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再临碧海
    <content>

    七年了....整整七年了.......白夜没有想到会再来这个地方,那个七年前师傅带他历练苦修数个日夜的地方。

    那年六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天气闷热得要命,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热得让人坐立不安在树下乘凉也感到急躁,然而他们师徒二人已经在这树下三天了。饥饿和毛孔中迸发的热气时刻提醒着他们,就快到了。

    “哗!哗........”

    水声,白夜打了个机灵,随即被白洛衡按了下去:

    “别动,不要打草惊蛇,看看有几个人再说!”

    树下的泥土带着一整块草坪缓缓抬起,白洛衡露出眼睛,向外面警惕的巡视着。

    “嘀嗒!嘀嗒!”

    白夜听到水声为何如此之近,两滴血落在了白夜手背上,白夜抬头望去,差点惊叫出声。只见白洛衡周身浅蓝色玄武魂力涣散,血液正从他的鼻孔一点一点的顺着胡须滑落,双眼无神脸色惨白,已然是晕了过去。是谁能无声一击直接打晕魂炼满阶并且觉醒了玄武圣兽之力的强者?白夜拖回了师傅,在泥土之下瑟瑟发抖,不管那人多强,总要面对的。白夜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之中,妄想用疼痛来让自己镇定,终于,手没有那么抖了。

    白夜小心翼翼的移开白洛衡,抬起草坪,探出头去.......

    她脸朝苍白之瀑、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纱,鲜花一映更是粲然生光,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待她转过身来,雪白的玉峰在阳光之下趁着水色闪闪发光!才见她方当韶龄,不过十三四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看着她那诱人的躯体,被薄如蝉翼的轻纱所包裹。窈窕的身资朦胧可见,一层轻纱掩不住多少,只能平添了几分神秘,让人深陷其中。

    “这就是传说中的颜立雪.....”

    白夜只觉天旋地转,微笑着倒了下去。

    夜深,白夜带着别风来到了苍白之瀑的水边。想起七年前的种种,又想起这树下醒来后师傅冲着他的微笑,白夜打了一个寒战,拉起别风的手往森林深处走去。

    冥别风还是很虚弱,跟着白夜一路走着也没有吭声,终于他忍不住了:

    “义父,这个地方我们来过第五次了,你看那棵树。”

    白夜也早就觉得不对了,那棵树上的蝉壳有三只排列的很整齐,难怪每次路过这里都觉得眼熟,白夜马上打趣道:

    “傻孩子,义父这是见你从小体弱,在进入碧海沧澜的时候会扛不住那泛滥的木之气息,才带着你到处兜圈子,想让你气血畅通之后,再进入碧海沧澜.....咳咳~你可知道义父的良苦用心?”

    “孩儿知错。”

    别风便不再开口,安静的看着白夜装逼。终于,第十一次路过这棵树的时候,白夜炸毛了:

    “什么狗屁碧海沧澜!连个门牌都没有,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怎么找?啊??师傅这个老狐狸!就是不愿意来,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了!”

    别风小心的看着白夜的表情,劝道:

    “前面第三个树右转进去有强烈的木灵之气,那边可能就是入口。”

    “啥?木灵之气是啥?”白夜满脸疑问。

    “就是那边的路口感觉呼吸特别舒服,全身自在,从那个方向涌来的气让人充满力量,我以为是树木的呼吸,就叫它木灵之气了!”别风解释说。

    白夜还是满脸的疑问拉着别风走了过去,穿过第三棵树有一片半人高的草丛,二人拨开草丛走进去.......

    这一种种的都是高粱,已经长得高过人头了,绿油油的像一堵没有止境的围墙,难怪人找不到,那颜色紫红的蚕豆花,像害羞似的,深深地隐藏在浓绿的叶片下。绿莹莹的豌豆像翡翠一样,豆叶上的露水,好像无数银珠似的晃眼睛。芸豆长得又大又厚,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挂在秧架上,好像等着人们来采摘。路旁那片豆子,也都是棵棵秆壮叶旺,粒粒豆子把豆荚撑得像一个个胖小孩似的那么鼓。等待收割的庄稼,像宽阔的海面起伏不定。一片片五颜六色的庄稼,接连延续,像一匹美丽的彩锦,向那遥远的天际,慢慢展开。

    没有错了,这就是碧海沧澜!

    “我们先在这凑合睡上一觉,等明日向这里的村长打个招呼给些银两,就去取无色莲华给你治病。”

    白夜凝聚出蓝色的玄武之魂:

    “玄武之魂斗宿!加身!”浅蓝色的龟甲忽明忽暗罩着二人,映着天上星光和田间的风,在这软绵绵的草地上,一老一少相拥着睡着了。

    “当当当!”

    有人用钝器敲打着玄武壳,白夜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冥别风也惺忪着双眼坐在地上。一个女孩子,坐在一个块石头上,飞来飞去......白夜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卷起食指用力敲了一下别风的脑袋。

    “啊!干嘛啊!义父”别风被敲出了眼泪叫道。

    “哦,不是梦啊,这里住的都是神仙么?小女孩都会飞。”

    白夜收起玄武兽魂,“噗通“就跪下了:

    “神仙姑娘!在下白夜携子前来求药!”

    “嘻!噗!..........妈妈,他叫我们神仙啊!”

    小女孩笑着跳下会飞的石头,扑到一个美妇人怀中。白夜抬头看去,只觉鼻腔内热流滚滚,差点爆出血来!这就是七年前.....他和师傅偷看洗澡的绝世美人——颜神!无冬荒颜,颜立雪!白夜陷入了七年前的回忆,傻笑着浑身瘫软了下去。

    “阿姨,小妹妹,请问这里可是碧海沧澜?”别风恭恭敬敬的作了个揖问道。

    “是啊!我是岳屹峒,你是谁啊?”小女孩抢着回答。

    “我叫冥别风,这是我义父白夜,由于我体弱多病,义父带我来求药的。”

    别风如实回答并踹了一脚身旁的白夜。白夜腾地一声站起来,吓了母女二人一跳,不知何时他散乱的胡须竟然瞬间消失,连头发都整理过了,他背着手,有理数的鞠了个躬,别风看到了他身后的手上是刚拽下来的胡须正在背后想要甩掉。

    “立雪!”远处田间一个糙汉呼唤道。

    “那么二位就随我进村吧!”

    颜立雪尴尬的笑着拉着岳屹峒的小手走向村庄,后面的石头晃晃悠悠也跟着漂浮过去。</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