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步步生莲
    <content>

    四大陆主教,神之替身。掌管一方大陆,拥有千年寿限,无欲无求,无我无相。

    主教一般身居教皇殿,虽不是与天地同寿,但是也不用吃喝拉撒。节省粮食的同时,干着公务员的活儿,还不用发工资。是神与世人沟通的载体,维护着明托大陆不受灭顶之灾。

    除非出现人力不可扭转之灾难,他们才会出手。主教主要有四个铁则:

    一,不可杀没有兽魂传承的普通人。二,不可发动战争。三,不可妨碍学生会主席土之精灵的工作。四,不可外传天级功法。

    一旦主教违背其中一条,就会被他的上司——主管他的精灵,碎去七宿,剥夺寿命,堕入无尽彼岸千年无**回。

    白之大陆,教皇金殿。

    白虎神像光能涌动,一个男子身形从虚空走出,面对着他的,正是白之大陆主教——钟鼎。钟鼎三百五十出头,这是他成为主教后掌管白之大陆的第三百年。但是见到金之精灵的神明虚影还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主教传承的时候来给他传授“天神渡”的,那天之后钟鼎的容貌就再也没有苍老过。

    “为什么遗失了天斩?”

    金之精灵开口逼问。

    “回天神,是兵绝山武林大会魁首印天。他拿了魁首之后上兵绝峰求剑,谁知一个青之大陆来的人,还是个农民出身,居然唤出了天斩,还......”

    钟鼎偷偷瞄了一眼金之精灵的虚影,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表情之类的可以揣测.....谁知果然是个虚影,连个脸都没有。

    “还什么还?说下去!”

    金之精灵有些不耐烦的呵斥。

    “回....回天神,还加持至十一之境,有了斩天灭神之力!而且...而且.......”

    钟鼎有些发抖了,他担心这一波操作是要被碎掉七宿扔到无尽彼岸当一个千年搓澡工了。

    “还有而且?这是个什么人?说!”

    金之精灵语气中竟然带有好奇。

    “而且!他领悟冥级刀法,在七宿尽碎的情况下,秒杀掉当场已经白虎七宿加身的兵绝山四绝长老和七宿加身并且觉醒白虎之魂的掌门墨人杰,并且在场的祭剑山掌门九十年功力觉醒玄武之魂张开的天级守护功法玄武金刚甲都被斩碎还被碎了七宿。”

    “咕!”

    金鼎吞了口口水继续说:

    “若不是当时白洛衡张开了玄武金刚甲,我们四个主教恐怕都难全身而退啊!”

    金鼎的想起了苍白之瀑事件,双腿开始发抖。

    “区区一个凡人,一个农民,一个七宿尽碎之人,一刀差点杀了你们四主教和整个明托大陆的高手?”

    虚影用手指拖着下巴,略有所思:

    “那现在天斩呢?那个凡人呢?木之精灵也不把他招揽来做主教为我们所用.....啧啧.....”

    “那凡人精血耗尽自爆....天斩也爆了....”

    钟鼎几乎哭出来,看来今天难逃一死了。

    “哦,好吧,天斩没了也好。毕竟在白之大陆弄没得,要是土之精灵那个老娘们来问罪你就这么解释就行!拜拜~”

    虚影消失。

    钟鼎傻了,这等着受死呢,天神跑了?这么草率的?

    擦了擦汗,钟鼎又恢复高高在上神明一般的样子走出教皇大殿。

    大殿外一个俏丽的妇人手里抱着个娃娃在等候钟鼎:

    “老祖宗!”妇人恭敬道。

    “小祖宗!!”

    钟鼎欣喜若狂一把抱回婴儿左摇右摆完全没有“无欲无求,无我无相”的样子。

    “这是我钟家唯一血脉,咯咯咯咯~~乖宝宝~~~给我笑一个~”

    钟鼎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旁人怎能感受到:

    “月儿啊,这娃娃叫啥名字好?”钟鼎冲着俏妇人笑道。

    自打出生以来就没见过钟鼎有过表情的钟月怔怔的愣在原地,不知应该如何面对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白之大陆的王者。阳光洒在孩子的脸上也洒在钟鼎的身上,伴随着笑声竟然像是两个孩子在嬉戏。

    “回禀老祖宗,月儿想让老祖宗给孩子赐个名字。”

    钟月恭恭敬敬的回答。

    “女孩儿对吧,叫钟钥铃咋样?”

    钟鼎毫不犹疑的说出口,可见这事他早就想好了。

    “好好好,这个名字好,名字中都带金,吉祥吉祥!”钟月也笑了。

    钟鼎眼睛突然被刺痛,稳住眼神一看,这小钥铃手指根部有个像戒指一般的图腾,在阳光下泛着白色光辉,甚为刺眼。钟鼎点点头:

    “月儿,回去做饭,再弄点酒,今晚,回家!”

    钟月今天看到了老祖宗太多反常,问:

    “老祖宗您不是从来不吃饭的么,以您的修为也不用吃饭了啊,今天您这是?”

    “别废话!高兴!”

    钟鼎抱着孩子一跳一跳的走远,留下钟月傻了眼。她不会明白一个本来必死之人重获新生的感觉,虽然不懂,但看着老祖宗的背景,钟月也笑了。

    他,要回家了。

    玄之大陆,祭剑山后,玄武堂。

    心灵手巧的苏兰正在给儿子绣鞋子,嘴巴里悠悠的唱起来:

    “宝宝是个健康的小乖宝~哟!聪明的健康宝~哟!健康的可爱宝~哟!”

    每当唱到“哟”字,小别风就咯咯咯咯笑个不停。旁边坐着一起绣鞋子的是小淮雨的妈妈白晓晓,江南燕抱着小淮雨一遍晃一遍跟着苏兰唱:

    “宝宝是个健康的小乖宝~哟!聪明的健康宝~哟!健康的可爱宝~哟!.....”

    这就是天伦之乐吧!

    白夜和白洛衡在不远处下棋。

    “师傅,徒儿有一事不解。”

    白洛衡捋着胡子头也不抬:

    “问吧!问吧!”

    “这玄武堂禁地,为啥是个禁地。现在都成了我们几个偷闲的地方了。”白夜一边想着棋路一边问。

    白洛衡抬了抬眉梢道:

    “这事还要追溯到我们的创派先祖白夜光掌门那个时候,师祖穷极一生钻研精炼之道,不眠不休,但是人总归是要睡觉的,这就是他睡觉练剑的地方。为了防止被弟子们看到他在这里偷懒,于是设为了禁地。”

    “咕~”

    白洛衡喝了口茶,发现白夜迟迟不肯落子,顺着白夜的眼光望过去....

    原来是苏兰绣好了鞋子,在竹下河边清洗,洗罢之后长袖漫舞,无数青翠的竹叶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竹香令人迷醉。那红色如火的衣袖有若绽开的花蕾,向四周散开,漫天竹雨中,苏兰如空谷幽兰般若隐若现,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衣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步步生莲.......</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