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无声躁动
    <content>

    “两天了....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白夜在无垢净土大门前活活守了两天一夜,心想着这初宿觉醒这么简单的事情,随便找几个二三十年的对应属性怪杀了就行,怎么去了这么久。而且这森林里就算遇到了九十九年的灵兽,以他们三个的能力应该可以应付,而且还有个可怕的岳屹峒。她那初宿觉醒竟然是唤出天上的神君,一刀下去别说九十九年,估计一百九十九年的怪物都给砍了。

    “没事没事没事,不会有事!”白夜又紧张又安慰着自己。

    夕阳,像是一个年迈将死的老者,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落下。

    “吱......嘎....”门,开了。

    夕阳的余晖之下,三个孩子互相搀扶着走了出来。在白夜眼里,这余晖好像是神明之光,太美了!

    “孩子们!这里这里!”白夜招呼着。

    “白大叔,你怎么老了?”岳屹峒盯着白夜的脸。

    “可把我担心死了,我在这里整整站了两天一夜,胡子都长出来了,能不显老么。”

    白夜开始像个孩子一样抱怨,然后发现被抱怨的也是孩子,没办法,又故作严肃:

    “走,先去客栈吃顿好的,罚你们把在里面发生的都告诉我!一字都不准漏!”

    “走咯!吃饭咯!”三人就剩下岳屹峒亢奋着,江淮雨和别风已经累得说不出话了。

    天守城,玄之大陆的首都,建在玄之大陆的无垢净土西边。后面就是祭剑山,前面是一条大河环绕,有头枕大山,脚踏大川之势。

    正所谓“魑魅魍魉,山川之祟;神荼郁垒,守御之神。”

    这就是天守城名字的由来。

    四人来到天守城的中央,仰望着繁华都市的街景。

    “君悦客栈,不错,好名字,就这家吧。”白夜领着三个孩子走进门去。

    “唉哟,四位客官,住店还是吃饭呐?”店小二手里拿着抹布不停的摩挲着。

    “两间客房,再安排一桌好菜好饭,多来些肉!”白夜很大气的挥手安排道。

    三个孩子已经等不及了,匆匆围坐在桌前,给白夜留了一个空位,不到半柱香功夫,菜已上齐:

    ‘酱牛腱子肉,芦花鸡翅中,凉拌调海蜇,地锅土家鸡,燕窝鸡丝汤、海参烩猪筋、鲜蛏萝卜丝羹、海带猪肚丝羹’

    看得三个娃娃口水直流,若无旁人一般大吃起来,一向腼腆柔雅的江淮雨也拿了个猪蹄啃了起来。白夜看着他们的吃相,摇了摇头,想问无垢净土的事情,终究没有忍心提起,还是让孩子们好好吃顿饭休息吧!

    夜未央,风乍起,鸾声将将。隔壁的两个丫头已经熟睡,白夜的房内,别风换上了白夜为他买的新衣裳,白衣黑发,窗外吹进来的风,让这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好似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还未成棱角的脸蛋俊美异常。

    白夜看着别风,突然想起当年苏兰在河边起舞,不禁感叹:

    “果然儿子像妈,女儿随爹。你和你娘一模一样!哈哈哈!长大以后可不得了咯!”

    别风被这声感叹提起了兴致:

    “义父,跟我说说我娘呗!”

    “你娘啊,那可是绝世美人,花颜月貌,身材婀娜,酥胸..........撩人呐!”白夜想起苏兰,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啪!”别风从桌上拿了个苹果砸过去:

    “正经点,我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其实我们也不太了解啦,就知道你娘当年怀着你的时候,就跟你爹在苍白之瀑被兵绝山的掌门及四绝长老给堵了,然后四大主教带着几个随从和白洛衡掌门只是作为公证人去围观,谁知道你爹这么猛。”白夜捡起地上的苹果啃了一口,继续说:

    “你爹被兵绝山的掌门暗算之后碎了七宿,武功尽失,这都能使出冥级功法,一刀!就一刀!把那五个老头儿都砍死了,白洛衡掌门被余波震废了武功,让你娘给救了回来。”

    “原来是兵绝山的人害死了我爹,那后来呢?我娘呢?”冥别风迫切的问。

    “你娘生下你就回娘家了。”白夜继续啃着苹果。

    “那我要去找我娘!”别风开心的跳跃起来。

    “找什么找,你娘走前留下信,让你十七岁的时候去参加武林大会,那时候与你相认。哦,对,还有,你娘给你的苍龙朱雀印里留了不少兵器,让我在你初宿觉醒的时候教你使用图腾储物功能,找一个趁手的用。”白夜大口嚼着苹果,口水四溅。

    “好,我娘这么说肯定有她的道理,我听话。”自以为知道真相的别风开心的笑着。

    “嗯,乖,我教你开启图腾储物,对了,你们在动物园里这么久抓到了啥好东西?”白夜突然想起,问了一句。

    “哦,蛇和鳄鱼,蛇我吸收了,鳄鱼给淮雨了,木系精魄是个树精给的。”别风说的毫无波澜,平平淡淡。

    “还是年轻,当年我去第一重的时候,虽然比你大五岁,但是半天就出来了,吸收的还是个五十多级的灵兽精魄!”白夜洋洋得意的向别风炫耀着自己当年战果:

    “你现在激发眉心苍龙朱雀印联结体内星空,先用朱雀兽魂之力注入星空的第一星宿看看。”白夜不以为然的等着看别风祭出一身鸟毛,毕竟朱雀的初宿是‘井’召唤凤羽加身。

    别风按照白夜的指导用朱雀魂力激发了星空中的第一星宿,渐渐的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上升,白夜一愣。

    “朱雀初宿!‘井’!加身!!”

    别风体内星空火光四射,第一星宿好似爆炸了一般挥洒着火焰。只见别风脚下火焰旋涡向四周扩散:

    “嗡!!!!轰隆隆!!!”

    爆炸后的烟尘渐渐落定,桌子椅子已经被震开,白夜一脸灰向烟尘中看去——赤色的羽毛。

    白夜放心了,抬脚走过去想教训别风弄出这么大动静,此时才看清楚,别风周身的羽毛哪里是羽毛!!是栩栩火焰凝结而成的火凤羽衣,每一根凤羽都迸发着火焰能量,密如精钢,刀枪不入!白夜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是吸收了多少年的精魄才能让火凤之羽虚影凝结成形,拥有实火不说而且如精钢般坚硬。

    门外隐隐有听不清的躁动之象,虽然无声但是已经被白夜察觉了。

    “哎呦喂!”木门不支两个丫头的重量被挤开了,岳屹峒趴在江淮雨的身上朝白夜傻笑。</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