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破极勾玉
    <content>

    勾玉,之所以称作勾玉,因为他的形态是月牙勾一般,却带有弧度,为什么是这种形状,有一些说法,不过还没有得到统一:比如有人认为这是月亮崇拜的象征,有的说这是生物幼年的样子,有的认为是阴阳玉的一半,也有的说来源于古代对骨头能驱魔的观点。

    当初墨人杰千辛万苦经营多年,设计陷害前掌门墨人王并逼其自尽,是有原因的。为的就是登上掌门之位才能够有权利使用的——破极勾玉。

    破极勾玉有两块,功能一致,一块在贫瘠的青之大陆,兵绝山祖辈传下来的就是另外一块。

    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墨人杰逼死墨人王之后想赶尽杀绝,碎了墨战天一宿立威的时候,他的蚩王弓变成了十阶段。在他还在做长老的时候,和其他长老一样都是九阶段的加持。

    破极勾玉,拥有两大神能。

    第一,勾玉与兵刃一起洗剑,可以有几率使兵刃突破极限跳跃等级,最高到封印金仙级别,虽然能破极到封印金仙,但只是个传说,毕竟历代兵绝山掌门和长老的兵刃基本都只能洗到真仙。由于每一把兵刃只有一次洗剑的机会,所以洗剑就变得特别珍贵。从古至今也没有一把兵刃突破到封印金仙,包括真仙兵刃去洗剑也只是洗出来个平级,也许只有神,才配得上使用封印金仙级别的兵刃吧。

    第二,那就是墨人杰追求的提升精炼加持的成功率,并且也只能使用一次。从一到八阶段的兵刃成功率都是百分百,到了九阶段就是百分之五十,从九精炼至十的话,就只剩百分之三十了,十到十一据说只能增加百分之十的几率,并且所有兵刃精炼失败之后,不管是什么阶的兵刃,都会兵魄碎裂化为尘埃。当年祭剑山先祖将一把散仙刀子加持到十一阶段就是借用了兵绝山的破极勾玉,也抱了一个碎了也不心疼的态度去精炼的,结果一炼成名。

    别风狠下心,还是把银月扔进了洗剑池,他希望父亲给他的刀,可以变得更强。

    “喂!那边的小孩儿!你是谁,这里是祭剑山不?”

    不远处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不礼貌的冲着别风叫喊,身后还跟了一帮大人。

    “我叫冥别风,是祭剑山的弟子,请问诸位可是来洗剑?”别风恭恭敬敬的作了个揖,毕竟掌门教诲每一个弟子都是祭剑山的门面,在外就代表着祭剑山。

    “是的小师傅,我等是从兵绝山赶来洗剑的,我叫墨战天,麻烦通报。”说话的男子铿锵有力,从声音就可以听出兽魂之力浑厚强劲。

    “抱歉墨大侠,我们掌门今天身体不适,可否等上两天再来拜访,他今日确实无法亲自下山。”别风想起下午内堂弟子将白夜拖走时候的情景,抱歉的说道。

    “哼!坏小孩!你就是不想让我们洗剑对不对!我都看到了,你刚才扔了把刀进去!”小女孩咄咄逼人。

    “不是不让,我从不说谎。”冥别风解释道。

    “这样吧!小师傅,既然白掌门身体抱恙,我们也就不打扰他,我们自己在这里洗完剑就离开可好?”墨战天冲别风微笑着。

    “也可以,几位大侠可否告知名讳来历,事后我也好向掌门人交代。”别风没有理那个小姑娘,恭敬地回答墨战天。

    “你就说,兵绝山掌门墨战天,带着白之大陆主教钟鼎的血脉钟钥铃前来洗剑。”墨战天依然毕恭毕敬。

    “墨掌门请。”别风也不失礼数。

    “哼!”钟钥铃冲着别风瞪眼,第一次被人忽视,也就只有冥别风了。

    洗剑池旁,墨战天拿出一把长枪,和一块月牙形石头,是为钟钥铃量身定做的天仙级兵刃‘堑星’,而这块石头,就是兵绝山至宝——破极勾玉!

    别风还太小,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傻傻的看着。

    “墨掌门,洗剑池里面我刚放下一把刀还没有到时辰,要不要等我拿上来之后你们再放下去,以免影响了你们洗剑。”别风又向墨战天作了个揖。

    “不愧是天下第一名门,教出的弟子小小年纪都如此有理数!不过没有事,一起进行并无影响。”墨战天看了一眼池底的刀,只是最低等的散仙阶。

    “咚!”堑星枪沉入池底,墨战天拿着破极勾玉也轻轻地放了进去。勾玉随即放出白色的光芒,不明亮,却很舒服。

    “小师傅,看你放下去的是一把散仙质的刀,洗剑破极也是没有什么太大意义的,我这勾玉也许会帮到你一些,全看造化。若以后有缘来我们兵绝山,我做主倒是可以为你打造一把天仙级兵刃。”墨战天明显很欣赏冥别风的教养。

    “师傅!凭什么送给他,他又不是你的徒弟!”钟钥铃又任性起来。

    “这祭剑山本来从古至今就与我们兵绝山有来有往,不论是兵刃还是武学,祭剑山从来都是不吝啬的,我等又怎可以小气了?”墨战天抚摸着钟钥铃圆圆的脑袋。

    “多谢墨掌门,因为这把刀是我爹留给我的,所以,我要一直用它。就算他是一块破铜烂铁,我也不会把它丢掉的!”别风谢绝了墨战天的好意。

    “百善孝当先,孝顺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差的!哈哈哈哈哈........”墨战天越来越欣赏眼前这个孩子了。

    “哗啦!!”水花四射,两把兵刃腾空升起,在阳光的照射下,伴随着点点水花,放射出不世之光!

    墨战天收起了勾玉,眯起眼睛看着洗剑池上方的两把兵刃,能把堑星洗成真仙质他还是有自信的。

    可是,墨战天却瞪大了眼睛:

    “这低阶散仙的刀!!竟然可以直接破极为真仙神兵!!!妙哉!妙哉啊!!”

    别风虽然还无法用肉眼分辨兵刃的质,但是光从这把刀的变化来看,应该是很厉害的,又听墨战天说这把刀突破到真仙质,他更加开心了,因为这是父亲留给他的礼物。

    “钥铃,把堑星收回图腾去!明日回到兵绝山,我教你我的绝学‘千军破’!”墨战天走到冥别风跟前,摸着他的头说:

    “小师傅,果然孝顺的孩子运气都不差啊,既然不要我为你做的兵器,那我送你本刀法秘籍吧,这是我们门派还不错的刀法‘破风斩月’,属于月级武功了,好好修炼哦。十年后的武林大会,我看好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墨战天转身间一卷秘籍落在冥别风手上,钟钥铃气鼓鼓的拉着师傅的袖子,一行人,越走越远......</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