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幽冥棺〕〔萌宠甜心:总统少〕〔快穿通缉令:黑化〕〔甜妻撩入怀,神秘〕〔天降淘妃:战神王〕〔三国大土匪〕〔都市兵王〕〔欢乐农女:将军无〕〔鬼王独宠俏医妃〕〔万千宠爱耀星辰〕〔联盟之魔王系统〕〔骑马与萝莉〕〔这个游戏不简单〕〔国民女神:史上第〕〔军帝隐婚:重生全〕〔侯府商女〕〔宠物天王〕〔王牌军婚:靳少请〕〔报告首长,我重生〕〔首席独宠:军少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六十九章:融资风波
    他说得那般的肯定,让她连找借口搪塞都觉得侮辱了他的智商。从床上坐了起来,江昔打量了几分他。

    她记得顾瑾煜对这件事情的上心程度,按照她对顾瑾煜的了解,那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包括她不会超过十个人。陆沉临怎么知道的?

    她沉默的样子让陆沉临眸光一沉:“这锦城还没有我陆沉临知道不了的事。”

    “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

    她迫切想要知道一个答案,以至于她这样脱口而出的样子让陆沉临误以为她是担心自己会对顾瑾煜不利。

    他的心里升起一股醋意,他抓紧她的手腕,视线逼近了她跳脱的眼:“怎么,你害怕我反咬他一口?”

    这的确是一个在顾瑾煜踩死的好办法,可是他陆沉临从来不屑。

    像是心事被猜中,江昔脸色惨白:“陆沉临,只要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绕过去这件事情,你开条件,顾瑾煜会满足你的。”

    她虽然不喜欢顾瑾煜,却也不希望他就这么的失败。她说出这句话也不过是仿照顾瑾煜一向的脾性。

    可她没有想到,她这一句仿照的话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伤痛。

    陆沉临听到了江昔的话之后,脸色更加不好看。他放开了抓着她的手,用极嘲讽地语气说道:“江昔,你别忘了你是我陆沉临的老婆。”

    被铺天盖地的猩红了眼,陆沉临大手一挥,将整床被子全部掀入地上,大手开始去撕扯两人身上的衣服。

    “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好到你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红杏出墙?”

    江昔的双手被陆沉临压在了身下,任凭她怎样的挣扎也没有改变丝毫,而陆沉临的声音却一直响彻在耳边。

    无论她怎样的挣扎,陆沉临都死死地将她禁锢在了他的身上,不给任何一次机会的反抗。

    “陆沉临,你放开我。”

    “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陆沉临说完这句之后,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不知何时溢出的血腥味道蔓延在了两人的唇齿之中。那鲜血,分不清是谁的。

    衣帛撕扯的声音,深吻后两人发出的轻吟声渐渐地掩盖住双方的争斗,一夜漫长而难熬,直到陆沉临发泄完了最后的怒火,身体扑在了她的身上。

    青紫不一的痕迹遍布江昔整个上身,脖颈处那青紫色深深地吻痕瞬间抢夺了陆沉临的视线,心忍不住阵痛了却在望见江昔如同僵尸一般的模样,他转身下床,不带一丝留恋负气而走。

    又只剩下一个人睡在宽大的床上,周围恢复了平静,静得连四周吹动的风声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江昔拖着沉重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到浴室,那一面清楚的梳妆镜照出了她此刻的模样。

    凌乱的头发随意的披在了肩处,雪白的肌肤几乎被深浅不一的吻痕给覆盖住了,她拿起花洒,开始猛地浇灌自己的身体。

    冰冷地水冲向脊背的那一刻就像刺骨一般的疼痛,可她任由着这刺骨的水浇灌她的全身,慢慢地,冰冷席卷着她整个的神经。

    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进而后来什么也不清楚了。

    昏沉中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抱起,雄性的阳刚之气给她添了一丝的温度,她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用力的向着她的怀中蹭了蹭。

    “就这样,这样就很好了。”

    江昔的身体靠近床时,她紧紧的抓住了陆沉临的领子,口中不断地呢喃着。

    陆沉临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怕下一刻没注意怀中的人就会消失了不见。她让自己这样举着,那他便哄道:“好,我一直捧着你。”

    他这样的用力,直到双手逐渐麻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将怀中的人放下。好在房间的温度较高,江昔冰凉的身体逐渐回转了原有的温度。

    她的手没有那样用力了,原先扯得十分敞开的领子暴露在了外面,热风一吹,好容易消下去的火慢慢又上升了起来。

    温度升高,江昔一粘上被子,便立即往被窝里钻,不过一瞬人已经被包裹在了里面。

    “唔。”

    偶尔,她会发出几声轻吟。

    陆沉临动作缓慢地挪动着江昔的身体,让她找到最佳的睡眠方式,可每次不过十秒又恢复原型。

    他放弃了这个念头,将她不时裸露在外的手臂放进被子后,他悄悄地走出了卧房。

    书房内,陆沉临只简单的在身上披了一件浴巾,一旁的烟灰缸里不时被扔进一个烟蒂。

    陆沉临的思维依旧停留在与江昔的对话之中,她对他冰冷强硬的态度还真的如同她说得一般,得到了,所以就不珍惜了。

    陆沉临又回忆起江昔让自己少管顾瑾煜的事情,那口吻像极了维护丈夫的妻子。他的手不禁握成了拳,脑海中飘出她冰凉的全身倒在浴室里的样子,想狠又狠不下心。

    “江昔,我们之间是不是彼此开了一个玩笑?”

    他犹记得她年少时每一次遇见他时绽放的最甜美的微笑,可为什么到后来她笑的次数减少了。陆沉临记得,那是他们结婚之后,她的脸上彻底的没有了笑意。

    为什么,是我给你带来的太多伤痛?

    助理打来电话时,他的思绪还漂泊在远处。他从里面惊醒,样子又恢复如初。可以是绅士般的举手投足,可以是帝王般的霸气侧漏。

    “什么事?”

    凌晨一点,杨晨依旧守在电脑桌前不停地敲打着键盘。

    “陆总,您猜测的没有错,顾瑾煜这一次是要栽一次大跟头了。局里的朋友晚上和我来电,说今天他们的紧急任务就是要对付这些老牌的实业。”

    “这一次,顾瑾煜不知道要经历什么?”

    光是想想,心里就已经有无限地激动。

    陆沉临平静地一张脸下不知道他的内心是高兴还是什么,只觉得他此刻的模样的确镇定。

    “好了,我知道了。”

    陆沉临只用了六个字恢复了他们这几天的战果。他挂断了电话,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仿佛刚才听到的独家内情不过就是大众已经认知的事实。

    陆沉临再一次回到房间看见江昔微拱起的身子,他轻轻地给她压低了锦被。

    轻微的呼吸洒在他的手上,让他心里一颤,至始至终她从未有睁开过眼,可陆沉临却感觉她的双眼注视着自己,使他全身那样的焦灼。

    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到全身都随着身体的停顿而麻痹,陆沉临动作带着小心离开了房间。

    江昔睁开双眼已经不能看见陆沉临的身影,她疲惫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只感觉到全身像是散架了一般。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天骄战纪〕〔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