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婚甜蜜蜜:宁少〕〔掉落漫威世界当超〕〔武道邪神〕〔穿成虐哭大佬的白〕〔帝少强宠:重生娇〕〔捍宝〕〔国师重生在现代〕〔凡间狱〕〔火影之我的世界〕〔都市妖孽武神〕〔她风华绝代(快穿〕〔飞剑问道〕〔我在异界开黑店〕〔美味厨娘妃:邪王〕〔后来,我成了最野〕〔重生之龙族魔法师〕〔被猫宠的正确姿势〕〔天降萌宝:总裁爹〕〔国民男神是女生:〕〔不一样的系统大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甄选兵刃
    <content>

    内堂弟子已经不知第几次把白夜拖走治疗了,这次抽空了兽魂之力,恐怕服了凝气散最快也要两天才能恢复。

    白洛衡尽量控制着自己,暗暗想着:“这印天之子恐怕以后比他父亲还要恐怖,幸亏是在我祭剑山,江淮雨仅仅七岁越级吸收精魄不说,初宿加身居然可是实体化并且带着玄武刺麟,几百年来还真没出现过,新一代的孩子们真的不得了啊!”

    “没想到你们有这样的机遇,真是后生可畏啊!”白洛衡又挂上笑脸,决定好好培养他们。

    “来,现在教你们图腾储物之法!”

    白洛衡从身后拿出一册卷,开始念:

    “图腾储物,即魂炼之人初宿觉醒之后,体内星空不只有储存兽魂力量的能力,也有储物的能力,可将兵刃、药物甚至食物放在图腾之中储藏。但是未满七宿加身者不能自由控制储物功能,需加身储物空间对应的星宿才能使用。”

    白夜抬头看了看下面的孩子们问道:

    “这说明有什么不懂之处吗?”

    “没——有——”三个娃娃齐声答道。

    “很好,每觉醒一个星宿力量就会多一平方米的储物空间,除了青龙七宿的魂炼师,因为初宿是龙角,所以青龙魂炼修士的初宿储物是十平米,剩下的六宿储物都一样是一平米。”白洛衡捋了捋胡子看了别风一眼。

    “哇!别风哥哥那以后好吃的好玩的都你来存着,下次我还要去天守城!”岳屹峒抱住别风的胳膊开始晃。

    “嗯好,你们喜欢的如果放不下我都帮你们装着!”冥别风摸摸屹峒的头又小心看了看江淮雨。

    “下面,我来教你们开启图腾储物,首先不要用兽魂之力激发初宿,用‘心眼’去看,就是你们自己的意识。”白洛衡耐心的告诉孩子们。

    “嗖!”岳屹峒的‘大笨蛋’凭空消失了!

    “嗖!”‘大笨蛋’又显现出来!

    “嗯?小屹峒,你不用加身初宿就能使用储物空间?”白洛衡不解。

    “嗯!白大叔不让我用初宿加身,除非遇到特别危急的时候,打不过别人的时候!”岳屹峒乖巧的实话实说着。

    “那也不合逻辑啊.....奇怪.....五岁也不可能七宿都觉醒啊....奇怪,奇怪”白洛衡还是不解,但是自身又没有兽魂之力,没法探测小屹峒的体内星空。(ps:幸亏没有,不然和白夜一样被反震个半死。)

    白洛衡捏起茶杯,缓缓的饮了一口。

    “当!当!当!咣!啪!哗啦啦!!!!”

    冥别风面前掉出了一堆东西——蚩王真仙弓!倭幕真仙刀!苍绝真仙剑!阎王叹真仙暗器!九泉真仙拳套!还有块绿色的石头和一张纸。

    “噗!!!!”白洛衡刚抿一口茶水全部吐出来:

    “你母亲把这些东西全放你这了!我还以为带走给焰雨山庄了呢!”

    别风看都没看一眼这些绝世兵刃,捡起地上的纸,那是妈妈留给他的话:

    “风儿,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不知你是已经十岁还是更大了,原谅妈妈不辞而别,有一些事情我必须去亲自处理,但是你要记得,那些事情不是比你重要,在妈妈心里,你是最重要的,你是妈妈唯一活下去的希望。这些兵刃是妈妈送给你的礼物,这块石头是你爸爸临走的时候最后一道魂力凝结成的血晶,妈妈也打不开,应该是爸爸想留给你的东西。对不起,爸爸妈妈没有陪你长大,但是,爸爸妈妈对你的爱,不会比其他的父母少半分。好好听话,好好长大。——苏兰”

    “嘀嗒,嘀嗒......”别风的眼泪无声且坚强的落在纸上,他从没有怀疑过父母对他的爱啊!

    “嗡!”别风将意识注入绿色血晶,一把长刀落在地上,浅浅的蓝色光芒,不刺眼,不明显。

    “银月....六阶段散仙刀。”白洛衡淡淡的说:

    “这是你爹第一把精炼的兵器,你爹这一生,就喜欢刀,也只用刀,可能这就是他想留给你的东西吧。”

    “这些兵刃白爷爷你拿去分配吧,我要我爹这把刀。”别风居然有一丝喜悦,拿起父亲曾用过的兵刃。

    “这.....这孩子..........世人可遇不可求的真仙兵刃,你一句话送掉了,选择了一把散仙兵刃,这可是最低阶的兵刃啊,而且....这些真仙神兵本身就属于你....”白洛衡劝阻道。

    冥别风拿着银月蹦蹦跳跳的跑远了,留下江淮雨、岳屹峒和老头子在风中凌乱。

    “我要这个!这个好看!像个手镯!”岳屹峒拿起阎王叹戴在手上对着阳光,人和暗器,都很好看。

    江淮雨捡起苍绝剑,弱弱的问白洛衡:

    “师祖,我能要这个么.....这个....也好看.........”

    “唉..........你们这群娃娃,别风选个破刀也就罢了,那是他爹给他的,你们选兵刃就是按好看选的?”白洛衡摇头。

    江淮雨和岳屹峒却疯狂的点头,白洛衡走到两个孩子跟前,捡起剩下的兵刃,有些吃力的站起来:

    “你们俩把阎王叹和苍绝收到图腾里,去告诉别风,过两天白夜醒了就教你们空级的武功,还有一些精炼之术。”

    洗剑池旁,别风拿着银月正在犹豫要不要丢进去,回首看到了从山上下来寻他的两个小师妹,江淮雨和岳屹峒。

    “别风哥哥,你原来在这里啊!我们俩都快把整座山找遍了!”岳屹峒语气中带着点疲惫和责怪。

    江淮雨红着脸拉起别风的手,另外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马尾辫放在了别风手上。

    “这是我爸爸从家乡带给我的扎头绳,我特别喜欢,送给你。”淮雨的脸更红了,她从来没有如此主动。

    “给我干啥啊?我又不扎辫子,我的发髻有师门下发的簪子呢。”别风用耿直的情商狠狠的敲了一下淮雨的脑袋。

    岳屹峒二话不说拿起别风腰间的血晶,用淮雨的扎头绳拴了起来挂在别风的脖子上。

    “大笨蛋!”岳屹峒冲别风作了个鬼脸,拉着没来及说完话的淮雨跑掉了。

    别风站在洗剑池旁,傻傻的看向两个小丫头跑走的方向........</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