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的正确打开方〕〔荣耀皇〕〔网游之俺是奶妈〕〔狂暴仙医〕〔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贴心兵王〕〔异能军嫂逆袭日常〕〔重生之我的神级抽〕〔都市绝品仙医〕〔漫威世界的术士〕〔豪门通灵萌妻〕〔三国大气象师〕〔抗日之中国战神〕〔宠夫成瘾:撩倒傲〕〔戮仙封天〕〔丹道武神〕〔最强特种保镖〕〔妙手神农〕〔被玩坏的万历王朝〕〔完美至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宠旧爱,总裁夫人很傲娇 第八十二章:甜蜜暴击
    见江昔迟迟不说话,陆沉临终于睁开了眼看向了江昔。

    只见她一人双手正在被单上打着圈圈,一双红唇早已经被她咬的通红,从他的方向看,十分的诱人。

    陆沉临的唇重新欺压上去时,江昔已经羞愤的满脸通红:“陆沉临,你耍流氓。”

    她拍打着他的后背,可宽大的后背一瞬间让她安静了下来。

    “耍流氓这件事情,可不是我一个人做得出来的。”

    他的气息略显得有些的急促,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了江昔的颈窝之处,让她失去了些理智。

    陆沉临一只手撩拨着江昔时,只闻得一声低语:“明明就是装醉的。”

    陆沉临因为江昔的话,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处,江昔能够感受到他轻微的笑声。

    他竟然是在开玩笑吗?

    江昔有些的气氛,手指拍在了陆沉临的后背上:“陆沉临,你都不感到羞耻吗?”

    “羞耻是什么?”

    如果说江昔没有来找到,陆沉临或许不会将她吃干净。

    陆沉临语气轻松,越发显得江昔的窘迫,她咬着牙说道:“难道陆总不知道我们正在闹别扭吗?”

    “哦。”

    陆沉临很配合的回忆了一下,随后对上了她别扭的脸,淡淡给出了一个字。

    “你都说是闹别扭,这么样,现在别扭好了吗?”

    陆沉临说着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留一下,宽厚的手掌已经抚摸上了她的后背。

    江昔忽然觉得,和这么个人说话,实在是让自己的智商不够用。

    于是,在美好的清晨江昔又被陆沉临给吃干净抹油了。江昔在心里一阵悸动时,暗暗发誓,以后不能够在陆沉临喝醉的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

    人们常说的夫妻吵架床头不和床尾合,这句话果然说的没有错。

    这件事情过后,两个人都默契的将先前所有的不愉快翻篇。各自上各自的班,下班又自觉在别墅内相遇。

    这天,陆沉临站在穿衣镜前整理着自己的衣装。

    身后是一个蜷缩在被窝之中的女人,陆沉临嘴角上扬,一边系着领带一边对镜子里折射出的人说道:“今天要去我爸那里,下班我会去接你。”

    “时间过得这么快吗?”

    被窝中的女人猫腰着说着细语的话,陆沉临回身看着依旧是躺在的人。

    “放心,他们不会难为你。”

    陆沉临知道江昔在陆家并不算是有多欢迎,却因着他的原因,大家都不敢对她怎么样。

    最多不过是冷嘲热讽加上故意冷淡。

    而彼时,他会好好的保护她了。

    江昔并未有想那么多,依旧躺在被窝之中点点头,稍后才说道:“嗯,估计也没人会注意到我。”

    陆沉临浅笑,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我去下去,你记得吃早饭。”

    “嗯。”

    陆沉临离开了,屋内却依旧停留着他的气味。江昔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欣赏的闻着他剩余的气息。

    临近下班,江昔坐在办公桌前敲打着桌面,手指很有规律的随着墙头钟上的秒钟转动而敲打。

    她的视线时不时瞧着窗外,留意着外面的一举一动,这样子让事务所的其他律师都惊奇不已。

    江律师是出了名的工作狂魔,很少有这么不走心的时候。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琼,而琼直指门外刚刚停稳的轿车:“那就是原因。”

    众人目光随着琼的指引会意,感叹一声立即埋头工作。

    陆沉临走进事务所,迎面而来的便是众员工火热的眼光。他示意,却没有说一句话,脚步一直向着最前方的位置前进。

    江昔已然在办公室里听到了外面的骚动,为了掩饰心的狂跳,她埋首在桌案。

    “陆总,江律师就在里面。”

    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江昔悲哀的发现自己紧张的就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要见心爱的人。

    那小鹿乱撞的样子,让她整个人都汗颜了十分。

    只是还好,在开门之际,她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桌案,并没有任何的失态。

    一双黑色皮鞋落在了她的面前,她的心越加的慌乱。

    “走吧。”

    陆沉临的声音那般的清晰,尽管没有任何的感**彩,依旧让她脸色一红。

    江昔站起了身来,低头说道:“你怎么进来了,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

    说着,落荒似得逃出了陆沉临的视线外,

    气质尊贵的人,即使一个人站在热闹地街头,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让人移不开眼。

    陆沉临就是这么的存在,此刻他站在轿车旁边,引得无数人的侧目。

    只是他本人,向来是以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模样看着周围。

    江昔从事务所出来,陆沉临的视线刚好抬上,看了一眼之后才说道:“走吧。”

    陆沉临给她拉开了车门,直到她坐了进去,自己才做入车子。汽车,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

    陆家大宅子,此刻已经显得非常热闹。两人到达时,门前摆放着好些车辆。

    陆沉临将车停在了义伯的身边,转身将车钥匙丢给了一旁的人。他的声音向来低沉,此刻也是如此。

    “义伯,我爸呢?”

    义伯早已经见着陆沉临身后的江昔,自然微笑地答道:“老爷在书房里等着你们呢。”

    这似乎成为了陆长河的一个惯例,只要是家宴,陆沉临必须带着妻子去陆长河的书房里。

    江昔跟在陆沉临的身后来到了陆长河的书房。

    “爸。”

    陆沉临叫了一声陆长河,随后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这个过程,视线一次也没有再陆长河的身上停留。

    江昔跟在身后,也唤了一声爸,随后坐在了陆沉临的一旁。

    陆长河的视线在两人之间停留了半晌,清咳一声:“沉临,外面都是亲戚,别坐在这里,出去招呼招呼。”

    “那是你的客人。”

    “那他们不是你的亲人?”

    江昔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句一句的怼过去,心中默默对陆沉临竖起一个大拇指。

    陆长河向来被江昔尊敬,从未有想过他会被自己的儿子怼得没有话说。

    陆沉临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眼里十分的傲娇。

    “我可没有这么说。”

    江昔有些羡慕了陆沉临。他有一个那么爱的父亲,无论他在外面如何的披荆斩棘,回到陆长河身边,依旧可以耍任性。

    没错,江昔觉得陆沉临此刻就像是在耍任性。

    于是,在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她自嘲了一声,这模样恰好进入到了陆沉临的视线内。

    江昔陷入在自己的世界中,手背上忽然盖上的让她的身体僵住,思维无论如何再不能集中。

    江昔的手停顿了许久,发现温热依旧没有离开。陆沉临的手包裹住她,江昔吞咽了一口唾沫,瞧着那只手有些的出神。

    她动了动,想要移开自己的手,可陆沉临越发握的紧。

    这一刹那,江昔觉得整条胳膊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它在叫嚣,在僵硬,在向着陆沉临的那只胳膊妥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农门悍妇撩夫忙〕〔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复仇的单细胞〕〔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逆天炼丹师:妖神〕〔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