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今天开始做〕〔日久必婚:亿万爹〕〔妙医鸿途〕〔穿越者的求救信〕〔上帝时刻〕〔终极雇佣兵〕〔逍遥皇帝打江山〕〔海贼之陆军元帅〕〔重生七零当神婆〕〔我的异界后花园〕〔酒香俏农女:神秘〕〔刻骨危情:先生太〕〔极品全能霸主〕〔重生九零之军妻撩〕〔七次总裁,爱上我〕〔控尸领主〕〔最强神医混都市〕〔我所思想的故事〕〔最坑召唤系统〕〔请回答主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六十八章:争执
    顾瑾煜那一双性感的无敌桃花眼幽怨的看了一眼江昔后,对她说道:“好歹我也你师兄,你就这么说话来伤我的心?”

    “顾师兄,你别伤心,我只是不想让你误会什么。”

    “好,我不误会,这件事翻篇。”

    他如此轻松的模样,放在江昔的眼里形成了一种感觉,她也不再纠结无此,毕竟两个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临近下班,两人才对完各自的账目。

    因为低垂着头,江昔的发丝绕过耳际垂到了脸庞,顾瑾煜看得认真,以至于江昔叫唤时,他才从失神中恢复过来。

    “顾师兄,顾师兄?”

    “啊,那个时间不早了,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请客。”

    顾瑾煜意识到自己在江昔的面前再一次的失态了,他拍了拍挡在她位置上的手臂,说上一两句完全不同的话想要掩饰掉自己的慌张。

    他的脸颊微微泛红,江昔仰面看他时,眉头轻拧了几分。

    头发已经被她从脸庞挽到耳际,她对顾瑾煜说道:“今天算了,回去我还要找一些资料,我看我还是改天再和你聚。”

    “那我送你回去。”

    虽然因为她的话有些失落,但顾瑾煜立刻换了一个提议。他的眸子里有一片期待,落进江昔的眼里,她慌忙的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江昔想到陆沉临那一张冷泠泠的脸和通身散发出来的冰冷的气质,最终连顾瑾煜最后一个请求都拒绝掉了。

    “不了,我开车过来了,下次吧,反正我们见面的也十分频繁。”

    “好。”

    顾瑾煜虽然不情不愿,可到底江昔已经嫁做人妇,他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眼睁睁的看江昔从身边走过,他的手不敢在这一刻抓住她的臂膀。

    江昔从顾瑾煜身边经过时,感觉全身的毛孔都随着风的流动而窒息了起来,她害怕他会拉住她的手说留下。

    到时候,他们该如何自处,或许连朋友都做不好了吧。

    可到底她走得一通顺畅,直到她拉开车门时,顾瑾煜也没有出手阻拦自己。

    车从顾瑾煜的身边滑过,江昔不愿去看此刻他的表情,只能够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远远地注视着。道路很长,将人影拉的也长。

    车到了别墅已经是日暮晨晨,往常这里总是黑漆漆的一片,今天江昔随处一看,竟瞧见了有灯光从里面溢出来。

    陆沉临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沉临从公司出来便来到了这里,他的车开得顺畅,往往一个小时的路程他用时不会到三分之二。

    他在这所房子里等了许久也不见江昔的到来,脑海中忽现一个令他烦躁的念头。他抬起修长的大腿一直往主卧走去。

    打开门,见里面一切照旧。他的一颗心在他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轻轻跳动了一下,随之便归于平常。

    当陆沉临从二楼下来时,落地窗外一辆火红色的熟悉跑车慢慢驶过了车库,就在他准备开门之际,江昔率先将门打开了。

    “陆沉临,你怎么了?”

    江昔一开门便见陆沉临一副将要出去的模样,她没有给他让道,而是站在门的中间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你去哪了?”

    陆沉临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描了一刻后,声音冷淡的问道。

    他的眸子只不过在她的身上扫了一眼,便让江昔蹙起了眉头。他现在的样子是来找自己茬?

    陆沉临的气势从开始没有弱上半分,江昔自然也没有让人给欺负了的道理。天生的那股倔强出来:“陆沉临,你管得有点宽了。”

    她不喜欢陆沉临刚刚说话的语气,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被控制了行踪的人一般,去哪里都要受到限制。

    “做丈夫的询问一下妻子的行踪难道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还是说你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能让人知道?”

    “陆沉临你什么意思?”

    被人怀疑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江昔看着陆沉临,此刻的他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刚才的话便如同圣旨一般,要给她定音。

    她的脸色墓地一沉,绕过了他的身边直径上楼。

    江昔这番不解释,不辩护的样子更是让心烦意乱了一整天的陆沉临脸色越加难看。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不想和我待在一起?”

    他的身影被黑暗笼罩了大半,江昔回转头时便瞧见了他此刻的模样。他愤怒的模样像极了那些婚姻里暴躁男人。

    她噙了噙嘴角,毫不客气地说道:“陆沉临,你有这个闲时间不如多去安慰你外面养得那些花花草草,比起我,她们更愿意听你说话。”

    她说话间,细长的高跟踩着楼梯发出“哒哒”的响声。

    陆沉临的目光未从女人的背影离开,直到她拐角进入了他看不见地地方,他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那里。

    他第一次感到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烦恼,他随意的将手中的外套放在沙发上,也大步走向了二楼。

    江昔正在主卧里浅眠,她这一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神经也有些麻木。渐渐靠近的脚步声让她的意识被迫集中在了一起。

    陆沉临走进主卧室,看见的是江昔蜷缩在被子的一角里,她将脸埋在了里面,陆沉临看了好几眼,神色变了变。

    她就这么不想和他呆在一起,宁愿藏在被子里也不愿对他讲话?

    一股气冲向了他的胸腔,他掀起了她被子的一角,可她又重新的将它盖回了身上。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江昔吼道:“陆沉临,你发什么神经!”

    她的眼眶是红色的,陆沉临无意中竟是看见了她通红的双眼。他手中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之中,那未曾看见的左手,握成了拳头。

    是谁能让她红了眼眶?

    想到有个人竟可以让她红了眼眶,陆沉临的心里犹如刀割了一般,刀刺在身上血淋淋的。

    陆沉临不知道,那泪是为了他留的。

    江昔从未有想到自己流泪的一面会被陆沉临看见,她胡乱的在脸上抹动了一下,尽量让自己做得自然。

    那句愤怒的吼声也没有人再提起,房间里,一个现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凝望着哪里,一个躺在床上,连翻转身都小心翼翼。

    令人屏息的气氛很久也没有被打破,直到陆沉临那支烟最后被吸尽。

    他掐断了烟头,将它扔在了烟灰缸:“顾瑾煜融资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进去了?”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