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命运升级〕〔都市之九天大帝〕〔神医弃女〕〔一术镇天〕〔吞食天地之系统〕〔茅山捉鬼笔记〕〔重生都市高手〕〔封少的掌上娇妻〕〔重生九零之军妻撩〕〔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我家学生能改变历〕〔八极武神〕〔我吞了一只鲲〕〔萌宝来袭:爹地请〕〔冷面神尊:霸爱纨〕〔道在阴间〕〔掌门要逆天〕〔绝版猎灵师〕〔乱世为后:傲娇王〕〔年先生,慢慢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五十六章:我要的是你
    尽管她从未有跟金天南打过交道,可是那和江云舒在一起的背影在她的直觉里绝对是没错的。

    江云舒,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偌大的陆氏大楼内,同样上演着一个戏码。

    陆沉临站立在落地窗前,沈致志立在了他的一旁。

    “沉临,你说的我们都去查过了,包括当年江小姐为什么会被夫人给推下楼的一些可能因素我们也找人合证过,确实有许多疑惑地的地方。”

    “我要的是她这三年所有的出行情况,之前没有查到一定是我们漏掉了什么东西。”

    “不可能,所有关于江小姐的的清清楚楚的清单。只是找不到江小姐提到的那个和她相似人的足迹罢了。”

    沈致志在找人方面是专家,只要是他敢肯定过的东西,便是再加上十年的功夫任何人也别想找出。

    陆沉临沉了沉他的眸子,才说道:“可是法国的那趟旅行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可他很快就否定掉了这个想法,声音沉了沉:“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有问题。”

    一个人不可能凭空的消失,除非她

    “另外用一个身份!”

    沈致志说出来陆沉临最后想要说出来的话。

    “查,她有什么亲戚是在生病时住的医院里,所有和她接触过的莫名其妙的人。”

    陆沉临的手中,拿着的是和在陆家见到的一模一样的照片。

    云舒,你到底瞒了我多少?

    江云舒从外面进来,原本脸上的神情就极为的不爽,忽然见江父和母亲都坐在沙发上,那模样颇似等了她很久的样子。

    她蹙了蹙眉头,对这两人说道:“爸、妈,你们坐在这里干嘛呢?”

    江父是铁青着脸的,他们从傍晚等到半夜,才见她姗姗来迟。

    一想到她搂着一个男人进了酒店,脸就沉了下去。

    “你说,你今天一天都干嘛去了?”

    “找工作!”

    江云舒大步流星的坐在了沙发上,将桌上的水果送了一半进自己的嘴里。

    “女儿,你和你爸说实话,你今天下午到干什么?”

    陈秀玲背对着丈夫,不停地给她做暗示。

    而江云舒,终于发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她开始不安了起来,可神色还是故作淡定。

    “有个大学同学,现在在娱乐圈里混,他说,说想让我去拍戏。我今天和他到看场地。”

    江父一直盯着江云舒,见她话语里躲躲闪闪,越加的生气:“你还在胡说”

    陈秀玲一边拉住江父一起站立起来的身子,一边对江云舒苦口婆心道:“你爸爸看见你和一个男人手挽着手去了酒店里,云舒,你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江云舒的脸色立即就变了模样,再次望向两人时,底气明显不足。

    “让开,让开,我今天要打死这个有辱家门的人!”

    江父见她如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做出动作就要行动。

    江云舒这下才害怕了起来,在没有犟一下嘴,躲在了陈秀玲的身后。

    “妈,妈,您救我。”

    “云舒,你这么能做这么糊涂的事情。你是我们江家的掌上明珠,你想要什么,我和你爸爸都会掏心掏肺的给你,你这么造出这种孽来了!”

    陈秀玲拉住女儿的手,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拉住她的手哭泣着,硬生生把江父隔绝了开来。

    江云舒害怕,冲着陈秀玲叫唤道:“你以为我愿意吗?我喜欢当明星,我喜欢过别人羡慕的生活,可是陆沉临说不娶我就不娶我,我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部都浪费了,你说我甘心吗?”

    “你们打,你们打死我就好了,打死了也省得看姐姐一直踩在我的头上,对着我耀武扬威。”

    “孽障,孽障!”

    江父的手还在不停地抖动着,眼底满是恨铁不成钢。为什么他会养出两个性格如此极端的女儿。

    陆家,陆长河正在和江昔下着一盘棋。

    “小昔,看来这盘老头子我要赢了。”

    棋盘上,红方的子已经只剩下几只,黑子虽少却将红方的全部包围住了。如此一盘局马上成为了一盘残局。

    江昔的手摆在了大腿上,神色是十分的懊悔。

    “陆叔叔,能悔棋么?”

    面对一盘残局,就是神仙来也不能够将它救活,她这样说不过是为了让陆父高兴而已。

    果然,陆父乐得哈哈大笑,连连摇头道:“你呀,一点也没变,脾气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陆叔叔,你取笑我了。”

    “哎,陆叔叔这个称呼我可不爱听,你既然不和我儿子闹离婚了,这称呼你也给我改了。”

    昨天还是叫爸的呢。

    见陆长河颇为的认真,江昔也很识趣,没有破坏掉此刻的气氛,温温和和地喊了一声:“爸。”

    他果然听着享受,看着眼前他满意的儿媳正在收拾残局,口中不觉哼出一些调调。

    恰在这时,陆沉临出现在了屋子里。

    “爸,今天发生什么事情,哼起调子来了?”

    他袭着一身深褐色长风衣,年下的雨雪多,此刻他的两肩处有雨滴砸在上头。

    即使头发上散满了白雾,也可以窥见他那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发丝。这足以窥见他上班时的严谨。

    江昔的目光从陆沉临进来时便不曾移开,她专注的模样让陆沉临心里一阵的明朗。

    他的身影渐渐在自己的视线内发大,她才发觉脸颊已经莫名的发烫。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爸这里?”

    她仓促地站起身,来到他的身前。大衣被她拿在了手中,她轻轻地揩去上面的水珠,那细微的动作落在了陆父的眼中,对儿媳的喜爱又加深了一分。

    陆沉临自是瞧见了她的动作,拍了拍她的肩头坐在了沙发上。

    “义伯说我爸正在下棋,我想着现在这个时候除了你,没有别人了。”

    他曾经为了不和她在同一个的空间里,特意注意过她来陆家的时间顺序。

    此刻,正好用上。

    江昔听他这般说,心中了然。她走过了陆父的身边:“爸,我去看看明日去沈家拜访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嗯。”

    江昔的身影逐渐的消失在了客厅之中,陆沉临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儿子,这媳妇我给你留的还不错吧?”

    陆长河一边摆弄着新的棋局,一边对持久凝望着的陆沉临开玩笑道。

    “爸你看人的眼光一向没有错。”

    目光收回,可是心里却一下子像被掏空了一般,满心满意想得都是那个人。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