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仙符 第十一章 摆阵
    <content>

    人潮滚滚一路向西,越来越多的杂役,加入了夕阳下的奔跑。

    “娘嘞,没想到竞争这么激烈,落后可就真领不到了!”

    陆羽心一横,摸出两张疾跑符塞进鞋里。

    他境界本身就超过普通杂役一大截,又有灵符加持,自然是冲得比谁都快。

    杂役们只觉一阵劲风袭来,还来不及回头,眼前就只留下一抹奔跑的背影。

    “娘嘞,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了?见过打架卖力的,没见过当群众演员也这么卖力的……”

    那名憨厚青年,看着陆羽远去的背影,顿时心生愧疚。

    原来过去的自己,连一个演员的基本素质都没有,真是愧对了领的灵石!

    他怒吼一声,也大步跑起来。

    话说陆羽狂奔到了最前面,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两三百人,分成两派在监事房院子外远远对峙着。

    火灶房队伍的最前面,站着一肉墙。

    背着一口大黑锅,拎着一柄大铁勺,比陆羽高出一个头,脑满肠肥,似乎一挤都可以流油,让人不禁担心会不会爆了。

    监事房为首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马脸青年,似有深意地笑着。

    “这气氛好像不大对啊。”

    陆羽观察了一下,看见气喘吁吁的憨厚青年,走过去压低了声:“怎么回事?不是来报到领灵石么?”

    那青年一愣,“你不是来打架的?”

    “打……打架?”陆羽感觉这里面可能有很严重的误会。

    “新来第一天就赶上这好事,你小子运气不错啊。”

    “打架也是好事?他们为什么要打,宗门不管么?”

    “咱们这杂役处,分了两派。一个是监事房,另一个就是火灶房。”青年倒是不紧张,憨厚一笑,解释道。

    “火灶房管事朴大昌,监事房管事姬从良,两人都是有点小名气的世家旁系。奈何资质差,都混了好多年了还是杂役。”

    “一山不容二虎啊,两人互相看不顺眼,经常会这样摆阵势,但十次有九次都打不起来,所以宗门也不理会。”

    “在这站一个时辰就能拿一颗灵石,这么便宜的事儿,不捡白不捡,好多人一听他们要打架,都来当个临时工”青年说完两手一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朴大昌……姬从良……”陆羽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这两人能看顺眼就有鬼了……”

    既然不用打架就能领工钱,那便留下来继续看看。

    毕竟穷。

    这时后面的大部队也赶到了,双方头领感觉也对峙得差不多了,开始叫阵。

    先是监事房的那位马脸管事上前了两步,阴阳怪气喊道。

    “我说朴大昌你今儿怎么有闲来我监事房晃荡?肾虚了,不朴昌了?”

    他身后监事房的杂役们很配合的一阵哄笑。

    肉山也不甘示弱,脚一跺腰一插,一身肥膘抖动出无数波澜:“我也想啊,可是姬——都从良了啊。”

    朴大昌把那个“姬”字拖得极长,说完还回头问身后的小弟,“你们说,这看着像不像才从良的?”

    火灶房杂役也是一阵哄笑,参差不齐的应声,“像!”

    果然两边是些老演员,这配合真是……

    虽然都是拿名字做文章,但姬从良显然有些吃亏,气急败坏道:“朴大昌你放屁!皮痒痒了还是怎么的?”

    “你爹我就是皮痒了,有本事来打我呀。”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从小到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再大到火灶坊和监事房两家的矛盾,及整个神州大陆的未来都能拿来一争。

    陆羽混在其中,跟着火灶房的杂役们一会高声呼喊,一会放声大笑,毕竟咱也是体面人,不能光拿钱不办事儿啊!

    ……

    人群中谁都不曾留意到,百丈之外的一颗古松上,有人正注视着这场闹剧。

    少女坐在松枝上,眉眼清丽脱俗,如出水芙蓉一般,天生贵气。一身青色剑袍,腰间悬了一块跟柳扶风一样的玉牌。

    她身后立着的中年人却是一身黑衣,双手背在身后,低眉顺目,垂首长立。

    “废话真多!”少女百无聊赖地晃荡着双腿,声音慵懒,“看他求得那么可怜,才给他派了帮手。还想着能有看一场好戏,结果竟还是只敢叫骂几声。”

    少女神色一变,轻蔑之色毫无保留:“当真废物!”

    中年人没有接话,也没有看向监事房,不知道在想什么。

    少女回头看了看中年人,又恢复了清纯可爱的模样,撒娇道:

    “藏锋叔,你都不会无聊的么?”

    中年人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不会。”

    “可是我会啊!”少女气结。

    “小姐想如何?”藏锋看了少女一眼。

    “姬从良虽然是个废物,但怎么说也是我姬氏旁支。”

    少女嫣然一笑。

    “藏锋叔,要不你帮帮他?”

    男人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视线落在正破口骂人的姬从良身上。

    左手轻弹,一道若有若无的流光,随风飘去。

    ……

    这时,朴大昌和姬从良也是骂到了白热化阶段,从最近的老爹到上到几十代祖宗,都被问候了个遍,但反正就是没人真的冲上去打。

    像这种纯粹因为两边的头目互相看不顺眼,而爆发的争吵,一来不涉及什么重大利益,二来也无关是非正义。

    “看来确实打不起来了……”

    陆羽看着众杂役都喊得口干舌燥,估计也快到尾声了,喜滋滋的等着回去拿灵石。

    就在下一刻,破口大骂姬从良,身子忽然一顿,骂到一半的话也停了下来。

    面色发白,身子有些僵硬地扬起手来,嘶吼道。

    “监事房的弟兄,动手!打残那个死胖子,今天的灵石我给三倍!”

    “上啦!杀啦!”

    监事房杂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高喊着,提起板凳就是干。

    火灶房众人哪里料到会有这出,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冲散了阵型。

    “他奶奶的!火灶房兄弟给我上!灵石我给五倍!”

    朴大昌仗着肥大的身躯,稍微稳住了阵脚,在灵石的诱惑下,两边人马打的难解难分。

    陆羽心头崩溃,这他娘的,一百次打一次的事儿,又给我遇着了?

    我到底是天生废体还是天煞孤星??

    好不容易才进了凌云宗,这都还没去报到啊!就要因参加斗殴被逐出山门?

    陆羽灵机一动,脱下外套罩在头上,闷头就跑。

    反正也没人认识我,灵石都不要了,老子溜总可以了吧!

    但下一刻,他就发现,他又误会了。</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