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夜夜欢〕〔一吻成瘾:总裁老〕〔魔帝在上:盛宠腹〕〔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快穿之炮灰不约〕〔倾城时光〕〔浪子邪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逆天冥帝〕〔顾轻舟司行霈〕〔简沫顾北辰〕〔言安希慕迟曜〕〔夫人别躲了〕〔余依许越〕〔宠宠欲恋〕〔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重生空间:首席神〕〔特种兵之兽血沸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品仙符 第十四章 报到报三天了
    <content>

    “轰!”

    又一道天雷降下,蒙面老大脸着地,在土地上印出一个“大”字,身上衣服被雷电洞穿出一个个焦黑的破洞,连肉都露出来了。

    围观群众之前还在为陆羽捏一把汗,现在情况反转过来,都是激动无比。

    平日里这些外门弟子趾高气昂就算了,刚才打群架的时候也下手狠毒,被他们打飞的杂役无不伤筋动骨。

    现在看到他们被一个陆羽秒杀,也是出了胸口那一口恶气,众人对蒙面陆羽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啧啧啧,外门弟子被杂役打成这样,真可怜。”

    “让你们这些外门弟子知道,咱们杂役处也是卧虎藏龙的!”

    “杂役之王,了解过没?”

    “师兄,站起来打呀,别怂啊,我也赌他再没天雷了。”

    “哈哈哈,对,我就不信他还能发!”

    只见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听到这些言语,老大心底憋屈,更有悲愤,一口鲜血喷出来。

    “我真没了……”陆羽两手一摊。

    “又想套路我!”

    想我短短二十年修炼已经是筑基下境,一只脚已经跨入内门了!

    却连个杂役都打不过,他还说他只是路过的!

    蒙面老大都要哭出来了,布满血丝的双眼,绝望地看着陆羽。

    还打不打?这小子发出的雷电越多,剩下还有的几率就越少。

    但万一有呢?

    再接一道天雷的话,自己这身修为恐怕都要废掉了!万一对面真深藏不露,那他今日就要折在这了——还全是自找的!

    陆羽的身影在他眼里就是魔鬼的化身!

    蒙面老大仰天大吼一声,他心底最后一丝勇气……也都在这一刹那,消散了,他不想去试探了,因为根本就试探不出来……

    这时,外面围着的几百杂役忽然大乱。

    “执法弟子来了!快跑啊!”

    “兄弟,这次你为我们全体杂役长脸了,山水再相逢!”

    三四百人跑得比什么都积极,瞬间作鸟兽散。

    陆羽最怕的就是被逐出山门,顿时忘了自己还打架,闪身混入了逃离的人群。

    蒙面老大也正好得了台阶下,挟起两个师弟快速离开了现场。

    ……

    “这场戏倒是比我想的还要精彩些,可惜被执法堂的人搅和了,不然真想看看那个小杂役还能使出什么手段来。”

    姬如月伸了懒腰,站起来。

    “藏锋叔,让那废物查一查,这个蒙面人是谁,就在杂役里面查。”

    “小姐认定他就是个杂役?”

    “那些自以为是的外门弟子,最看不起杂役,哪会像他一般处处留手。”

    姬如月摸了摸随身的玉牌。

    “而内门弟子嘛,可丢不起这人……”

    ……

    头顶上不断有飞剑掠过,无奈杂役人数实在太多,执法弟子修为再高也不能全给抓了,只好逮了两边的头目和几个惯犯回去交差。

    陆羽早已脱掉蒙面混入人群中,却不知道往哪边跑,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去报到。

    好在自己打架的时候蒙了脸,应该没人能认出自己,还是得去报到才行,不然今晚睡哪都没着落。

    如此想着,陆羽便回头往监事房方向走去。半山杂役处又恢复了平静,只余下地上几道焦黑的痕迹。

    “咚咚咚。”

    毕竟才打了人家,陆羽有些心虚地敲着门。

    一个麻脸青年小心翼翼地开了一条缝,好好打量了陆羽一番。

    “你是哪的?”

    又是这句!

    陆羽嘴角一抽,压住本能就要伸过去的拳头,说道:“这位师兄,小子陆羽,是今天新来的杂役。”

    麻脸青年倒是没料到这个回答,毕竟才刚刚打完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群架,这新人没被吓住还想着来报到。

    “进来吧。”青年到底还是让开了门。

    进了屋子,发现坐在桌后的不是姬从良,而是一个高瘦年轻人,想必姬从良已经被执法堂带走问话了。

    “小子,你如何称呼?”

    “陆羽。”

    “我是监事房的副管事田亮,负责你们职责的分配。”

    田亮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有了声音,陆羽不解地向田亮看去。

    “扣......扣……扣……”

    田亮一下一下敲着桌子,似乎也是在等待着什么。

    “陆羽,田管事的话,你没听到?”

    这时一边的麻脸青年却开口了。

    “啊?我听着呢。”陆羽不明所以,他确认自己什么都没错过啊。

    “听到了还装傻!不想在杂役处混了是吧!”

    麻脸青年气势汹汹,脸都要凑到陆羽鼻子上了。

    “小子,咱们监事房负责所有杂役的分配,你当真一点儿规矩都不懂吗?”

    田亮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陆羽。

    就算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他也明白了田亮的意思——这不就是明摆着要贿赂!

    陆羽眼光冰冷起来,毫不退缩地对视回去。

    难怪说监事房是杂役处一霸。

    明明来做杂役的都已经是苦命人,他们还仗着手上有点权利,霸凌同伴!

    那些外门弟子不把杂役当人看,监事房仅仅为了势力上的争夺,就请他们出手打伤那么多杂役,又能好到哪里去?

    “小……小子!在我监事房的地盘上,你敢怎样!”

    二人被他眼神一惊,莫名惊慌。

    陆羽记起怀里那块玉牌,柳扶风说能帮到他,恐怕就是给他在这里打点的,但他对监事房厌恶万分,又如何能便宜了这些败类。

    于是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让步。

    “……很好,有骨气是吧?明日开始,你就去天墉峰砍柴搬砖!”

    陆羽这么不上道,田亮自然要分配个最苦最累的活给他。

    “玄字十三号院!”

    当下也没有再跟他耗下去的意思,麻脸青年扔过去一套灰布衣服和一块木牌,便叫他去宿舍报到。

    看着陆羽愤然离去,监事房二人一阵得意。

    “这小子身板不错,就让他去天墉峰好好享受享受。”

    “对对对,管事英明,瞧他那一脸傲气,让他去玄字十三号待上几天,看他回不回来哭着求咱们!”

    “哈哈哈哈……”

    ……

    从监事房出来,已经夕阳西下。

    陆羽打了这么久,体力消耗甚大,不由得一阵肚饿,也不知道上哪儿能找些东西吃。

    忽然,一阵熟悉而细微的展翅声在耳边传来。回头一看,一只黄符纸鹤围绕着他飞来飞去。

    “哈,我就知道那臭老头儿一定没事儿!符鹤符鹤,赶紧带路!”

    那符鹤仿佛能听懂他的话,扑腾着翅膀就向远处飞去。</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