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极暴玉皇 【004】痛杀
    ,精彩小说免费!

    “公,公公子……小的不明白,是否王统领等人往日对公子不恭敬,你想要惩治他们?”唐忠仗着胆子问道:“可可,小的知道,要是没了王统领他们……公子这里……更危险!”

    唐恒冷哼一声,缓缓转身。“唐忠,你到我府上多久了?”

    唐忠叩头答道:“小的八岁那年差点饿死,蒙夫人可怜收养,如今已经整整十八年了。”

    唐忠所说的卫国夫人,便是唐恒的亲生母亲,云氏。

    唐恒微微一笑,道:“我卫侯府待你如何?”

    唐忠闻言连连磕头,“小的身家性命都是卫侯府给的,主子让我去死,小的绝无二话。”

    “你的忠诚,我岂会不知。”唐恒上前几步,缓缓将其搀扶而起,叹息道:“但你知道吗?像你这样忠肝义胆的仆役,世上何其之少,而世上又有多少人卖主求荣,想要用我的脑袋,换取一生富贵。”

    “什么人如此可恶?”唐忠闻言大惊,抬头呆愣愣地看着唐恒。

    唐恒阖首示意。

    唐忠微微惊愕之后,惊道:“是他们?”

    唐恒点了点头,声音转冷,道:“此次狩猎,若不是他们将我引至险境,又袖手旁观,我怎会被一只独眼蛮怪击伤?以横墨之能,杀那蛮怪轻而易举。”

    “原来如此。”唐忠虽然鲁钝,但绝非蠢材。“只是公子的伤势……”

    据十四皇子派来的御医诊断,唐恒重伤昏迷、生死难测,怎么如今却正常人一般,毫无受伤的迹象。

    唐恒再次走到窗边,向外窥视,同时淡然道:“卫侯府中,自然有些保命的手段。”

    唐忠恍然大悟,“莫不是‘回天丸’之类的神药?”

    “回天丸”乃法品上阶的灵药,有活死人、肉白骨之功效,唐恒如此快速地恢复伤势,唐忠自然以为是这种逆天神药。

    唐恒转头,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唐忠醒悟般捂住嘴巴,忙道:“小人记得,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唐恒赞许点头。

    既然这个忠仆替自己圆了谎,他自然不会说破。

    说起来,唐忠的忠诚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为人太过老实憨厚,不适合托以心腹。

    唐恒处境,如履薄冰,处处危机,唐忠胸无城府,为之一用尚可,却断然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筹谋,否则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的后果。

    此时的窗外,侍卫周须自厢房中走出,直奔仓房,接着一脸兴奋地跑了出来,怀里捧着的,正是那坛五十年花雕。

    唐恒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淡淡道:“你下去吧。记得,今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窥探一眼,也不许说出去一个字。”

    唐忠吓得一缩脖。连忙道:“小的领命。”

    唐恒抬头仰望,当空一轮明月,又大又圆。

    “今天的夜色,还真是美的很呢。”

    唐恒喃喃自语,但杀意凛然,唐忠听得冷汗直冒,蹬蹬蹬地跑下了楼去。

    **********

    秋天的夜,静谧而深邃。

    晚风吹拂,紧闭的木窗外不时传来沙沙的声响,那是庭院里梧桐树的枯叶飘落地面的声音。

    每当晚风钻过窗缝,掠过纸罩的烛台时,摇曳烛火,令墙上的人影随之左摇右摆,飘忽得好似幽鬼一般。

    刀光,如银鳞戏水一般,在唐恒脸上闪过。

    这是一把锋利的匕首,长不过一尺,藏在衣袖之中,外间看来毫无异样,乃是前身买来防身之用。

    只可惜未尝一用,便丢了性命。如今唐恒重生,想来是时候让它见见血了。

    黑漆漆的房间之内,唐恒盯着匕首看得入神。

    上一世,杀人是为了报仇,而这一世,杀人是为了求生。

    他没有任何愧疚之感。

    只是前生的报仇,是阴谋算计,而现在,却免不了要亲自动手。这种感觉,还真的说不出个滋味。

    呼——

    夜晚的大风呼啸着扫过屋顶。

    “嗖”的一声,唐恒手里的匕首不偏不倚地归入刀鞘。

    足足等待了小半个时辰,静霭的秋夜也起了大风,远处的乌云缓缓遮住了明月。

    月黑风高。

    正是杀人的好时候。

    三名侍卫的厢房之内,早已没了对饮的声响,厨娘周氏和浣妇荣氏,也早已归家,就连看门的老于头那里,也烛火熄灭,鼾声雷动。

    迟则生变,方成随时都有可能归来,必须立即下手。

    唐恒早已换了一身黑色武士服,找了块黑布遮住脸孔,身手敏捷地跃下小楼,窜到了东厢房的外面。

    房间内的烛光依旧明亮,用匕首挑开窗户,看到三人东倒西歪的身体。

    左右看了无人,唐恒毫不迟疑地窜了进去。

    一进屋子,迎面就是一股股的酸臭酒味。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麻贵和周须。前者趴伏在桌子上,后者仰倒在地,全都是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令唐恒意外的,是实力最强的横墨。

    此时横墨侧身倒在地上,一副正往门外爬行的模样。

    三人饮酒,唯独他还保持清醒,手指还伸在喉咙里,地面上已经吐满了一地。

    此时,他那牛铃般的双眼圆睁,瞪着进门的唐恒。但浑身麻痹,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呵呵,横大统领好酒量啊!”

    唐恒笑呵呵地用脚掀翻了横墨的身子,令他仰面朝天。

    “嗯……呃,呃……”

    横墨舌头麻痹,吐字不清,只能用目光表达自己的震惊和愤怒。

    “想知道我是谁?”

    唐恒一把扯下面巾,冷冷一笑,沉声道:“你应该能猜到是我,但却万万不能相信。可对?”

    横墨果然露出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

    唐恒笑眯眯地走了房内,同时说道:“我知道你有千言万语,也知道方成今夜归来,有心拖上一拖,不过啊……”

    噗!

    唐恒一刀捅进了趴在桌上的周须后心,鲜血登时奔涌而出。

    “不过……我却没有那个耐性……”

    唐恒一边看着横墨,一边又走到麻贵身边,这一次他换了个花样,扯起麻贵的脑袋,用匕首割开了他的喉咙。

    鲜血喷洒,直接溅到了横墨的脸上。

    “唔,唔……”

    横墨眼中的神色,不再是愤怒和威胁,而是深深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