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血色之瀑(下)
    <content>

    墨人杰面无表情,抬手挣脱苏兰的拉扯。径直握向天斩刀柄,此时他阴沉的外表之下已经是几乎兴奋到炸裂的心,狂躁的仿佛要撕裂他的胸膛。这世界,就在他脚下。

    天斩闪烁的金光刹那间静止,印天也停止大口呼吸,转过头死死的盯着墨人杰的眼睛。

    “哟?还没死透?你这七宿尽碎之人,已与废人无异,这天斩,我就收下了”。

    墨人杰悠然的打量着这封神真仙的天斩:

    “另外,多谢你帮我把它铸造至加持十一的化境,千年没出世的十一加持,我曾以为只是个传说,居然被你小子走了狗屎运弄了出来,有了这等成就,你也可以瞑目了。”

    说罢握住了刀柄。

    这刀犹如死器一般,冰冷而没有生气,但是又沉如寒铁,一点点移动的意思都没有,墨人杰用尽浑身力气,居然无法催动这把刀。

    “奎、娄、胃、昴、毕、觜、参加身!!”

    虎眸,心脏,前爪,獠牙,虎背,后爪,虎尾!白虎显形在墨人杰周身,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斥着贪婪和不甘也带着疑问和不安:

    “拿不起来?我知道了,只有你小子彻底死了,这把刀才会重新认主吧!”

    墨人杰显然已经失去了耐性,祭出蚩王弓,怒目而视道:

    “那么,你的性命,我也一起收下了!!!”

    “吼!!轰!!!”

    一声龙吟喝退了众人,苏兰也被震飞了出去,傻傻的坐在河边,一言不发。

    定睛看去,印天浑身是血,握着天斩,径直的站着:

    “你们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叫这把刀天斩·冥么?”

    印天依旧面无表情的喃喃道:

    “因为结契血祭之时,我掌握了它的刀法,这刀法可比你们这些‘月’级武学精妙得不知几百倍呢,开开眼界?”

    印天的左手有些颤抖,七宿尽碎的疼痛已经开始彻骨的蔓延至他的全身:

    “今日,我印天,就算散尽修为,燃尽精血,也要灭了你们兵绝山一脉!!!”

    墨人杰大叫:

    “不好!”

    印天一跃而起,周身不见龙气,反而被天斩的金光所包裹着,在这金光之内,印天胸口的血,口中的血,眼中的血在滴滴燃尽,顺着刀气升华着。

    “以血为祭!快退!”白洛衡大喊。

    “奎、娄、胃、昴、毕、觜、参加身!!”

    四绝长老齐喊,四人勉强维持出白虎显形,站在墨人杰身后,将兽魂之力一并传进墨人杰的身体,墨人杰瞬间突破修炼瓶颈:

    “白虎圣魂力!!!!!觉醒啊!!!!”

    略带喜悦的墨人杰终于成为白之大陆白虎魂力觉醒的百年第一人!终于可以有机会一睹神的衣摆,窥探到传说大陆的路径了!成鬼成神!在此一举了!!白虎之气银光四射,手中的蚩王弓蓄力圆满!崩的弓弦嗡嗡作响:

    “蚩王弓!!!破势天击!!!破!!!啊!!”

    蚩王箭脱弦而出。

    “嗖!!”

    周围的空气都被白色的白虎魂力之气点燃起来。

    印天闭上眼睛轻叹:

    “蝼蚁尚且贪生,为人何不惜命。尔等的性命,与这天斩一起,随我一同化为这明托大陆的尘埃吧!!!!!”

    “天——斩——闪——冥——诀!!!!”

    印天举起天斩刀。身后竟然具现出一副黑色幽灵般的身躯,难道是冥王现世!!幽灵般的黑影贪婪的吮吸印天的气血,印天犹如神明一般散发着光芒,天斩随着身后的黑影一同斩击出去!!

    “斗、牛、女、虚、危、室、壁加身!”

    龟甲,咽喉,心脏,前爪,龟角,后爪,龟尾!冰蓝色的玄武之躯凝结在白洛衡身上,虽然这斩击不是指向这边,但是也难护四大主教周全啊!

    “玄武金刚甲!!”

    白洛衡手腕的玄武印处祭出的霸月剑,形成一只仰天而望的长角玄武,匍匐笼罩着四大主教和白洛衡,护着它身下的生灵。

    “锵!嘤~~~!!!!!”

    刺眼的白色光幕,就好像当年先祖创世劈开混沌的智慧之光。光芒之后,苍白之瀑弥漫着血雾,印天以血肉之躯祭剑,现在已化为尘埃。潺潺的流水染成了淡淡的红。兵绝山五人全部倒地,已无生气。白洛衡拼死祭出玄武金刚甲的玄武骨痕寸寸碎裂,玄武之魂散尽,抗下这一击竟然已经七宿尽碎。

    四大陆主教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白洛衡颤抖着,打量四周,除了血雾,还是血雾。眼泪从他年迈的皱纹里流过,顺着胡须滴落在手上。他已,没有站起来的力气。艰难的,白洛衡爬到水边,饮一口河水,晕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白洛衡听到:

    “吱,啪~!”

    好像睡了很久了,他睁开眼,差点吓得叫出声来。几只豺狼,正在啃食兵绝山那五人的尸体!森森的白骨已经不辨面貌。白洛衡现在已经和常人无异,修为尽毁。他勉强的祭出霸月剑,支撑着站起来。

    几只豺狼停止了撕咬食物,发出警惕的叫声。白洛衡心想:

    “豁出性命也要把兵绝山的五把真仙神兵带走,不能落入贼人之手,以后为祸大陆!”

    白洛衡踉踉跄跄的走过去,想要挥剑却发现。。自己的十阶霸月剑居然失去了光芒,难道在抵抗印天的天斩闪冥诀的时候受到了重创,碎掉了加持,归零成一把普通的真仙武器。白洛衡暗叫:

    “不好!今日恐怕,也要葬身此处了。”

    一只豺狼猛扑过来,白洛衡闭上了双眼。

    “嗞~!嘶~!轰!”

    一道火光刺退了进攻的豺狼!白洛衡慢慢睁开双眼:

    “朱雀之魂觉醒者!印天之妻——苏兰!!”

    苏兰不紧不慢,缓步走向四绝长老的尸体,捡起地上的蚩王弓,居然也是失了色。看来这些真仙神兵都在抵抗印天的天斩时散尽了加持。

    “结契,血祭”

    苏兰淡淡的念到,朱唇已有些惨白,苏兰微微露出皓齿,轻轻碾破手指,指间泛出烈火一般透红的血液,一滴一滴一滴一滴一滴:

    “蚩王,倭幕,苍绝,阎王叹,九泉,以吾之血,结汝之契。以血之祭,结契之约。”

    “嗖~嗖~嗖~嗖~嗖!”

    五把神兵化作五道火光,照入苏兰眉心朱雀图腾。

    “啪嗒!”

    眼泪终于忍不住从苏兰眼角滑落,树叶上的一滴血露滴落下来,打湿她左边的肩,泪划过她右边的脸。

    白洛衡看的痴了...........</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