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九月流火
    <content>

    在农历七月天气转凉的时节,天刚刚擦黑的时候,可以看见大火星从西南方落下去,又被称为七月流火。传说这时候在朱之大陆出生的孩子有可能会有先天朱雀兽魂之力传承,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七月了....他们的孩子,应该出生了吧!不知道有没有兽魂之力的传承.....朱雀还是苍龙呢.....”

    朱之大陆,凤鸣堂地下监狱。苏小小满身锁链,狼狈不堪的叹息,手上脚上伤痕累累,背后也有森然露骨的受刑痕迹,她是苏兰的母亲,十七年前武林大会的魁首,焰雨山庄凤鸣堂的堂主,焰雨山庄曾经的骄傲。

    由于在七个月前的武林大会上,与印天争夺魁首之位故意输了。印天得到天斩后携苏兰逃走,焰雨山庄也受到牵连,庄主封火迁怒于她,认为苏小小的女儿与印天里应外合,陷焰雨山庄不义。整整受了七个月的酷刑,苏小小一个字也没有说,因为她真的,不想解释什么。

    焰雨山庄从建立以来一直是一个两姓门派,初代庄主封天印和苏丹是夫妇,其爱之深甚至可以把庄主之位平分。庄里的弟子也基本上都是两个家族的人,一直和和睦睦的生活着,他们世代通婚,相亲相爱。然后这种世袭制的门派最怕的就是背叛,由于近亲结合导致几百年才能出一两个能够七宿加身的高手,朱之大陆第一门派的位置岌岌可危,为了后代也好,新鲜感也好,一部分门人开始与外姓人士相爱,结婚。为了壮大焰雨山庄,封、苏两氏也只是隐忍,直到苏兰和印天东窗事发,庄主封火炸毛了。和外姓人结合也就忍了,居然还是别的大陆的,还是个青之大陆的农民,后来印天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去了武林大会,苏小小本可以赢,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的幸福,她故意输给印天,在场的都看得出来,印天拿了魁首,证明了自己,也证明过火了,给焰雨山庄扣上了同罪的屎盆子,这两人跑路了,苏小小惨了,只能沦为封火的出气筒,背了女儿和姑爷的锅,她真的无话可说,也无话可说。

    九月份江淮雨出生之后,苏兰抱着别风站在屋外不敢进入,本身是有事的。她想回去救自己的娘,想把别风托付给祭剑山,可是看到别风的苍龙朱雀印,她犹豫了。她还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于是苏兰给别风绣了鞋子,在河边清洗之际,仰望无边落竹,想起旧人。印天就是在河边挑水时,遇到了自己,开始了这段情缘,她在河边竹下,再为他跳一支舞,敬亡夫也敬自己。

    九月的天已经冷的非常到位了,呼出的气已经可以凝形,早晨的露已经可以结冰。苏兰留下信,在别风脸上吻了又吻“别风,别怪娘。娘爱你,爱你,真的好爱你.....”泪水流进别风的眼睛里,这个孩子竟然眨都不眨,懂事一般用稚嫩的小手,拉着母亲的手指,不愿放开,苏兰将蚩王,倭幕,苍绝,阎王叹,九泉解开血祭,封印在别风额头上的苍龙朱雀印中,待到他长大之后,初宿加身之时,可以解开圣兽图腾的储物功能,希望这些东西可以帮到他。(ps:亲妈)

    这一次,苏兰离开的很决绝,恢复兽魂之力的她,要去救她的母亲,背了大半年的锅了,估计也受不了了。

    “朱雀兽魂!井!张!加身!”

    朱雀兽魂第一宿和第五宿化成朱雀羽翼在苏兰背后张开,夕阳下,一袭红衣,一双翅膀,犹如七月的流火飞向朱之大陆。

    这个山庄方圆十三公里,七百个人,五百人拥有兽魂之力,五十人达到六宿加身以上,五个人七宿加身,庄主,母亲,凤歌堂主,凤鸣堂主,还有自己。站在朱雀殿之上,她有点想念印天,当初,他也是这样执拗的站在这里,要证明他对她的爱。他在殿前站了两夜,晴朗变为雨天,雨天又变为大雾,苏兰抬头仰望,她才发现从小在这里长大,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天空。现在想一想也没有分别,因为和他一起看过的天空,才是不一样的。印天离开的这九个月,苏兰做过很多梦,梦里有很多人,她叫他的名字,他们却没有一个回头,那些人大概都不是他,就算有一个是他,也不想被提起。现在苏兰兜兜转转终于站到了这里,她觉得好难过。因为她始终认为,最终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

    从大殿到大殿后的凤鸣堂,苏兰一路斩杀,认识的,不认识的,谁手里拿着兵刃前来,就杀谁。凤鸣堂地下监狱的路,苏兰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很湿,也很长,常年不见阳光的原因,阶梯边缘已经湿漉漉长了几层青苔。没有人敢挡,也挡不住。没有人是她的对手,朱之大陆惟一一个七宿加身朱雀之魂觉醒的强者。

    “嗖!”

    龙炎枪击碎锁链,震飞了牢房的木门,苏小小闻声看去与苏兰四目相对,满脸的脏血流了又干,干了又流,数丈以外都可以闻得到恶臭。

    “咔!咔!咔!咔!”

    苏兰用枪剑戳碎镣铐,带着已无人样的母亲离开监牢。这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地面之上,封火早已集结凤鸣凤歌堂主以及百名精英弟子等着苏兰。

    “束手就擒吧。”

    封火并没有祭出武器,苏兰冷笑:

    “你们这里的人,谁有自信拦得住我?”

    “哦?就算拦不住你,难道不怕你母亲活不过你走出这门么?”

    封火卑鄙的脸上露出了无耻的笑容:

    “乖乖交出天斩,我就念在你曾是我们焰雨山庄的弟子,饶你不死。”

    “天斩早已随我夫君化为这明托大陆的尘埃,你就更不要想了,想要的人,已经给我夫君陪葬了!”

    苏兰直犯恶心,恶心这群人,恶心这世界。

    “再也不见!井、鬼、柳、星、张、翼、轸加..................呜!”

    一把剑,穿过了她的胸口,母亲?怎么可能?一眼间,昏暗的阳光照清了那人的脸,骗局。

    “轰!”

    苏兰挥枪甩开千辛万苦救来的‘母亲’骂道:

    “我母亲在哪里??!!你这个卑鄙小人!!”

    苏兰口中爆出鲜血,已然重伤。

    “没错,再也不见,你母亲早就熬不住拷打几个月前就死了,这个局,就是在等你!”

    封火抠着指甲,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如果你告诉我天斩的下落,我今日便饶了你。怎么样?”

    “杀母之仇,亡夫之痛,今天就算死,我也要杀了你!”

    重伤的苏兰已经无法凝聚兽魂之力,踉踉跄跄提着龙炎枪刺向封火:

    “龙炎刺!!”

    招式已经走了形.....还是往封火刺去。

    “当!”

    被小师妹苏醒挡下:

    “师姐!不要啊”苏醒流着泪。

    “快!拿下她,就算天斩真的碎了,她的这把十阶段真仙级龙炎枪也是世间珍!”封火贪婪地嘶吼。

    “妄想!”

    苏兰强行凝聚兽魂之力,集中于手腕处。

    “兽魂之力第五宿!!张!!加身!”

    凤爪之形烈火般加成到苏兰的手中,强行聚气导致她心口的伤鲜血喷涌。

    “不好!”

    封火快速凝气一掌打出,可是来不及了。

    “给我碎!!!”

    十阶龙炎枪仿佛在悲鸣。“嗡!”暗淡金光消逝在断成两截的枪上,封火也来不及收回掌力,一掌击碎苏兰天灵。红色的衣,红色的焰,在空中划出一道流火。

    “印天,母亲,我来了........”</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