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血祭失败
    <content>

    两天后,祭剑山内堂。

    “好的,风儿,我知道了。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娃娃!哈哈哈哈哈,果然没给我丢脸!”

    听完冥别风的汇报,白夜开心得心里好像吃了蜜一般甜。一是开心别风给祭剑山涨了面子,二是开心他觊觎兵绝山的月级武学多年,如今墨战天却送给别风一本。

    虽然白夜不研习刀法,但也是血赚啊!

    “嗯!哼!嗯!嗯!”白夜清了清嗓子,喝了两天的凝气散,喉口都是苦的。

    “今天,我们学习血祭之术!”白夜继续着本该两天前的课程。

    “首先,唤出你们的兵刃。”

    “啪!当!叮!”阎王叹,银月刀,苍绝剑被三个孩子唤出,安静的躺在地上。

    “听好,第一步,先用自己的血,滴在你们的兵刃上,然后汇聚你们的星空兽魂之力由图腾发出,联结兵刃的滴血之处,默念‘以吾之血,结汝之契。以血之祭,结契之约!’感受兵刃与你们血脉相连后,用意念,记住,是意念不是兽魂之力,把他唤入图腾,就算血祭成功。这把兵刃将会一辈子都为你所用,直到你们寿终为止。”白夜站起身道:

    “淮雨,你先开始!给大家做个榜样。”

    小心稳重的江淮雨轻轻咬破手指,滴在剑身中心,手腕处玄武魂力凝结:

    “以吾之血,结汝之契。以血之祭,结契之约!”

    苍绝剑悬在半空围绕着江淮雨三周,化作一道蓝光收入淮雨腕间的玄武图腾。

    “好!不错,很好的悟性!”白夜冲淮雨点了点头。

    “下一个,岳屹峒。”白夜瞪了一眼正在玩‘大笨蛋’的岳屹峒。

    岳屹峒不敢咬手指,于是轻轻摘下耳环,用尖锐的一头轻轻刺了一下手指。

    “哎哟!”

    眼泪马上就在小屹峒的眼睛里面转开了,眼看就流要出来。但岳屹峒还是咬着下嘴唇,把手指挤出了半滴血,由于血量少,迟迟不肯低落,岳屹峒索性往阎王叹上一抹大叫:

    “以吾之血,结汝之契。以血之祭,结契之约!”

    阎王叹打了个机灵叮在岳屹峒手腕之处,银针自动上膛,戳破手指的岳屹峒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银针由她意念而发,直直杀向白夜。因为这针没有杀气,所以白夜完全感知不到。

    “嗷!!”白夜跳起一人多高,撕心裂肺的嚎叫一声。

    幸亏没有毒,如果这小家伙引起了杀气,阎王叹的银针就会自动染毒,中针之人神鬼难救,所以这暗器叫做阎王叹。

    “啪!”白夜拔出屁股上的针,揉了一揉疼得有些发热的伤口道:

    “屹峒啊,以后不要乱放针!幸好是你还小不懂杀气,万一动了杀心放出的针打中我,我就完蛋了。”

    “噗嗤!”岳屹峒还挂着眼泪的脸蛋被白夜的滑稽逗笑了。

    江淮雨也捂着嘴巴偷笑,别风憋的两腮通红,但还是忍住了笑。

    “风儿,来,该你了。”白夜不敢坐下,还是选择了站着。

    冥别风用银月一扫,指间伤口细血未渗却已在刀刃上划出一抹鲜红,苍龙朱雀印射出红绿光芒落在银月之上。

    “以吾之血,结汝之契。以血之祭,结契之约!”

    六阶段的银月本来隐隐泛着蓝光,突然光华四起将别风震飞一丈开外“哇!”一口鲜血从别风口中吐出,竟然是被父亲留下的刀反震伤了。

    “血祭失败?”

    白夜大吃一惊。这最不可能血祭失败的就是别风啊!

    “风儿,试一试这个拳套!”

    白夜把白洛衡早上交给他的剩下三把真仙神兵中的‘九泉’拳套扔给别风,别风跃起接住拳套戴在双手,拇指擦了一下嘴边的血,眉间苍龙朱雀印汇聚出更强的兽魂之力,别风双拳相对不甘心得怒吼着:

    “以吾之血,结汝之契。以血之祭,结契之约!九泉!!给我血祭!!”

    “轰隆隆~~~!!!!啪!!!!”九泉在冥别风双手中颤抖!碎裂!

    “兵魄尽碎!!”白夜惊叫。

    “噗!!!哇!啊!!!”冥别风被余震打飞,甩到树干上,掉落在地晕厥过去。

    白夜三两步踏至,背起别风就飞奔向破极殿。谁也不会想到,拥有苍龙朱雀印的天才,竟然连连血祭失败,难道说不能使用兵刃就是对天才的惩罚?

    “呼嗤呼嗤......”白夜喘着气,背上的别风口中的血带着丝滴落在破极大殿的地板上。

    “怎么回事?”白洛衡几乎是从掌门金座上跳下来,抓起别风的手腕就开始诊脉。

    “气脉喷张,血气上涌,这是受了内伤,指骨还脱臼了三根。这是怎么搞的?”白洛衡满带责怪的目光盯着白夜。

    “我也不知,我教他们三个娃娃血祭之术,淮雨和岳屹峒都很快掌握,谁知最不能失败的别风,先是被他爹的银月拒绝震伤,我以为是精炼加持的缘故,又给他零加持的九泉拳套,谁知道别风太好强了,唤出大量兽魂之力血祭九泉,直接把九泉兵魄碾碎化为尘埃,自己也被反震成现在这样!”白夜接过别风,搂在自己怀里。

    “我查查典籍,你先带别风去正骨疗伤。”白洛衡心疼的转过身去,走向破极殿楼上的几十个柜。

    冥别风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右手手指缠着布,中间还有固定手指的木片,只好用手肘支撑着起身。

    “别风,你睡了三天。”江淮雨端着汤药走进屋来。

    “我这是被反震的重伤了吧,为什么只有我血祭失败.....”别风眼神黯淡。

    “因为你的苍龙朱雀印,风儿。”白夜背后跟着岳屹峒走到别风床边。

    “你晕过去这三日,我已经暂时封印了你苍龙星空的兽魂之力。”白夜坐到床边,用自己的手臂让别风靠着。

    “你们师祖查阅了典籍,才明白双兽魂传承极难修炼,如果操纵不当会出现体内两个星空的兽魂力量不为所用反而互相争斗。”白夜将别风的乱发整理好,披在颈后,继续说着:

    “所以,我们商讨出了一个办法,你现在还不能熟练操纵两种兽魂力量,我们就先封印你的苍龙星空,待到你可以纯熟的控制两种力量,我就会为你解开封印。”

    “那,血祭失败,不是因为我的资质差么?”别风有点委屈,又有点恍然大悟的开心。

    “没错,你现在可以血祭了!”白夜把银月递给别风。

    “以吾之血,结汝之契。以血之祭,结契之约!”

    滴血、凝聚魂力一气呵成,银月化为一道闪电消失在别风眉间的朱雀图腾!青龙暂时沉寂了....</conten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