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极暴玉皇 【066】手段
    唐恒肃然一立,喝道:“命令——”

    一名参谋,三名将军,齐齐立正。

    “以甘宁为先锋,挑选快速反应部队,务求歼灭所有侦查之敌,断了对方的耳目,逼迫妖族把手缩回去……”

    “遵命。”

    “赵云、许褚,给你二人三天时间,每人携带两千‘炼血丹’,给我扫平所有怪族巢穴,尽可能多的俘获怪族,甭管战力如何,只要能喘气的,就要上战场,给我们当炮灰!”

    赵云、许褚,互看一眼,同时领命。

    “郭嘉——”

    “下官在。”

    “组织剩余力量,全力打造攻城器械,多造长矛大盾……”唐恒叹了口气,道:“能否攻克敌方营寨,就看你的准备了。”

    “遵命。”郭嘉拱手一礼,接着道:“主公,在蛮怪巢穴中发现不少开采的珍铁矿,是否动用‘封神榜’,先行炼化一批武器?现在的部队,除了天兵之外,没有任何金属兵器,攻击力未免不足。”

    “好主意,这件事交给你了。”唐恒眼睛一亮,道:“记住,先装备一百名蛮怪,全都配备大盾巨斧,作为突击主力。”

    “诺。”

    众人纷纷领命而去,以最高速有效的节奏,完成目标。

    **********

    “呃,水……”

    一声呻吟过后,形容枯槁的羽人眼皮不停跳动。

    唐恒接过谷妹递来的一碗清水,滴了一滴“涤天神露”,亲自扶着那羽人老者缓缓喝下。

    藤哥从未见过长翅膀的人族,不禁探头探脑,一脸好奇。

    “涤天神露”入口瞬间,那羽人老者微阖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接着精光内敛,一切又如同往常。

    “老先生,你觉得怎么样?”唐恒让对方躺下,垂声问道。

    羽人老者淡淡扫了唐恒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没用的,就算你再下血本,我也不会说的。”

    对方开口之言让唐恒一愣,不由失笑道:“老先生对在下是有什么误会……”

    “不是么?”羽人老者嗤声冷笑,闭目不语。

    好心没好报,对方的反应不由得令唐恒心中暗怒。

    看来这是个犟驴。

    自己认定的事,别人怎么解释都没用。

    心思电转,唐恒心中不禁有了个鬼主意。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说不得要用点小手段。

    “先生不必猜忌在下,救你不过是个巧合,只要先生伤势痊愈,随时都可离开。”唐恒洒然道。

    “你肯让我走?”羽人老者眼睛一亮。

    “当然。”唐恒缓缓答道:“也许先生身上真的有什么秘密,但那都跟我无关,只要别给我招来麻烦便好。”

    羽人老者露出思索模样,看这小子模样,莫非真的只是凑巧救他,而不是敌人的阴谋?

    正疑惑之时,唐恒洒然而起,道:“此地是在下私人世界,暂有小事处理,等我回了洛京,任凭先生离去。只是……”

    “只是什么?”羽人老者疑惑神色消散,嘴角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说来说去,还是想知道那件秘密……

    羽人老者似乎对自己的猜测极为自负,但万万没想到,唐恒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

    唐恒耸了耸肩,道:“我唐某人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这一次为了救先生,颇有些耗费,想来先生高风亮节,不会占在下这点便宜吧?”

    “什么?这……你竟是管我要钱?”这绝对出乎羽人老者的预料,更没想到对方变脸这么快,转眼间那谄媚笑容的小子,就换了一张市侩的面孔。

    “要钱怎么了?”这回轮到唐恒面泛冷笑了。“老先生是觉得自己的性命不值钱,还是觉得在下救你性命,是自愿、倒霉、活该?”

    那羽人老者脸上顿时阵青阵白,显然受了极大刺激。“好,不知公子耗费几何?老朽虽然现在身无分文,但只要你给个数字,老朽日后必将答谢。”

    “好,痛快。”唐恒取出笔墨,刷刷刷写了一张字据,道:“‘涤天神露’一滴,五十万两;‘回天丸’一粒,一百万两;冒险营救,妙手医治,劳务费和精神损失费,就算你五十万两好了……至于老先生的这条性命……勉为其难,就算作五十万两好了。总共二百五十万两。您签字画押!”

    “老朽性命只值五十万两?你知道老朽是何人……”羽人老者气得当即坐了起来。

    “你是何人,关我屁事?”唐恒抖了抖折了一道的字据,道:“二百五十万两,签不签?”

    “好,我签!”

    羽人老者咬破指尖,按了一道血印。

    “妥了。”唐恒将那字据完全展开,上面顿时露出一条掩盖的字迹,淡淡道:“忘了说了,字据上可写明了,咱们的欠款不得拖延,若是延误,便按日息一钱计算。”

    “日息一钱?什么意思?”羽人老者怔然。

    “就是欠我一两银子,每天要多还一钱银子当利息。”

    羽人老者顿时大感不妙,连忙掰着手指计算,“一两银子,一天是一钱。二百五十万两银子,一天就是二十五万两?那一年就是九千万两?一年光利息就是九千万两?你怎么不去打劫?”

    “高利贷可比打劫来钱快得多了。”唐恒一副你没见过世面的大白眼,“这我还没跟你按利滚利算呢。所以嘛,趁着还有时间,利息还不高,你可以干很多事情……比如什么秘籍啊,宝藏啊,功法啊,秘密啊……只要让我觉得有价值的,都可以卖给我……”

    “你……”羽人老者顿觉脑袋被人砸了一记重锤,耳畔嗡嗡作响。

    “要是实在没什么钱还债,也可以在我这里打工还利息,总之钱没还清之前,不得离开半步。”

    羽人老者几乎气得吐血。

    唐恒转身而去,临行前不忘喊道:“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吩咐,不过从现在起,就算你喝的水,都是收费的……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梳着冲天小辫的谷妹,笑嘻嘻地施了一礼,与藤哥一起,手里攥着一大把纸条,开始到处张贴。

    当羽人老者看到“一碗水十两”、“木床一日五十两”的时候,终于咯喽一声,气晕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