所内,远远地就看见一辆加长版林肯轿车停留在了门口。江昔从里面出来时一眼便望见了它。

    车内,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慢慢从里面下来。

    陆长河披着一身狐裘从车里下来时特有当年拍上海滩程莹莹父亲的既视感,江昔望着陆父慢慢向自己走近,对陆长河的敬佩之情更多了几分。

    宝刀未老,说得就是他吧。

    “小昔,现在有空吗?”

    他早就知道以江昔的性格要求江父带她来陆家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他故意在这里守着她。

    江昔对陆长河很尊重,他出现在这里必然有他自己的道理,江昔自动跟上了他的车。

    即便是轿车里面的宽阔也让人难以想象,陆长河将他精心烹制的茶递给江昔,并说道:“尝尝,换了好几次了。”

    陆长河有话对自己说。江昔接过他送来的茶杯,认真的品茗了起来。

    对于她来说,现在只不过是在等。

    陆长河看了一眼江昔,见她如此淡定的神色眼底不禁流露出了几分欣赏之色:“你不问问我独自见你因为什么事情?”

    一杯清茶入腹,通身都剔透了许多。江昔抬眸仔细瞧了陆长河一眼才回道:“陆叔叔你既然亲自来了,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我说,我能做的不过是等你说出来而已,这茶真不错。”

    还好她在大学时期加入过茶艺社,要不真品不出这茶的好坏。

    陆长河的脸上立即挂满了微笑,他不再拐弯。

    “小昔,你知道叔叔为什么当初坚持让沉临娶了你而不是别人吗?”

    “愿闻其详。”

    她张弛有度的模样让陆长河都不惊赞叹,而心里的决心越加的清晰了起来。

    “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比任何一个大家小姐都有气度,也能够将我儿子管得服帖。”

    “叔叔以前想让你们结婚后齐心管理陆氏,可没有想到臭小子比我想得要有个性,直到前不久才发现了你的好。小昔,你说你会怪他懂你懂得太迟了吗?”

    他貌似在和她谈旧事,可事事都涉及到了她和陆沉临的婚姻。她交叉着双手,却望着浸泡在茶水中的杯子。

    杯子不大,被浸泡在了里面却溢满了整个茶壶,就好像她一样,怎么样都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露出一个并不失礼的微笑,她笑着回道:“陆叔叔,谢谢你刚才对我的肯定和评价。您也说过我是你从小看到大的,我有几斤几两相信陆叔叔也看的真真的。”

    “陆沉临和我夫妻缘分已尽,我自认在陆家做媳妇的时候没有全心全意为他付出,我和他离婚也是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真正他喜欢,懂他的姑娘。”

    “如果他改变了看法,你还是必须离婚吗?”

    泡茶手艺程序繁密,可是陆长河却能够在完成一整套手续之后完全不放出一点声音。

    “离婚,对我对他都是好事。”

    除了谈话声在两人之间落下,其他寂静的可怕。

    江昔忽然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只不过是一个为了儿子而来求情的老人罢了。她忽然眼眶一红,相比于她的父亲,陆沉临真是幸福多了。

    她的脑海中闪过了许许多多陆沉临决绝的眼神以及陆叔叔越来越密集的白发。

    陆长河叹息了一声,摇摇头:“是他没有福气,你们要离婚我不再干涉,只是年下的团圆饭你们两个一定要给我一起到场。”

    “好。”

    陆长河见她并没有犹豫,深看了她一眼之后才动身离开。

    一轮谈话,她重新被放在了律师事务所门口,仿佛刚才的事情不过是黄粱一梦。

    她还是给江父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她会出去。

    江父后来说了那些话,江昔没有精神听,只知道他要求她多多回家看望他们。

    晚上,车子渐渐的驶过小区。

    宝蓝色的宾利停在了江昔回家的必经之路,陆沉临手指上夹着一根长长的烟圈,目光一直停留在宝蓝色的车和经过它身边的所有车辆。

    一辆熟悉的车驶过了宾利车旁,车慢慢的减速。

    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经过了宾利车时,深深的看了几眼。

    咔嚓。

    一会便是钥匙插入门孔的声音,紧接着门吱呀的打了开来。江昔摸着黑迷迷糊糊的将一旁的开关打开,又同样迷迷糊糊的套上鞋子之后直径往沙发的方向迈进。

    鞋架旁,一双男士皮鞋摆放在了一旁。

    她经过沙发,直接将身体缩在了沙发中。

    “贼要是不惦记你,那也是他技术没有到家。”

    陆沉临从阳台上走了出来,站立在了她的身边,并讽刺的说道。

    原本休养生息的人被“陌生”的男声惊吓住了,连忙起身。

    “你怎么进来的!”

    陆沉临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觉得一阵天花乱坠,这一定是梦吧。

    她到宁愿是梦,因为梦里陆沉临从来都是冷冷静静不会出口伤害她。

    可眼前的陆沉临是真的,他坐在了她的一旁,继续用讽刺的口吻说道:“你觉得我是怎么进来的?”

    “出去。”

    江昔终于从是梦中的幻想中走了出来,幸好她做律师最擅长的便是不温不火的模样,尽管前一刻在幻想,可面上还是一副冷面的样子。

    她指着玄关处,声音带着坚定。

    陆沉临早已是将她的习惯全部摸了个底,此刻她抗拒的神色他倒是不再生气了。

    “我会出去,只不过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她对他还是有很大的防备之心,冷声的问道:“什么事情?”

    “我爸今天去找过你是吧?”

    “你跟踪我?”

    “他说得话,你不要太当真,不管发生什么我也不会让他为难你。”

    陆沉临的声音沉沉地,砸在江昔的心里有一股麻麻的感觉。

    陆沉临难得没有三句之后暴走让江昔小小的惊讶了一瞬,她想起了陆叔叔白天和她说得话。

    要是陆沉临变了呢?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