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王妃:逆天相〕〔除灵档案〕〔法医探警〕〔九转玲珑〕〔扶一把大秦〕〔最初的寻道者〕〔食鬼猎人〕〔电影世界开拓者〕〔宫夜宵和程漓月〕〔大明之雄霸海外〕〔天帝剑尊〕〔脑核风暴〕〔我真的开外挂〕〔惹火萌妻:总裁老〕〔盛唐血刃〕〔人间诡话〕〔黑科技研发中心〕〔绝品全能兵王〕〔活人祭祀〕〔神术武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六十五章:误会
    陆沉临从闷热的房间出来,原本是想要吹吹冷风,没想到看到帝豪酒店门口的一对“丽人”之后,这冷风吹得果然透凉。

    他就站在暗处看了一眼久久未分开的两人,嘴角的嘲讽味越加的浓厚。

    江昔推开了靠在她身上的顾瑾煜,并十分认真地对他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尽早给出一份没有障碍的账本,时间不早,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顾瑾煜脱口而出。

    “不用了。”

    江昔一边说一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转头对顾瑾煜说道:“顾师兄,你也早点回去。”

    “嗯。”

    说不清是什么滋味,顾瑾煜点了点头,向着相反地方向走了。出租车缓缓地离开了帝豪酒店门口,一路上公路。

    “望前面转角掉头,重新去帝豪酒店。”

    一直拍打着车窗的江昔忽然睁开眼,目光坚定而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拒绝。

    不管是九点还是十点,它总不会失它半分的色彩。

    江昔再次来到帝豪酒店时,这里依旧如刚才那般绚丽夺目,让每一个过往匆匆地路人侧目。门侍以同样的态度给她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弯腰。

    “欢迎光临。”

    她走了进去,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四处。

    对,她重新回到这里,不过是想要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转了一圈也没有见到陆沉临的影子,江昔暗暗擦拭了一把额前的细汗。她忽然清楚为什么那些出轨的男人女人都喜欢来这里了,因为确实不好找。

    出轨!

    她第一次用出轨这个词来衡量她和他之间的关系。想到了这一点,她心里冒出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陆沉临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包场,不管大大小小场所,只要心情好往往整层整层的包。江昔忽然想凭这个试试运气。

    于是她查了许多的地方,终于知道了21层被一位姓“陆”的先生包了场。江昔不是没有疑惑过,整个锦城要说不认识陆沉临这个人的屈指可数,可这姓陆的算怎么回事,难道是别人?

    电梯在不断往上升,江昔看着显示屏幕上不断接近的楼层,手心不由浸出了一股汗水。

    最终电梯停留在了她要的层数,而她却下不了决心要不要走出去。她迟疑了许久,在看到它亮着红色时,匆匆关掉。

    写着清晰的二十一层的楼栋就摆在了她的面前,果然是包场的氛围,周围静得可以听见任何的风吹草动。

    江昔亦步亦趋的向前走动,在靠近了餐厅之后,脚步顿住了。陆沉临和江云舒对话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谢谢你沉临哥,你对我的好我会永远记住的。”

    “这是你应得的。”

    陆沉临温柔一如既往,江昔明知道那温柔只会对江云舒,可她时常也幻想陆沉临能亲自对着自己,当真相通过感官得知时,她整个人立在了原地。

    只能任凭接下来的话从耳边传来。

    “沉临哥,我们进去吧。”

    “嗯。”

    门被毫无预兆的关上,江昔从走廊看见那扇门时,整个的心如同碎了一般,再怎么捡拾也拾不起来了。

    多么可笑的幸福,陆沉临喜欢的从来都是江云舒,而自己,自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他们羞辱自己的一个污点。

    江昔不知道自己何时从哪里离开的,只知道在离开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

    别墅内并没有任何人,江昔在打开了第一个灯时感觉到自己又回到了三年以前,她一个人面对着冷冰冰房子的日子。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在下一个日子里好好的离开。

    深夜,她在床头辗转反侧,周围静悄悄地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一个钟表嘀嗒嘀嗒转动。她抹干了只有泪角上的一颗泪,将头深深地埋在了里面。

    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响声,她从被窝里爬起。

    陆沉临绕着大半个锦城转了一圈之后还是将车开到了两人居住的别墅内。四周已经没有了灯光的照射,整个大房子黑漆漆一片。

    他的神色沉了沉,将车倒入车库后直径打开了门。

    如同外面显示的一样,里面是漆黑一片,智能管家在他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将灯光全部亮起,却唯独照不进她的心里。

    许是夜晚喝了酒的缘故,他随意的扯动了西装上的领带并将它扔在了沙发之上。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江昔将头越发的埋在了被子里。从陆沉临进屋的那一刻,她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里。

    她害怕陆沉临忽然扯动她的被子,冷眼对她说:“那我们离婚。”

    江昔紧闭的眼在黑暗之中并不容易被人发掘,陆沉临来到主卧时,入眼的便是一个隆起的身影,心也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江昔一直听着陆沉临的动作,她感觉到他在看自己,却不知道那看里到底包含着什么样的意味。

    他一直盯着隆起的地方看了许久才打开了浴室的门,屋内的灯光没有亮起,江昔偏头时,周围还是一片寂静。

    她的手指紧攥住锦被,水声哗啦啦地响着,她的心却像是跌落了谷底,稍微动一下就碎一地。

    陆沉临,为什么让我看到那些真相?

    带着湿气的发丝被包裹在了浴巾里面,陆沉临只简单穿了一件睡袍就躺在了大床的另一侧。

    他的整个身子压在上面使得大床沦陷,江昔也感觉到了凉凉的湿意向着自己袭来。

    她的背越加僵硬,开始小心翼翼地将身体挪向床沿。

    忽然,一双大手放在了她的腰肢上面,她的心里落了一空。她不敢开眼,只能凭着本能让那只手移动自己的身体。

    陆沉临眼看着江昔的身体就要落往地面,眼疾手快揽上她纤细的腰肢时,全身却像触电一般。

    心里有一股过慢慢地蔓延了开来,陆沉临瞧着浅眠中的人,眼中的历色缓和了许多。

    手指触碰到她的发丝,他下意识想到一吻她额头,脑海中却出现了顾瑾煜环抱她的场景。

    “你逃不了的。”

    他低低地呢喃了一句,立即将手从她的身上抽出,转瞬消失在了房间里。

    怀中结实有力的手臂忽然抽出,江昔的身体同样感到一股异样。原本促狭的额头此刻也舒展了开来。

    陆沉临,就这么的离开了!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暗影礼赞〕〔太墟剑帝〕〔爱情一人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