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的正确打开方〕〔荣耀皇〕〔网游之俺是奶妈〕〔狂暴仙医〕〔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贴心兵王〕〔异能军嫂逆袭日常〕〔重生之我的神级抽〕〔都市绝品仙医〕〔漫威世界的术士〕〔豪门通灵萌妻〕〔三国大气象师〕〔抗日之中国战神〕〔宠夫成瘾:撩倒傲〕〔戮仙封天〕〔丹道武神〕〔最强特种保镖〕〔妙手神农〕〔被玩坏的万历王朝〕〔完美至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五十四章:临危不惧
    陆家人对江云舒这个名字可谓是熟悉的很,只是这里却没有任何的人感与将这话说出来。气氛再一次蒙上了一层诡异的气氛。

    “啪!”

    陆长河就在这时拍了一下桌子,然后说道:“你们要是能够像关心一个外人一样关系一下自己人,外面也不会说陆家的闲话,谁再敢提那名字,你们以后也别踏进这个门了。”

    “梓翎,演艺圈里鱼龙混杂,你自己多留心别让家里人为你操心。”

    陆长河说的话基本上是一言九鼎的模式,话毕现场在没有发出什么不和谐的符号。

    “郝总,希望我们这次合作愉快。”

    帝豪酒店内,江全民拉着一位大腹便便、满脸油光的男人走进了大堂。四周是随行而来的小干部,也都安静的立在了两人的身旁。

    “哪里哪里,有合作才有共赢。”

    那叫郝总的自是敛的财色双佳,此刻颇为客气的和江全民客套着。

    “要我说和江总这种老牌的企业合作还是放心的很,不管怎么说总是叫人放心,你说是吗?”

    “是,是,是。郝总看中我们公司的树大根深,那是我们的优势。那郝总,下次我们再重新聚?”

    “好,好。”

    那郝总高兴的满口应允,撇下了江全民直径走出了全锦城最豪华酒店之一的帝豪酒店。

    江全民脸色十分难看,正因在刚才受到了气,此刻跟随之人谁都没有理会他。

    远处,一个靓丽的身影却在这时勾住了他的视线。

    “顶层5101。”

    江云舒的手正挽着身边的男人,她一会对男人绽放一丝笑意,一会将递过的金卡放在了手心。

    “金导,怎么样,我办事你放心吗?绝对没有狗仔会偷拍到这里的。”

    她就差依附在了男人身上,那手指旋转的弧度从江父的方向看简直就像是一个荡妇。

    江父脸色铁青,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江昔就知道,一去陆家准没有好事。三姑六婆又一个一个对她深深的讽刺了一番之后才堪堪放她走。

    宾利车内,江昔将包随意的放在了身边,开始“自我反省”。

    “你在做什么?”

    她颇为神秘的模样让坐在一旁翻看着邮件的陆沉临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

    只见她鼓起的腮帮子随着叹息的声音悄悄的往下滑,那么一瞬间便完全的落了下来。

    模样颇似俏丽。

    节骨分明的手落在了她重新鼓起的腮帮子上,江昔的动作瞬间缓慢了许多。

    “你,你要干什么?”

    呼吸都快要窒息了,陆沉临还是不将他的那只爪子放下来,这让江昔颇为的懊恼。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你知不知道我刚才问了你很多句了,你一直没有回答我。”

    削尖的下巴正抵在了他的食指上,他忽然升起一股想要戏弄她的冲动。他捏住的下颌一直没有动,身体却在不断的向前倾:“你一直在想什么?”

    他不断靠近的距离让江昔有些心慌,她承认刚才是在想他的事情,可那绝对是坏事不是好事。此刻她要是如实的告诉了他,陆沉临会不会将自己生吞活剥?

    “emmmm”

    “什么?”

    她迷迷糊糊的言语惹得陆沉临的眉头紧皱,他的心里更加有了戏弄她的兴趣了。

    “想要敷衍我,这点功力可是不够的。”

    江昔瞪大了眼睛看着离自己只有几厘米距离的人,该怎么说,听为什么你接到江云舒的电话却躲避着众人这话?不行,不行,那显得自己多么善妒啊。

    想他在想什么?会不会太刻意迎合了一些?

    她的思绪还在不断的飞舞着,陆沉临显然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一股湿润软糯的味道侵入进了他的唇齿之间,让他的整个神经为之一颤。

    原本的戏弄让他变成了深情的亲吻,江昔被他瞬间拥在了怀中毫无还手之力。

    刚开始,江昔的粉拳还在不断地挣扎着,陆沉临霸道又不带温柔的手臂便紧紧的禁锢住了她挥动的双手,于是她放弃了挣扎。

    他渐渐地尝到了小妻子的美好,由刚开始的微风细雨变成了狂风暴雨,最后不是担心江昔会缺氧而亡,或许真能够吻他个地老天荒。

    “唔”

    由刚开始的享受渐渐变成了不能承受,江昔开始露出了反抗的心里。她拍打着他禁锢住自己的手臂。

    终于松开,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并怒指道:“陆沉临,你是不是没有接吻过啊?”

    她险些被他吻得窒息而死,她想过了,如果自己真的是这样没了的话,那诊断结果估计她躺在骨灰盒里都能被羞得四处躲藏。

    吻得缺氧而死,这得多倒霉!

    还在怀念上一刻的吻,陆沉临那双狭长的眼看向江昔时满带着暧昧。

    “没吻过,你要不要教我?”

    江昔:“”

    她秀目圆睁,眉头已经拧在一起:“无赖!”

    陆沉临却是够无赖的,因为下一刻江昔就感觉到了那种窒息感又重新上来了。眼前陆沉临的脸放大了n倍。

    “唔。”

    就连一向安静开车,不闻任何事情的司机也在心里暗暗为自己的主子擦了一把汗。

    陆总,你这里禽兽的模样到底还有多少距离?人家大姑娘家的不同意,能硬逼着不?

    直到车缓缓地被开到了被他们废弃的新婚公寓里,陆沉临才放过了她。

    江昔摸着已经略显浮肿的嘴唇,心中那委屈是可说不可描述啊。

    陆沉临,你坏的时候对自己是禽兽,为什么好的时候对自己还是这般禽兽?

    “我很禽兽吗?”

    “……”

    江昔瞪大眼睛看着他和一脸防守的模样让陆沉临确信刚才她就是在暗暗地诽谤自己。他咬了咬唇便是说道“你想不想看更禽兽的?”

    “哪种禽兽?”

    面对未知的事物,江昔向来都有主动学习的乐趣。此刻更是如此。完全忘记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多么的不合道理。

    “你想看哪种?”

    陆沉临挑眉看向她时,江昔才知道自己被他耍了。

    “陆沉临,你要一直是一副高冷的总裁大人形象我会一直爱你,现在这样我只想到后悔行不行?”

    “你说呢?”

    她转身就要跑却被陆沉临拦腰一把抱住,他轻轻地在齿咬上了她的耳朵。

    身形皆是一颤,江昔看向陆沉临时只觉得自己被他暧昧的姿势挑拨的无以复加,脑海中哪里还有刚才的隔阂。只有心心念念的人一直在自己的脑海中存在。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