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总裁宠上天〕〔王者荣耀之召唤师〕〔霸气萌妻:老公,〕〔活人祭祀〕〔我的仙女未婚妻〕〔超级御兽仙医〕〔贴身医圣〕〔重生八零:弃妇带〕〔村长的后院〕〔行走阴阳〕〔农民小神医〕〔大侠给跪〕〔重生为凰:战王的〕〔女总裁的逍遥高手〕〔抗战之八岁团长〕〔下山虎〕〔厨色生香:霸宠农〕〔贵女当家〕〔不二大道〕〔极道拳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七十八章:暗恋
    陆沉临被她这一副模样搞得脑回路有一阵的调整,等到终于察觉到什么时,江昔已经在发动车子。

    “既然路过,载我回去。”

    “你自己有车啊!”

    眼见着陆沉临的身子已经坐了进来,江昔抗议道。而后者,直接忽略了前车之人不满的呼声。

    “车坏了。”

    谎言被他信口撵来,将车门关好,他一脸自然地拿出了平板,手机不断的滑动。

    江昔张开口的话立即被堵住,她知道陆沉临只要拿出了平板一定是在工作,她从镜中瞧了几眼他此刻的模样,抿嘴开始开车。

    陆沉临,要回家了?

    一路上两人都未有再开口,陆沉临一直刷着屏幕,直到离目的地还有十几分钟的距离,目光开始打量上了江昔。

    她依旧穿着职业女装,一头乌黑微卷的发随着隐隐透进来的风轻微的吹动着,有那么一刻,陆沉临以为那头发是在勾引他。

    他瞧着那调皮的头发有些发呆,手下意识的举起想要一把抓住它们。

    手臂已经举在了半空之中,他忽然瞧见了江昔紧抿的嘴角,时不时地往下咬。

    她在想什么伤神?

    陆沉临的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原本的兴致也就差了许多,举起的手重新放下。

    原本要去的西山别墅在看到了江昔后,他立即改变了念头,甚至抛下已经停在道路上的车,耍赖一般的坐上了她的车。

    陆沉临做着一切,不过想要多看她几眼。

    举起又放下的手通过镜子进入了江昔的眼底,她瞧着那双专属他的手,心中怅然。

    别墅的灯照旧照着,江昔将车停在了车库里,陆沉临首先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云姨早在听到了汽车响声时醒来,此刻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两人道:“先生,太太,你们回来了?”

    “嗯。”

    陆沉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个字便转身走向了楼梯,身后娇小的身影堪堪进入玄关。

    江昔瞧着陆沉临迅速消失的背影,心又是一阵的痛。

    既然不想见她,为什么还要坐着她的车?还要回来?

    云姨并不知二人最近的状况,只觉得两人要不两个都不来,要不一起来,感情一定很好。

    云姨心中念头闪过,江昔却是小心翼翼地问道:“云姨,先生这几天来过了没有?”

    看着云姨错愕地表情,江昔连忙摇头道:“我先上去了。”

    只是几个转息之间,人已经走上了楼梯,云姨只能担心的问道:“太太,要不要做些宵夜给您和先生?”

    “不用。”

    她有些不习惯家里多了一个人,回答的极为快速。云姨目光有些失望,她又立即补充道:“那个,我们都吃过。”

    “我上去了。”

    “好的,太太。”

    江昔匆匆上楼,楼下,立即恢复了寂静。

    陆沉临的书房灯亮的刺眼,她刻意放缓了脚步,再经过了他书房时,还是忍不住抬眸张望了一眼门内。

    门是虚掩着的,但依旧看不见里面的情景。

    她摇了摇头,眼里留下一丝的眷恋从书房经过,进了主卧。

    主卧安静极了,也很整齐干净,并没有因为她几天未住而沾上灰尘,看来云姨打扫的很干净。

    她随手将包包扔在了床沿上,转身在更衣室内取了一身睡衣走进了浴室内。

    水哗啦啦地往下落,江昔疲惫的闭上了双眼,眼前闪过了她遇见陆沉临身影的每一个瞬间。

    年少的时候,她都会在和陆沉临见上一面或说上一句话后仔细的回忆很多很多遍。

    现在,几乎成为了一种习惯。她的脑海中陆沉临的样子了她整个的思维。

    他受采访时严谨的模样,他坐上她车时自在的模样,甚至还有他转身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样子。

    门吱呀被打开,浴室里的人却因为水声过大并没有听清楚外面的声音,等到江昔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从里面出来时,见到的却是已经从隔壁房间洗完澡的陆沉临。

    此刻的他躺在了床的一边,陆沉临很忙,就连躺在床上时,手机也没有离开他的视线五十厘米。

    江昔为他突然的出现脸红,渐渐却发现后者甚至连个眼神都不曾给自己。他若无其事的翻动着手机,目光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它。

    江昔有些落败,在无措地捏过发白的指甲时,她早已经选择对自己好一点,于是拿起吹风机“坦然”的吹着未干的头发。

    陆沉临知道江昔经过书房时停留下来的脚步,他再也不愿看一眼那些白纸黑字,心里期盼着外面的人能够进来。

    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见有动静。

    他打开了书房的门,却发现外面哪里还有什么身影,主卧同样紧闭。那一刻他心里起了一阵的烦躁,直接关上书房门进入了另外一间房。

    随意的冲洗了身子,他打开了主卧的门。

    浴室的门亮着,不时水声哗啦啦地落地激荡在他的心间。陆沉临站在门外停留了一会。

    浴室门微微转动时,陆沉临不动声色的坐到了床上,并且拿出了口袋中的手机。

    江昔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站在了他的面前,他看见她脸上的错愕,想要和她解释却发现下一秒她一脸的坦然,完全不在意的模样。

    陆沉临眸光沉了沉,只见她自顾自的在梳妆台旁吹着头发,目光未曾在他的身上停留过一瞬。

    他的头发也湿,江昔斜眼瞧他的时候正看见陆沉临的手在头顶甩了两下,手指那些的把柄,不由加紧了几分。

    她不愿意陆沉临误会他什么,可也不想他顶着湿透的头发睡觉,尤其他头发并不是寸头。

    下一秒再去看他时,只见他已经躺下了。目光紧闭,被子随意的被他盖在了身上。

    她忽然觉得自己着动作有多么的不合适,摇摇头,将东西放下。

    涂抹完最后一道护肤程序,江昔轻轻地翻动了被子,紧张的躺在了床的一侧。

    被窝里早就充满了陆沉临周身带来的气息,江昔掀被时气息铺面而至,让她有一阵的慌神,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

    有陆沉临在身边的夜晚,既失落,又紧张。

    江昔不敢睡着,也并不想睡。身边的人逐渐发出了轻微地呼吸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大概失眠很难过,她缓缓地转了一个身想要瞧陆沉临。在她轻轻挪动身体的时候,陆沉临轻蹙了眉头,她心中一个惊诧。

    不过还好,他不过是轻蹙了眉头而已,并没有醒来。

    江昔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这些日子所有的别扭果真像陆父说的那样,一转眼就过去了。

    江昔暗暗骂自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看一眼他就几乎忘记了她肝肠寸断时的模样。

    那一夜,她后半夜才将将睡着。等到醒来时,身旁的位置早已经冰凉。

    空荡荡的大床,让她以为昨晚只是她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