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七彩莲华
    <content>

    五年前在岳屹峒出生的那一天,她的父亲岳青海机缘巧合耕完地在回家的山头捡得了一块天外陨石,石头在夜晚都能发出璀璨的光芒,小屹峒也好像与这块陨石有感应一般,睡觉的时候都要枕着这块石头,呼吸的节奏和陨石光闪的频率都一致。岳青海给石头命名为崆峒,岳屹峒的名字也因为这块石头定下了。

    这五年陨石随着岳屹峒的长大也越来越有灵性,好似一条粘着主人的老狗,还会飞。岳屹峒到哪里,陨石就到哪里。岳屹峒还给石头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大笨蛋’。

    今天岳屹峒特别开心,因为遇到了同龄的冥别风。村里就她一个还算小的孩子,其他的孩子最小的也都十五六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没有人陪她玩,她就陪着‘大笨蛋’还有花花草草玩,所以她就养了一株奇怪的花,和‘大笨蛋’一样会发出七彩光的莲。每当有开心不开心的事情,岳屹峒就会跟花儿聊天,‘大笨蛋’就这么绕来绕去,这无色莲华本来是无色的,日子久了也从来没有凋零过,可能是和‘大笨蛋’一起久了的原因,被传染上了“色素”,变成七彩莲华。

    颜立雪带着这父子二人走进村庄,乡亲们都一脸欢迎,岳青海也不例外,毕竟上一个入村的外人,已经老死了。淳朴的民风感染了白夜,甚至自己都不想回去,想在这个世外桃源和颜立雪相守,想着想着,白夜又痴了。突然!白夜脑中划过一道闪电,犹如惊雷灌顶,白夜整个人倒地抽搐许久,众人不知所措,颜立雪上来搀扶道:

    “你没事吧?”

    白夜泪如泉涌:

    “刚才这个乱飞的小丫头是不是叫你妈妈?”

    “是啊,这是我的女儿。”颜立雪不解的回答。

    又是一道闪电在白夜脑海划过!

    白夜早年丧妻,妻子在生白晓晓的时候难产而死,白夜孤独守身至今,就是紧靠着一个传说和信念!那就是——青之大陆的无冬荒颜!颜立雪。这也是七年前...白洛衡带着白夜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苍白之瀑偷看人家洗澡的原因。那时候由于两人相差三十多岁,念在颜立雪才十三四岁,白夜想等两年再来偷看一次趁机表白,谁知她已为人妇!!这信念的崩毁让白夜再次抽搐。(ps:白家人追求姑娘的方式果然耿直。爱她,就偷看她洗澡(????))

    一个黑色的影,站在了白夜身前,遮住了阳光,白夜微微睁开双眼看过去。

    多么有力的一双脚,这小腿上的肌肉黝黑发亮带着浓烈的泥土气息,白夜吃力的抬头往上看,想知道这个挡住日光的男人,是谁。这是一条粗壮的手臂,手中握着一把耕作用的镰刀,这镰刀在这手中居然显得如此渺小!再往上看,白夜想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没有用的,实在是太强壮了!只看到他的肩膀犹如一把坚实的巨剑横在当空!肌肉在阳光下闪着光辉,仿佛这把巨剑之刃可以削铁如泥!精钢一样的胸肌随着男人的呼吸瀚海一般的起伏。

    男人伸出手,粗犷的嗓音让白夜彻底折服了:

    “起来吧!壮士!”

    白夜递过手去,看到了!他,看到了!那漆黑的腋毛犹如雨夜的天空,那般深邃,那般神秘,就好像一个外星人在凝视着白夜的灵魂!

    男人一只手就把白夜提了起来,这个男人,他就是村长——刘建国!

    “勇敢的壮士,你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告诉我,渴不渴?你喝水么?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

    冥别风张大着嘴,尽量适应着这里村民的热情。颜立雪在岳青海耳边说了几句话,青海转告给村长:

    “他们两个外乡人是来求药的,就是村头的无色莲华,这个小孩子体质太差了,天天吃药不见好转,他们应该是白之大陆的名门,因为这个男人姓白。”

    刘建国的脸上突然凝重,用厚重的手掌击向自己的头颅!

    “啪!”

    “都怪我!因为长在我家旁边,我早上把最后一株下面条吃掉了!你们看我这身子就知道了,全村就我一个人喜欢吃这东西,所以长得这么壮。抱歉啊壮士!”

    颜立雪默念着:

    “这无色莲华十年一开,恐怕二位..........”

    这时,岳屹峒摸摸白夜的头说:

    “大叔,我有一个莲华,只不过是彩色的。你要不要?”

    白夜虚脱的起身,蹲着和岳屹峒说话:

    “能带我看看吗?小姑娘?”

    “好呀!”

    岳屹峒一只手拉着妈妈的手一只手拉着白夜,往家里走去,白夜的心又是一痛。

    房间里有点暗却很干净,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屋内一半温暖一半清凉,窗台上有一朵莲,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七彩的光,在地上映出一道晴日里的虹。

    “小哥哥,你是要这个吗?”

    岳屹峒拉住了还在门口发呆的冥别风,在他们拉手的瞬间,岳屹峒的泪痣在眼角蔓延开来,居然化成了一小小的颗心。冥别风的眉心也异光爆闪,显现出了苍龙朱雀印!白夜只顾着看颜立雪,没有注意到别风的变化。

    “呜?小哥哥你额头上的画儿真好看....还会亮!”

    岳屹峒丝毫不知自己泪痣的变化,伸手去够冥别风的苍龙朱雀印,可是也只是一瞬,又消失了。

    “唉?又没有了?”

    岳屹峒有些失望,毕竟女孩子家家最喜欢会发光的奇怪东西。

    “那个,别风小哥哥,如果我把这朵花送给你,你可不可以陪我玩一天,就一天。毕竟这朵花是我的宝贝,给你了,以后就没人陪我说话了......”

    岳屹峒天真无邪的请求着,冥别风又怎么忍心拒绝:

    “好!就算是我回家了,我一有空还会回来找你玩,陪你说话,好不好?”

    “你说的哦?一言为定!”

    小姑娘喜笑颜开,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别风向她细望了几眼,见她神态天真、娇憨顽皮、双颊晕红,年纪虽幼,却又容色清丽、气度高雅,当真比画里走下来的还要好看,竟会有如此明珠美玉般俊极无俦的人儿。

    颜立雪在旁看着两个小人儿天真得约定起誓,也跟着傻傻的笑着,这个年纪真好啊!

    傍晚,还未完全落下的红日醉倒了半边天。屋外的小灶台上为冥别风熬制的七彩莲华散发着热气,屋顶上,小屹峒坐在‘大笨蛋’上卖力的拉着别风往上爬。

    两个人的缘分,也就此开始了.........</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