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命运升级〕〔都市之九天大帝〕〔神医弃女〕〔一术镇天〕〔吞食天地之系统〕〔茅山捉鬼笔记〕〔重生都市高手〕〔封少的掌上娇妻〕〔重生九零之军妻撩〕〔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我家学生能改变历〕〔八极武神〕〔我吞了一只鲲〕〔萌宝来袭:爹地请〕〔冷面神尊:霸爱纨〕〔道在阴间〕〔掌门要逆天〕〔绝版猎灵师〕〔乱世为后:傲娇王〕〔年先生,慢慢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六十二章爱而不得
    沈知行被江昔送走了之后,室内重新恢复了冷清。她才想起沈知行给她的u盘此刻还在自己的身上未来得及看。

    一定得有什么线索,要不然她也太冤屈了。

    ……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江父很少再管束江云舒了。这日江云舒坐在家中将一个瓶子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哐当!”

    一声巨大的响声传出,江家所有人都望着二楼位置。

    “妈,你一定也给我想想办法,没有那笔钱金天南不会让我参演女一号的。”

    江云舒跪在陈秀玲的身上,身边满是她发脾气时摔下的瓷器。陈秀玲见女儿跪在一片废瓷器中,已经心疼不已,接下来说得什么便都答应。

    “云舒啊,你是我的心肝,心头肉,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妈妈也会倾尽全力给你摘回来,可是要让陆沉临出资,我实在是,实在是……”

    秀才舞刀,将军玩墨。

    江云舒听见如此说,脸色立即就不高兴,接连着又摔了几样物品之后才幽怨地说道“陆沉临原本是我的,是我江云舒的,为什么却变成了她江昔的。都是她,都是她如果不是她,我怎么会落到这个田地?”

    “云舒啊,你和陆沉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他转瞬之间对你的态度有了三百六十度大反转?”

    陈秀玲怎会不伤心,原本铁定的陆家亲家,倒是给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江云舒目色一沉,冷哼一句“我只能肯定是江昔在沉临的耳边说过了什么,陆沉临一直拒绝见我,所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那金导要求的事情?”

    对上陈秀玲那双打量的眼,江云舒立即站起了身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出演这一次的女主角。”

    ……

    锦城三月,柳絮飘满整个天空。江昔从事务所出来就看见了陆沉临的车停在了她的眼前。

    就在江昔对上陆沉临眼的那一刻,高大挺立的陆沉临已经从车里走了出来,转眼来到了她的身边。

    “走。”

    他的语气恢复了之前惯有的冷漠,陆沉临性格本来就有一种冷淡矜贵,此刻更加增加了疏离之感。

    江昔首先是颤抖了一下,因为他的这个样子她十分的熟悉。她攥紧了皮包上的皮绳,小心翼翼的看向陆沉临说道“去,去哪?”

    陆沉临没有说话,而且直接推着她的身子,拉住她的手腕将她塞进了副驾驶座里。

    一连贯动作顺畅不带一丝脱水,江昔坐在车里,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拉开车窗,一股脑坐进,然后油门一踩飞速驶过了她的事务所。

    江昔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又重复了一遍“陆沉临,你要带我去哪?”

    就在她的话音一落,陆沉临更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车飞驰而过,不留下一丝一毫的身影,只有耳边呼啸的风,在飒飒响着。

    她敌不过陆沉临,最后只能任由他带着她不知开向何处。

    陆沉临透过车窗,再一次地看到了江昔紧蹙的眉头,她的嘴唇紧抿,像是在极力的隐忍。

    他忽然拐处了公路,进入了一条单行道。

    “你疯了陆沉临!”

    江昔在第一时间对着陆沉临怒吼道,律师的本能就是逻辑思维十分的敏捷,在脑海中迅速地补充了一段画面之后,她的全身战栗。

    陆沉临,你发的什么疯!

    陆沉临仿佛要将惜字如金的性质贯彻到底,从事务所走到这里只说过一句话。

    他的车还在迅猛地开着,另一边的人整个的神经已经不妙。可当目光触及到陆沉临侧脸时,所有的焦躁又归为了平静。

    一股念头从脑海中出来,她觉得就这样陪着他经历生死一般的刺激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最起码彼此的最后一眼是自己。

    不对不对,应该是她最后一眼是陆沉临。

    陆沉临横冲单行道,尽管前面的车不断地闪着红灯,他还是将油门踩得死死,丝毫未有任何放开的意思。

    刺眼的闪光灯和转向灯同时亮起,江昔来不及惊呼却将手指触碰到了陆沉临的臂膀。那一双手带着坚定的信念,是全心全意将自己交给他。

    也就是那双手,让陆沉临猛地打方向盘,终于双方车辆都免于了车灾。

    车被迫从公路上退下,在小道边停了下来。

    江昔的思维仍旧停留在了刚才惊险的一幕之上。她的脸色苍白,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个字。陆沉临的手指正击打着方向盘,看起来再平常不过。

    她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她一点也不了解。

    陆沉临只停留了短暂的一瞬间,又发动车子向着公路驾驶而去。这一次他把车子停在了别墅内。

    “下去。”

    气氛沉静的可怕,虽然外面是她居住了三年的地方,可是车内的人让她的神经感受到了压迫。

    陆沉临简洁、冰冷地说出了两个字后,那就不手机开始翻动着什么。

    有一瞬间的停留,江昔看着略低着头的陆沉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是下去,还是什么?

    她正纠结着,陆沉临偏头却看见了江昔依旧坐在了车内,嘴角勾勒出一股讽刺的味道:“怎么,你还想让我亲自请你下去?”

    江昔的心里慢了半拍,她瞪大了眼睛望着陆沉临,似乎想从他的神态中确认刚刚是否是他在说话。

    她停留了一阵。

    “陆沉临,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有什么误会?”

    她想了一刻,还是没有打开车门,小心翼翼地询问着他。

    “没有误会,只是厌恶了这样的关系。”

    陆沉临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彻底的刺痛了江昔的心,她在心里暗嘲一声,为自己这几天偷来的幸福而叹息。

    江昔清楚有一天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回从前,可不知道以前来的这样快,她还没有证明清楚方面的事情,陆沉临便已经厌烦了自己。

    希望过后的失望往往还回来的是绝望,她扯开了一个自认为得体的微笑,仰面对陆沉临说道:“那好吧,我只是觉得一切来得太快,不过这样离开也好,省了我到时候说分手的理由。”

    “陆沉临你不知道吧,我执念的只不过是一次爱而不得,现在没了遗憾,你陆沉临早也不是我要的良人。”

    她说完,立即推开了车,从里走了出来。她的步伐那样的坚定,陆沉临感觉到心里一个地方被狠狠地割了一刀。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